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我的疲倦你明白嗎?

「若我這個星期不回崇拜,我還是基督徒嗎?」朋友問。每一次我和其他弟兄姊妹在教會外談論信仰,他單是望著已覺得很累,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還有這個心機在教會外和人談論信仰,看書,上課,甚至寫作。 他沒有明言,或許他也不察覺,但明顯地他是在教會被 burnt out 了。 到底是什麼令他這樣呢? 若不歸主,就不能熄爐 在教會待得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教會「… 詳閱

〈每個基督徒也該《循規踰矩》(七)──耶穌叫我成了瞎子〉

我們聽過很多次耶穌治好瞎子的故事,但這一篇卻反其道而行,大膽寫到耶穌叫眼睛明亮的文士跌進烏黑一片的世界。 文士在人群中大喊:「大衛的子孫,可憐我吧!」 耶穌觸摸他,說:「你的信救了你。」 然後,文士成了瞎子。 嗯。 讓我們停一停,思想一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你求上帝讓你有豐足的生命,結果你始終一貧如洗; 你求上帝讓你成為別人的祝福,但你… 詳閱

〈每個基督徒也該《循規踰矩》(六)──忠誠的背叛〉

這是一個關於師徒的小故事。 這是一篇寫給為人師傅者的故事。 時至今日,我們已很少和誰以師徒相稱(除了一些傳統手藝行業吧)。 來到廿一世紀,連老師都不再是老師,好的老師會是你的朋友,普通的老師不過是一名受薪者──我不會說他們不好,但大概不能算是「老師」吧。 沒有了老師,卻不代表再沒有那種上與下的關係。 華人社會,可以不講道理、邏輯,但不… 詳閱

教會沒有教我的事(二)──照顧好我的人生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這是一個近年來的醒覺。 我發現不一定要返教會才是「把上帝放在第一位」。 我發現不一定要在教會服侍才是「事奉」。 我發現不一定要在教會中才能「經歷上帝」。 怎麼以前都不會用腦袋思考呢? 以前聽道時,總會聽見這些例子: 有一個出色的運動員,他堅持每星期日都返教會敬拜上帝。有一次有個很重要的比賽在星期日上午舉行,他堅決要… 詳閱

給喜歡放煙花和看煙花的人

每逢佳節,人頭湧湧,為了一睹維港煙花盛會之餘,很多人都喜歡熱鬧、趁墟。 其實,教會有時都很喜歡放煙花,搞搞大龍鳳,甚至為了一場大龍鳳而搞多幾場大龍鳳,彷彿越大派頭就越興奮,沒有病吧?最得意係無錢又要搞大,據聞搞個佈道會要開支2000萬,所以要籌款。咦?籌款喎!是我聽錯還是我個人太保守?我們不是要鼓勵人積極奉獻做佈道工作嗎?點解奉獻會變… 詳閱

七警被判後的警察:更新還是沉淪影片

這幾天香港重要事件之一,應算是七名警員襲擊示威者曾健超被判罪成,入獄兩年。 這事發生於2014年10月15日(雨傘運動佔領期間),距今已有兩年多了。特別對於當事人和那些曾受警察襲擊的人來說,這遲來的公義不只還當事人一個公道,更見證著香港司法是獨立的。 相反,對於支持七名警員在雨傘運動期間行動的群眾和警察,法庭的判決是不公道,因為被控的警員是被… 詳閱

律己以嚴,待人以寬——以愛踐行公義

袁天佑 2017/2/19 顯現後第七主日 (經文:太五38~48) 幾日前,剛好是情人節,除有特首選舉提名外,還有前特首貪污案的總結和七警案的宣判,政圈中爭議熱騰騰。對於七警應否被定罪,不同政治立場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支持雨傘運動的,認為七警被定罪,是公義的彰顯。反對雨傘運動的,認為七警只是在執法時飽受壓力而作出不理智的行動,情有可原。警務處長致函警隊,對於… 詳閱

誰是耶穌心目中“一個最小的弟兄”呢?

“當人子在他的榮耀裡,帶著所有的使者降臨的時候,他要坐在榮耀的寶座上……那時,王要對右邊的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旅客,你們接待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衣服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就給你吃… 詳閱

處境查經:講多無謂,食多會滯

神學院校外課程開課,同學們反應令人喜出望外,第一課已有豐富發現。我們按顯現後第七主日經文,討論過「愛仇敵」、「正義」抑和「團結合一」等主題。以下摘錄當時交流要點,以及我在課後一些延伸反省。1 1) 哥林多前書3:10-11,16-23:社會撕裂,合久必分? 課堂上,有同學從經文看到保羅講合一包容,以基督為根基,但對今天人來說,哪些是信仰根基/核心?仁愛?… 詳閱

認清七頭

因英國公投脫歐,惹起些回憶。 係上世紀末,教會相當流行一種講法,說歐盟是啟示錄內所記載那隻七頭十角獸。至於七頭十角係代表甚麼,有幾個不同的講法, 有說是十個大國加七個小國,有人說七個國家十個主要領袖,亦有人認為是教會歷史上七段受逼迫的過程。總之,七頭出現後,末日就會展開,基督徒大受逼迫,所以做基督徒,最緊要認清邊個係七頭。 擇自恩福…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