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26年,沒有幻想的餘地

DSCF0156

26年前,我是傻下傻下,不知世情。

那時,我在預備公開試,在考大學,什麼遊行集會也沒去。那時別說互聯網,我家連電腦也沒有一台,什麼消息,都是從電視從報紙知道。

隔著電視看著別人滿腔熱血,時代的距離是何等的近。遠在北方,近在香港,境內境外,四處也是集會遊行。該死的風雨打下來,香港的遊行隊伍仍繼續頂著。是的,相比起死守在天安門廣場的人,一點風雨,算得什麼?

大概,那時是沒有人預想到,集會是會以屠城來落幕。

子彈在夜幕中留下了光軌,在一個又一個背脊上留下爆開的肉花,改革的呼聲隨著最後一口氣息飄遠。他們,有不少人和我年紀差不多,好幾日前仍在熱血昂揚,為受貪腐所傷的人伸冤辯屈。但對政治人物來說,大概這都不是重點。

據說,下令屠城前的其中一個部署,是把權力核心者的親屬送到國外,例如美國。難道有步槍有坦克的,會怕學生攻得入城牆之內?當然不是吧。把親屬遣送出國,所要防範的,是權鬥對手的招數。以權鬥立國的,深知權鬥的厲害,他們眼裡只見權力──那是隨時成王敗寇、權力洗牌的關鍵時刻,那些在廣場上的喧鬧,會被對手利用來把自己從權力寶座上拉倒下來。

所以廣場上的學生、工人,不是有尊嚴的生命,不是國家的基石和未來,那些只是一些要掃除的障礙,一些有損權力穩固的危機。

那些在26年前已揭露的陰暗面,還有可以讓我們幻想的餘地嗎?還以為可以用政治手段、政治談判,又傾又砌?我們以為自己是誰?

即使有射火箭太空人搞奧運入世貿,政權的本質沒變,帝國仍是帝國。我們這縮在帝國一隅、與帝國毗鄰的小島,跟古以色列面對波斯帝國、巴比倫帝國時的那種強弱懸殊,是有點相似的。有人向帝國權力獻媚,有人拉攏各種勢力,有人紙醉金迷,有人國庫大開,有人奮勇起兵,有人等候天國。世上百物,沒有一樣能用以雕刻上帝的形象;十字架的批判,是在說世上沒有任何權力可以成為絕對,即使官員囂張地宣布只有袋一世、沒有袋住先,這些權力仍然不是絕對的。

槍彈能殺害生命,離間能瓦解組織,時局有興衰順逆,人間充滿死別生離,然而世界的秩序,仍在乎創天造地的主。那殺人害命的,是在傷害以上主形象被造的生命,上主必會追討,惡人終必遭報。

對很多人來說,等天收,也許是一種幻想。然而基督徒向上主祈禱,求主按自己的義作審判評斷,卻至少是對世上權力的否定,是立願不屈從權勢的抗體。

如是我聞,如是我信。

每年都寫
25年,譴責不義──廣東話意譯〈箴言〉6:12-19
24年,回到根源
23年,平反在望?
22年,好累,要站站
21年,喚醒了什麼?
20年,在等待哪些事?
20年,別模糊
20年,回看10周年
還我跟隨上主的自由
19年,要平反哪些事?
18年,要毋忘哪些事?

::Pakkin::
http://pakkin.blogspot.hk/

對於26年,沒有幻想的餘地有1個回應

  1. […] /7/ Pakkin Leung:〈26年,沒有幻想的餘地〉,http://faith100.org/june4_26th/17168。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