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默觀基督與構思力

因著聖依納爵神操(Ignatius Exercise)近年間在基督教會內(包括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盛行,許多信徒對默觀基督會有一點認識。默觀基督是運用構思力或想像力(imagination)來進入默想過程,這過程主要內容是圍繞著福音書內基督生平來作默想。記得有一次筆者在一間基督新教教會介紹默觀基督,一位信徒回應:「我們會不會諗多左(即想得太多)?」的確,查經是新教信徒群體的… 詳閱

從生活中靈修的1,2,3

當我常常強調生活每一個細節都是靈性操練(靈修),這絕非什麼破格嶄新或高深神秘的靈修模式。跟一般的靈修一樣,它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與神相遇,從中得到個人靈性塑造。 我們可以先從經文尋找祂的屬性,就如: 「聖靈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 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加拉太書‬ ‭5:22-23‬ )非常直接列出上帝屬… 詳閱

「#churchtoo」教會性侵犯

最近 「#me too」運動席捲全球,運動界、演藝界與政界等有受害者紛紛公開表明自己曾遭受性侵或騷擾的經歷,藉此提高公眾對女性遭受傷害的警覺。此運動引發的熱烈迴響,更獲《時代》雜誌選為風雲人物。 本港運動員呂麗瑤於Facebook披露13歲時曾受性侵犯,也帶來社會不少討論。由此引申的「#churchtoo」運動同樣蔓延,教會確實存有大量尚未揭露的性侵犯案件,有不少沉默… 詳閱

被邊緣的情緒病患者

世界衛生組織數字全球抑鬱症患者數已達3.22億,指出,本港每100個成年人便有3人是抑鬱症患者,但有一半患者沒有尋求精神健康服務協助。未計其他的情緒病患者及隱藏患者在數字上已經表達出他們已經靜靜地藏在我們身邊。 在電影「一念無明」中帶起了社會對情緒病患者面對的處境,無論被污名化、不了解、歧視、弱者、負累……令到他們難以抬頭及承認自己的病患,甚… 詳閱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的護教學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一位香港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我經常撰寫關於基督教和科學相互關係的文章,原因是:直到今天,在美國基督教仍然撇不開反科學的負面形像,一方面,這是因為新無神論運動的抹黑和扭曲,但另一方面,這也是基督徒自招的。某些基督教組織和基督徒學者嘗試扭轉這形勢,但有時候卻適得其反,在筆者所居住的加州,每年都有一個盛大的… 詳閱

牧養觀:從「電競牧養」的謬誤看青少年牧養的出路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早前有香港基督教機構舉辦了以青少年為對象的電競比賽,並聯合數個機構舉辦了「電競牧養」的講座。當中看到香港堂會較年長及掌權的一輩終於肯在活動策劃上與青少年的興趣接軌,這固然是好事;然而在整個過程中,我卻看不到這些堂會權力的掌管人,對於信仰傳承有適合這個時代的看法——也就是說,以筆者愚見,他們以為自己看到基督教失… 詳閱

佈道會後又如何?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一連數天的大型佈道會「主愛臨香江」以幾乎以每場入場率不足一半的慘況收場,無論是何種信徒,相信心裏也不好受。既然這個堪稱香港教會歷史上的污點已成過去,而我們剛踏進有儆醒意味的將臨期1,讓我們也好好面對現實:如何傳福音? 首先這裏說一個傳福音的小故事。筆者以往曾任職基督教機構,當中有些是非信徒的同事。混熟後,在一些… 詳閱

福音盛會總結:一個盛會,各自表述

一連四日七場福音盛會總算塵埃落定,是時候做一個總結。 「八萬五」了的主題 當初陳一華牧師說要在特首選舉年,修補撕裂,祝福香港,所以要舉辦大型佈道會。不過,可能因為批評聲音太多,之後無論宣傳以及大會網頁中,無再提到類似的論調,相信大會從善如流,將之「八萬五」(無提即不存在)了。而且四天大會,見證及訊息分享,亦無人再提到類似「在特首選舉年修… 詳閱

馬丁路德鮮為人知的二、三事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今年是宗教改革500週年,但鑑於工作忙碌,所以到了12月才有時間撰寫這篇「水尾」文章。無可置疑,馬丁路德的歷史地位應該受到肯定,可以說,沒有馬丁路德,就沒有今天的基督新教,他高舉「唯獨聖經」和「因信稱義」,這些主張成為了怒海狂濤下的燈塔。 不過,以往基督新教未免有點將馬丁路德神化和完美化,其實,馬丁路德某些言行是值得商… 詳閱

流離者禱文

神啊,祢從天上察看全地,甚麼都不能向祢隱藏。求祢察看在中國大地所行的事,願流離者的哀聲達到祢的耳中。流離者的上主,我們聽聞在北京,上海、深圳、福建、浙江,各處城市紛紛傳出驅逐外來的低層勞動人口的事,我們的心都沉了。我們聽說地方政府在各處張貼告示,勒令民眾數天內搬離,並執行拆遷,令許多弱勢的民眾無家可歸,在天寒地凍的日子露宿街頭。神…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