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政總外的年輕人和教牧人員—我的612見證

馬保羅
6月12日早上,我和兒子乘603巴士由藍田到金鐘,預備參與政總外集會。 大約8時45分,當巴士駛到銅鑼灣時,忽然遇到嚴重擠塞,原來已出現金鐘佔領事故。結果我們要由銅鑼灣步行至金鐘,跟原定相約的弟兄姊妹會合後,便一同由海富中心步往政總。 到了政總公民廣場外,發覺整條添美道都是人,而且大部份是年輕人。 不久,便看到教牧關懷團一班牧者,包括胡志偉牧師、… 詳閱

我可以撤,但不能撤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拖著疲憊的身驅,步出中環站,目的地是金鐘政總附近。自數年前的佔領運動完結後,已經很少踏進這區域。作為傳道,為了守護牧養的青少年,牧者有責任到達示威現場;作為香港人,為了守望我城,市民更有義務進入議會外,表達公民們的訴求。這是6月12日,《逃犯條例》立會二讀的第一天。 踏進金鐘現場,一片烏黑的雲海盡收在眼前,白髮蒼… 詳閱

基督徒,可做什麼?

2019年6月12日於香港發生的鎮壓事件,已經沒有任何香港人能置身事外,無論是特首、官員、建制、泛民、普羅百姓⋯⋯ 都在歷史見證下烙上悲痛的印記。每名港人的靈魂刻下條條傷痕,心中滴著難以乾透的血淚。 痛的是香港不再是小時候那獅子山下忍讓互重、追求專業、同心同行、慈愛互助的社會。而是自回歸後獅子山下變成金錢至上、苦毒怨恨、爭競互懟、漠視公義、指… 詳閱

6.12 「返鄉大遊行」噩夢在港若隱若現

  曾幾何時,有人跟我說,不要胡亂借用以巴衝突來比喻香港和中共的關係。住在以色列定居點的巴勒斯坦青年人每天上學和正常出入城鎮也須經過以色列軍方所設下的各種關卡被截停搜查,加上他們在日常生活遭受以色列種族隔離政策的歧視,若然他們能夠活成香港人那樣,他們大概要衷心感謝上蒼的憐憫了。   我不會認為這番言論毫無道理可言。畢竟,以歷史和別國… 詳閱

維護生命:寫在反逃犯條例修訂二讀前 (徒三12-16)

雖然生命的創始者—耶穌—逃不過權力的暴力而被殺死,但上主卻叫他從死人中復活,因為生命的上主不容許生命被侵犯(徒三15)。從死人中復活的耶穌不只見證祂的無辜,更宣告那些以暴力和死亡威嚇踐行公義者的做法最終是失敗。生命的上主站在被釘死耶穌的一方,以耶穌復活向眾生宣告上主是生命的上主,並以行動使那從母腹裏就是瘸腿的人可以行走。當基督徒認信… 詳閱

[信仰現場] 亂世求天理,正直人加倍受害?

3 …我嫉妒狂傲的人,我看見惡人享平安。 4 他們的力氣強壯,他們死的時候也沒有疼痛。 5 他們不像別人受苦,也不像別人遭災。 8 他們譏笑人,憑惡意說欺壓人的話。 12 看哪,這就是惡人,他們常享安逸,財寶增多。 13 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我的無辜, 14 因為我終日遭災難,每日早晨受懲治。 17 直到我進了上帝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 18 你實在把他… 詳閱

上主仍在?!

啟一4–6 2019年6月12日「免於被擄的恐懼,同為這城求平安」晨禱會 今早站在這裡,也許我們有不同信仰,不同背景,但我們都是關心我城的香港人,同心守護這片土地。在近日(不,應是近年),「在今天的香港,上主仍在嗎?」這問題曾否在你的內心浮現?於我而言,目睹我城的淪喪、是非顛倒、價值扭曲;目睹罪惡權勢的昭彰,惡人的亨通、正直的人蒙冤……目睹一個… 詳閱

敢問信仰基督的當權者

「我們祈求,上主感動特區政府官員及議員身為公僕,能虛心聆聽法律界以至不同界別的意見,了解其憂慮,實事求是,處理有關之爭議,避免因修例而帶來更多的法律漏洞,不公不義。願政府給予市民大眾足夠的諮詢機會及時間,在未能得到社會共識前,暫緩有關修訂。 ⋯⋯ 由於事件已釀成社會嚴重撕裂,民無信不立,我們祈求上主感動特區政府,謙卑尋求社會和諧,修… 詳閱

想像柔性抗衡

上個月台灣《曠野》雜誌、雅歌出版社蘇南洲社長來香港,我們有幾個人一起和他吃早餐,席間講起柔性抗衡的做法。他說,硬碰,人家比你更硬,很難有效果;而蚊子的打法,是日煩夜煩,令關鍵人物自己心裡動搖,然後你預留一條路給他行上去,從而帶來改變。 六月九日那天,百萬人遊行,大會十點左右宣布遊行結束;然後政府像廚師做節目,因為時間關係,十一點就貼… 詳閱

從《雅利安條款》看《逃犯條例》修訂

1933年4月7日德國第三帝國通過《雅利安條款》(Aryan paragraph),其實是有關公務員服務修訂案,美其名為重建公職體系。條款修訂為要補塞漏洞,保持公務員的優貿服務,禁止任何有猶太血統的德國公民可以合資格投考做公職。這條修正案當時沒有引起社會太熱烈討論下就通過了。 不久,執政的納粹黨於4月25日將有關條款擴大至「教育條例」,即任何猶太血統,或非純正雅利安…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