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metoo事件「教內私了」合乎聖經教導?

Photo by Dmitry Ratushny

Photo by Dmitry Ratushny

讀畢陳秉隆博士在時代論壇的文章,當中提到林前六章1至11節「保羅書信中有提到不要把教會內相爭的事帶到不義的人面前求審,應該在聖徒面前求審」。文中也認為

以上的思考邏輯加上聖經中的教導,往往使得教會機構一般傾向內部解決。筆者相信會有不少弟兄姐妹並不認同兩位事主向非基督教的媒體披露事件(事實上,本人知悉有突破匯動青年員工私下對此表達不滿,甚至認為《明報》和《端傳媒》的報道失實誇大)

然而,這樣的詮釋是否真的較合理?受害者向「外人」公開事件又是否真的「不合聖經教導」?

本文非為回應陳博士的文章,筆者也有在此事上聯署支援。從以上引述,可見經文的詮釋會直接影響弟兄姐妹的行動和價值觀,所以筆者欲對林前六章1至11節嘗試進行詮釋,推論保羅在經文中的教導,以至就此事上多一分角度與公共空間對話。

 林前六1-11:

1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

2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嗎?若世界為你們所審,難道你們不配審判這最小的事嗎?

3豈不知我們要審判天使嗎?何況今生的事呢?

4既是這樣,你們若有今生的事當審判,是派教會所輕看的人審判嗎?

5我說這話是要叫你們羞恥。難道你們中間沒有一個智慧人能審斷弟兄們的事嗎?

6你們竟是弟兄與弟兄告狀,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

7你們彼此告狀,這已經是你們的大錯了。為甚麼不情願受欺呢?為甚麼不情願吃虧呢?

8你們倒是欺壓人、虧負人,況且所欺壓所虧負的就是弟兄。

9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

10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 神的國。

11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若我們集中在第六章,保羅在此為要處理一個問題,是一位弟兄欺騙了另一位弟兄,而受欺者心有不甘,把事情告到法庭,雙方於是對簿公堂。保羅在2-6節是對教會的訓導,7節是對原告的訓導,8節是對被告的訓導。從經文看保羅是要求教會不應把教內的訴訟帶到教外人裡審判,而應由教內人自行處理。再者保羅進一步認為原告應學習忍耐,受一點委屈也無妨,不要小小事就告上法庭(六2)。另外,被告也不應欺壓人,虧負人,更何況那是主內的弟兄就更加不應該。

因此,按經文的觀察,保羅在此要處理的是一埸教內的小糾紛,筆者估計保羅認為這等小事根本不用告上法院。所以保羅作出疏理,教導弟兄間應互相包容和體諒,受屈的學習忍受,欺壓人的要反思,悔改,不應欺壓神家裡的人,若真的忍無何忍,就交給教會處理,不要交給教外人審理。如按此進路,信徒就教內糾紛或訴訟的事件上,應由個人層面(原告和被告)處理,最後才由教會內部處理,交給外人就不合聖經教導。

現在筆者嘗試拉闊一點看林前第五章和第六章。

首先保羅寫哥林多前書時,是因為收到哥林多教會寫給他的回信(林前七1),同時革來氏家的人向他反映教會的情況。所以保羅寫此書信是因應哥林多教會的實際問題處理。第五章是處理有關淫亂的問題;有人與自己的繼母同居,但教會沒有處分,更以此「自高自大和自誇」,保羅因此責導教會應如何紀律處分和相關程序,而處分的目的為要使人離罪得救。

把第五和第六章並列而看時,筆者認為有幾點可留意和值得討論;

  1. 六章1-8所列出的案件,保羅認為是小事,根本不用告上法院,只是弟兄間為了一己之私而小事化大,所以保羅才請教會自行解決。
  2. 第五章和第六章也有段落討論有關淫亂在教會的問題,可見淫亂是必然要嚴肅處理的。而五和六所討論的淫亂是針對當時有關靈魂和肉體的二元論。
  3. 五章的最主要問題除了是淫亂,還有是教會「不覺有問題,不處理,不負責」的問題,可見面對教內的犯罪,保羅是要求教會需知罪、承擔和嚴肅處理。
  4. 五章的「世上一概行淫亂」、「外人」,六章的「不義的人」,推論是指向同一類別的人,而保羅是警告信徒不要成為「這類人」。
  5. 保羅要求教會嚴肅處理,趕走他們,目的為要使他離罪得救。所以面對犯罪者(淫亂),教會不應縱容或包庇,管教是為了愛。
  6. 最後保羅在六章尾再次討論淫亂的問題的影響,這段落有關「嫖妓和身子」的討論也是回應當時哥林多把二元論帶到教會內所做成的影響。
  7. 小結1-6點,筆者推論保羅在第五和第六章要處理的不是「教會如何處理教內糾紛」,而是「教會如何處理淫亂的問題」。因此「處理淫亂」才是第六章的重點。

綜合以上,筆者認為傳統的詮釋有其立足點,教會在處理淫亂或糾紛時,可按保羅的建議而行。另一方面也需考慮從上文下理去詮釋,若保羅的重點不單是處理教內問題的程序安排,更是教會有沒有知道「何謂罪」和「負責任地處理」,這樣保羅所重視的是教會對教內淫亂的問題「不聞不問,視而不見,更甚引之以傲」,這是保羅不能容忍的事情。因此,教會因著林前六章的教導,或許真的先在教內處理,但需要的是「嚴肅處理」,這樣除了「行公義」,也能讓施害者「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更是「好憐憫」。

執筆之時,樂見突破匯動就此事有所跟進,盼望教會或機構能聆聽於真道,嚴正處理,不要讓任何人走進成為「不義的人」的危機,今次事件若不是挺身公開的人當中是大學老師,而只是一般市民,要面對教內一層層的高牆,當會如何。今次事件確給予教內一個重新檢視和悔改歸正的機會。最後,還請各界在回應此事時,不要再在受害人傷口上灑鹽,不要再怪責受害人「分裂教會,有心攪事」等。請將心比己,如要求被侵犯的人理性和冷靜地做好一切功夫,是否太過強人所難,受害者需要的是聆聽和支援,而不是指責和質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