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健康生命、健康教會」的內涵

前言: 若我們上茶樓飲茶,叫了一籠叉燒包,卻發現這籠「叉燒包」只有包卻沒有叉燒,請問大家會反應?也許,我們會心中感到不是味兒,可能口吐一句「貨不對辦!」有時,我們也心存疑惑,不知今年教會主題會否像一個「沒有叉燒的叉燒包」:只有口號,沒有內涵。記得在昔日所牧養的教會,教牧長執以「健康生命、健康教會」作教會的年度主題。當思想這個主題所… 詳閱

不想忘記、未敢回憶的耶教「挺狼」史影片

幾許風雨,香港踏入中共殖民廿週年,小圈子特首選戰繼續花生化,聖旨論引發教內外「神學」高論。 自古以來無數人借宗教經驗說話,不少耶教同道也因其真實性為之神迷。但更基本是,這經驗使教徒變成了甚麼人,用常識判斷就夠。方法上,二十世紀現代神學最基本問題就是澄清神言與人言,這不單是象牙塔事情,而是兩次大戰和世界殖民歷史無數血的見證。相比空談… 詳閱

保羅夢遊記 — 上帝叫我乜乜乜

Pastor Paul Mok 很少見,很少見,竟然一晚發幾個夢。 第一夢 在一個月暗星稀的寒夜,路人乙穿上夜行衣獨個兒跑到一個荒墳去。 鬼王在墓碑前顯現,路人乙向鬼王跪拜後,就垂首聽命。 鬼王: 你去向全國宣告你要參選土皇帝。 路人乙: 領命。 鬼王: 最重要的是要說是上帝吩咐你參選的。 好讓當你行惡時,能影衰上帝的名。 路人乙: 領命。 第二夢 在魔窟裡,鬼王正與其鬼子鬼孫開會。 … 詳閱

人真係要靠衣裝嘅咩?

有次帶一班學生去接觸環保先鋒(即係回收工作者),完左返去分享嗰時個學生話:「我地搵倒個婆婆,同佢傾左一陣計,仲教我地點整理啲紙皮,不過我見佢著住對剔剔波鞋,我諗佢應該都吾係好窮姐。」跟住我地再嘗試問佢:「點解你會覺得因為婆婆著住對靚波鞋,所以吾會窮得去邊呢?」,學生:「咁人靠衣裝馬靠鞍嘛,你著咩咪代表緊你有冇錢囉。」 心諗:「人真… 詳閱

你以為上帝叫佢選特首?或者上帝只係想送佢一程呢?

凌智 最近林鄭認為上帝叫她參選特首,坊間不少信徒認為她老屈上帝。基本上筆者沒興趣討論林鄭是否老屈上帝,要是林鄭真心相信,這是她個人的信仰自由,沒有什麼好爭。除非我們可以把上帝請來討論,否則我們沒法斬釘截鐵地一口交定林鄭是否老屈上帝。但筆者想指出的是,即使上帝真的叫她參選,這不代表是一個祝福。在聖經故事中,某些情況下,即使是上帝叫某人做… 詳閱

如何證明一個人沒有聽到上帝的聲音?

所謂上帝的聲音,不單難以證實,同時間也難以否證。你如何證實上帝有同司長說話呢,同時間,你也很難否證,上帝從來沒有對司長說話,叫她出來選特首。所以,如果有一點疑中留情的話,身為基督徒不應該混淆「我不喜歡她參選特首」,與「她在妄稱神的名」,我知道這難度很高,但有助我們彌清事實,再進一步去改變教會風貎。 現時教會內所論所謂上帝的呼召/旨… 詳閱

怎么天生不是但以理

曾跟689爭特首的唐英年有句名言,“年青人唔應該埋怨冇機會,而應該問自己點解做唔到李嘉誠。” 這句當年被全世界笑罵他離地,妙語如豬的話。 其實信徒以聖經人物查經(通常問三個問題:人物作了什么,神供應了什么,我有什么回應),或者直入式靈修(ie. 讀亞伯拉罕獻以撒,直入為神啊你要我獻上什么?或我已經踏上一步,神一定有什么安排?) 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成… 詳閱

當上帝說話,例如叫你去選特首

每次聽到人講上帝同佢講乜乜乜,我都想起幾段歷史有名的故事。 1. 米該雅先知。在以利亞先知、北國暗利王朝的亞哈時代。王上22章。因為有同道分享了,我不多寫。 筆者的討論大致上是當人不想聽到真說話,「乖僻的人,你以彎曲待他。」(詩18:26),上帝就任憑那人自己走歪路。 轉貼一下:你有感動,我有感動—從米該雅先知看忠誠反對派(王上22章) – KELVIN LEE 2. … 詳閱

怎樣看「自慰」?

華人教會傳統教導,對「性」議題多存有負面態度,心目中「屬靈人」如同柏拉圖一樣,抽象看不見的觀念才是美善,看得見的血肉軀體卻是束縛,「身體是靈性的監獄」。筆者多年前曾應邀於不同堂會講論性倫理,其中涉及「自慰」(自瀆或手淫,masturbation)這個甚少公開討論的課題。 筆者選用中文「自慰」,比較客觀與中性。若說是手淫,「淫」有過多、沉迷和不正當… 詳閱

我在教會學懂了虛偽

若問我近年在教會學懂最大的功課是甚麼,可以毫不猶疑地回答,是虛偽。在任何情況之下,必須小心翼翼,不輕易流露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並透過了用一套屬靈術語推搪過去。 「今日真係好感恩呀!」(雖則生活每天平平無奇) 「講道真係好有得著!」(雖然你無法理解講員東拉西扯) 「你咁做會絆倒人!」(即使明明是自己不喜歡) 「我會為你祈禱!」(這句是真的) 即使你…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