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劉曉波殉難後的心靈挫敗與耶穌被釘後的空白─轉化的契機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全球得知劉曉波病危的人無不心碎,一天一天看著新聞,一天一天壞下去的消息,在等待一絲奇蹟,也更像在等待他終歸悲傷的死亡。神跡沒有發生,沒有十災令比法老更心硬的政權改變控制別人生命的意圖,因為把別人的生死操控在手的感覺真的如神一樣,這種絕對無人能威脅左右就可暢通無阻的使用的權力太誘惑人。所以當權的人絕不容許任何分… 詳閱

我是哪種土壤?——從劉曉波活出的生命所作的反思

2017/7/18 聖靈降臨後第六主日 (太十三1~23) 中國異見份子劉曉波已於七月十三日傍時時分離開世界。不但是網上給這消息洗版,相信在某些教會的講壇也會談及此事。 雖然我在此也談及此事,但我不希望在指控當權者方面再說些甚麼了,因為他們聽不到。就是聽到,也不會理會。正如耶穌引用先知以賽亞所說的:「因為(他們)的心麻木,耳朵發沉,眼睛閉着。」(太十三… 詳閱

2016年7月16日—無名的告白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今天是2017年7月16日,一年已經過去。我是誰並不重要。可是,我的故事你非聽不可。信仰可以造就一個帶來回憶的群體,而因著這些回憶我找回純真的自我。 以前我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孩,滿腦子都充滿幼稚和不切實際的想法。由於我的性格簡單直率,將這些點子都表露無遺,有時惹人閒語和取笑。從前我在拳館缺乏毅力,說過的志幾乎沒有一項做得… 詳閱

記得要活得像個人

香港的腐爛,你和我都是協助者。 不要試圖置身事外。 K說我很喜歡用「一步一腳印」這過氣的片語。 我坦然承認。 沒有法子。 今天就是由無數個昨日堆砌而來; 現在的你就是由過去行走而至。 香港不是突然變成今天的香港。 我們一直在創造她。 都是「一步一腳印」的事。 香港的腐爛, 實在是由我們醞釀而成。 我就業的機構今天舉行了個分享聚會,機構相當大,保守估… 詳閱

讀《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我的教會生活並無大家想像中慘情,過去的時間遇過不少好牧者,差的當然有,但好的佔絕大多數,不少一如陳韋安,肯做水磨功夫瑣碎牧養,慢慢與人談各種的信仰爭扎,不批判,不下定論。至於洪麗芳提出的問題,相信很多教會流浪者也曾提出過,而教會入面,一早有一套完美、正確、理想的答案,已經聽過很多,甚至倒背如流。 例如對同性戀者要包容關懷,接納罪人不… 詳閱

不同政見如何合一?

【Q1】假如我教會十分親政府、反對佔領、反對記念六四、認為批評社會的青年是廢青等等,我應否離開那教會?為甚麼還要講合一?可以怎樣不虛偽地保持合一? 看到同道有關「合一和轉教會的淺談」,在下也想從個人經驗分享一下在不同甚至對抗的政治立場下,教會如何合一。早前我寫了一篇關於「合一」的文章。想在此重提一下部分立場,再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藉此… 詳閱

合一?轉教會?──淺談

有人問:「假如我教會十分親政府,反對佔領,反對記念六四、認為批評社會的青年是廢青等等,我應否離開那教會?為甚麼還要講合一?可以怎樣不虛偽地保持合一?」 朋友,如果你既政治取向係親政府、親建制既話,這間教會應該會適合你。但似乎你唔似喎。  「為甚麼要合一?」 死佬所理解的「合一」從來都不是信徒的工作,而是上主的工作(約十七20-23),信徒頂多… 詳閱

散居卻又非一般的猶太人—保羅

保羅當然是一個散居的猶太人,但我們很少人以他是植民的身份對待,來認真解釋他的思想。 — Dieter Georgi 1 近來,釋經學者和解經者都注意到,第一世紀保羅的教導是源於他的猶太傳統,他寫作書信的處境不是耶路撒冷,而是在羅馬、以弗所或該撒利亞等,他的讀者主要是外邦人,他是寫信給地中海一帶的教會,應對外邦人處境的問題,他所傳的福音是適切地中海世界文化… 詳閱

天國的鄉愁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鄉愁,一個略帶淒絕的字眼,而在前面再加上「天國」二字,更是添上幾分唯美的感覺。簡稱淒美是也。 那麼,何來天國的鄉愁呢?原來當一個異鄉人離鄉別井,漸漸地對自己的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有一種無盡的思憶般的懷念,此為對家鄉的想念,即肉身的鄉愁;同樣地,這種從天國而來的愁緒,則是靈魂對自己所出和所屬的地方—天國—有隱隱… 詳閱

看見異象—看見跨性別人士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一名跨性別人士J,上週六在人來人往的港鐵大圍站高處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臨行前,J在Facebook這樣說:「每天只知道要努力活下去的我,每天都質疑能否活下去的我,每天醒來都偷偷地在被窩裏哭泣的我,每天看著世界如常運轉仍覺得格格不入的我,每天都在扮演別人心中角色的我……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 輕生的抉擇是沉重而複雜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