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邊個想做大,先要肯做細──廣東話意譯〈馬可福音〉‬ ‭9:30–41

cats

【馬可福音‬ ‭9:30-41】
廣東話意譯本(參 和合本The Message

 


佢哋離開之後經過加利利;但係耶穌唔想畀人知,於是就同門徒講:「人子好快會畀人篤灰,會畀人做瓜;死咗之後,三日後就會翻生。」班門徒唔明,但又唔敢問。

 


跟住佢哋竄到去迦百農。一入到屋,耶穌就問班門徒:「頭先你哋究竟一路行一路嘈緊乜嘢?」佢哋即時頭耷耷無聲出,因為佢哋頭先喺度拗緊邊個先至係大佬。耶穌坐低之後,就同呢十二個門徒講:「邊個想做大,先要肯做細,執頭執尾洗廁所,乜屎都要食。」然後叫咗個細蚊仔行過蒞,企喺班門徒中間,抱起佢,同佢哋講:「好似噉嘅細蚊仔,邊個會為咗我而去招呼佢,就係招呼緊我;唔單止咁,佢更加係招呼緊叫我蒞嘅嗰一個。」

 


約翰忽然懶醒目咁發表偉論:「老師老師,我哋見到有個人撻你個朵去趕鬼,我哋見佢無埋我哋堆,都唔係自己人,所以唔畀佢做囉。」耶穌一聽就知佢搞錯重點,於是再講多兩句解釋一下:「唔好唔畀佢做,無人會撻完我朵做咗尐勁嘢,轉個頭就唱衰我個朵嘅。唔阻住我哋嘅,就係自己人。邊個單單知道你係為基督做嘢就幫你,就算簡單到只係畀杯水你飲,佢都重重有賞。」

網上有句名言,時不時就會有人share來share去:「上帝,我係ok嘅。我只係頂唔順佢班fan屎啫。」(I’ve got nothing against God. It’s his Fan Club I can’t stand.)

(網上圖片,出處不明。)

有時,基督徒不知作了什麼孽(其實是知道的),愈是熱心傳教,愈是令人討厭上帝。然後,也許是要自己好過一點,讓自己感覺良好一點,就把別人對自己的厭惡,入了上帝的數,變成是罪人對真理的抗拒,是罪人自陷於罪中之樂,我們被厭惡就是為義受逼迫,我們被拒絕就是與主同釘十字架。

FF都要有個限度吧?

或者你會以為,這只是今天的基督徒有問題,係門徒訓練做得不好,所以解決之道就係加強門訓,安排更多查經,去多些敬拜特會培靈會,叫團友組員去讀神學課程,搞多幾個屬靈書籍讀書組⋯⋯很抱歉,即使強如耶穌的十二個入室弟子,一樣都係激死老師搵山拜。

根據「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三次」的定律,耶穌受難,肯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按〈馬可福音〉的記載,每一次耶穌講完受難預言,門徒的反應都是十分惡頂。就像第二次預告自己將要遇難,耶穌一講完,成班門徒驚死自己會好似上次大師兄彼得咁,畀耶穌鬧佢係撒但,唔敢搭嘴。好啦,唔明又唔問都算喇,叫佢哋唔好引人注目,安靜趕路,成班友仔竟然走去爭論邊個做大佬──噉同老竇瞓喺病牀仲未死,成班仔女喺佢面前講點樣分身家有咩分別?唔單止咁,耶穌之後更苦口婆心同大家介紹番咩嘢係「大佬唔易做」──重點不在於身分地位的獲取,不在於大有果效的事工是否under我們的名下,而在於是否願意為眾人放下身段,為瀨屎瀨尿的黃口小兒擦屁股,即使有得做無得食(更甚是屎就有得你食 ),你都甘之如飴,拍心口頂硬上。

做大嘅,梗係要幫細嘅頂啦,道理就係咁簡單。(但班門徒只係睇到做大嘅有幾咁風光囉。)

Tintoretto, “Christ washing his disciples’ feet” (C. 1556)

基督徒,本是跟隨基督的人,是寧背負天下人的罪債而赴死的一羣。這種「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犧牲精神,正是耶穌基督的身教言教。諷刺的是,今天自稱基督徒的,不惜戾橫折曲口出狂言,向權力交心,以有機會和權貴同台握手大合照而沾沾自喜,以名成利就上電視上封面的見證自居。

雖然耶穌的門徒也有頂心杉的時候,反映出他們是如何貼近人性的軟弱;但有一件事實在令人不得不服──十二使徒和他們的弟子,竟讓《聖經》記錄了他們這麼多窘態。

圍爐的掌聲最易築起迷醉的獨裁,華麗的宮殿最怕造成裂紋的窘態。《聖經》成書時,使徒已是有頭有面的領袖人物,他們容讓自己樣衰的一面流傳後世,沒有行使領袖的權力去扭曲、掩埋歷史,去封住人把口,反而用自己的不濟去凸顯耶穌基督的福音,而這,豈不正是一種身段的放下?

是這種真誠,使他們與基督的福音相稱,使人在他們身上見到耶穌。反觀今天的教會,對身光頸靚、專業人士往往招呼周到,對金髮紋身、窮酸街友則投以異樣目光,難怪教會今天會被揶揄為fan屎俱樂部,做不成基督的身體──你都無好似基督咁甘願犧牲自己,下下只睇人係咪埋自己堆,對自己山頭有冇好處,咁仲基咩嘢督、身咩嘢體呢?

Pakkin

(本文初刊於2017年10月出版的《耶教能人》#008)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