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重建「勉導同行」關係

當今全球華人教會面對的嚴峻挑戰,就是青少年或「信二代」出走教會的現象。過往十年,部分堂會(特別是香港)過度重視「分齡牧養」,形成堂會會眾有意與無意之間把兒童與青少年分隔出去。堂會下一代需要有同一世代的友伴,但同樣需要與較為成熟的成年與金齡信徒結連;「勉導同行」(mentorship)關係正是堂會要重新學習已失落的靈性操練。 有一段甚長年日,華人教會… 詳閱

他者的臉容與死亡

臨終者的臉容 臨終者的臉容以一種絕對的他者向我們出現,不只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是他者,更因為一位曾可以行走自如和照顧他人和自己的人如今卻卧在牀上,一位曾思想靈巧的人如今卻陷於思想混亂。列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 說: (死亡)就是存在者的表情達意運動之消失,而這些運動曾使他們呈現為活靈活現的人。這些運動一直都是對外在的回應。死亡的致命一擊,首… 詳閱

抗爭者在我們心中

天琦一個熟悉的名字,不知會否很快被這個轉變急速的社會所遺忘,相信這就是當權者的目的。宣布天琦被判六年刑期的一刻,心中一沈,怎可能有如此判決,一個有理想正直壯年的大好青年,就此被奪去最好的時光。 然而不是一位年青人的事,而是一代人的事,或許我們認識的只是小數,還有很多人我們連名字、樣貌都不認識,他們都被這個威權政府所吞噬。或許此舉會嚇… 詳閱

牧者,一個怎樣定義的身份?

近些日子打開臉書,看到朋友穿起不同神學院的畢業袍,似是告訴大家完成三、四年的神學課程,終於到了在工場發揮恩賜的美好日子。另一邊廂,筆者所服事宗派的按牧大典亦在過去的主日順利舉行,好些唸神學時認識的同窗都被按立,雖然因堂會事務未能參與其中,卻依然為他們進入新的里程而喜悅。 每次接觸這些畫面,總會讓我不斷整理作為傳道人的本質。這個,是一… 詳閱

離開容易,留底困難 — 思道活動後紀錄

前言 本來去完活動後,寫了一篇文章放在自己的blog中,過了一段時間,發覺還有東西想補充,修改一下再放上來。 正文 去完思talk的活動「覺得堂會不濟,為何我們仍留下?」,實在十分精彩,參加者有年青,有年長;有近乎脫離堂會的信徒,亦有正在牧會的牧者;有匿身在大堂會隱世,亦有在小堂會奮鬥。 很多人離開原有的堂會之後,並不會完全停止聚會,多數人會有一… 詳閱

聾童需要手語(上)

我的母語是手語,因爸媽是聾人,我自幼習得的第一語言就是香港手語。在我的世界裡,聾人都是會打手語的:舅父打手語教我跳舞,爸爸打手語跟我討論新聞。爸媽談笑,用手語,爭吵也用手語。從小,我活在一個精彩的手語世界裡,享受用手語溝通的暢快。這一種看得見的視覺語言,奇麗無比,表意力強,我這個聽得見的人有幸從小就得到,但原來很多聾人反而得不到。 … 詳閱

自殺真的是違背不可殺人條例嗎?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當一堆基督徒在喊基督徒不能自殺,自殺是犯罪違背神心意時,卻無法回答聖經一位義人約伯想自殺,一位先知約拿想自殺符不符合聖經,也無法舉出自殺就是違反不可殺人條例。 重點是自殺真的是干犯神的主權嗎?聖經有描述先知、義人的自殺,難道他們不知道自殺是違背不可殺人條例?馬加比家族與西流基王朝對抗時,也有祭司自殺過,祭司不… 詳閱

堂會不濟,為何我們還留下?

思TALK@201805記錄 總結這個聚會之前,先要感謝馬斯特的參與,並且極速寫下總結1。在整理過當晚聚會內容,關於為何留下的分享,仍然十分值得回味,筆者將各人的意見,總結為以下三點。2 個個都留低,你估個個都想留低咩? 聚會中,多位朋友提到留在堂會,只因為感情。從小到大,主要的社交就在所屬堂會,離開堂會就沒有社交,一個人不知如何生活。因感情而無奈留… 詳閱

後記:從「餘民神學」芻議到集思凝聚的本土神學建構

何兆斌
「宗文社」在五月五日的講座引發我在面書寫了〈「餘民神學」芻議〉一文。意想不到的是文章引發面書朋友熱烈留言和評論,當中包括神學院老師、一些正在海外修讀神學的朋友等。《時代論壇》編輯問我能否轉載文章,我說當然沒有問題,但我覺得那些留言和評論,要比我寫的文章精彩和更具價值。我的文章,大概只有內裡一句「以上我只是拋磚引玉、是芻議,甚至說是… 詳閱

「看哪,他們才是我的母親,我的兄弟!」

2018/6/10 聖靈降臨後第三主日 (可三20~35) 過去幾年,香港出現一個怪現象,不少人士參政,高舉自己是基督徒。「是否當官,聽從上帝旨意」、「上帝叫我參選」、「天堂有我的位置,因為我做好事」、「建制派是上帝給多我的政治角色」、「做一個建制派的基督徒,就有如背負着上帝所給予的軛」、「我是基督徒,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最近又有人因說錯了話…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