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悲鳴的《小丑》

FC1323D2-E250-4D29-8590-E5A2D3D7CE98

終於看了。完場時好多細節浮現,久久不能言語。迫不得已,要寫下來,減一減壓。

有些人會把電影套在今天的抗爭運動。是的,電影中有不少這樣的線索,但如果真的按這條線去演繹,那是認同了「抗爭者是只管破壞的瘋狂暴徒」這些建制視角。而我回想起的,不是這些。

關於這套戲我最先想起的,是不斷迴響的大提琴聲。厚重哀怨得透不過氣,由頭壓到落尾,要你直視在社會邊緣的人,如何掙扎求存,如何被絕望包圍。

小丑的笑,有許多不由自主。一來是病,二來是為了謀生,三來是來自由母親的妄想建構出來的人生意義。當自己出身的真相被揭露,一切賴以苟活的基礎就完全崩潰。

所以,小丑最後站在車蓋上,用口中的血畫出招牌笑臉,看着羣眾高呼狂笑,終於達成母親在失心瘋下交付出、把歡樂帶給世人的人生任命,那一幕看的時候特別感到可悲。

片中的葛咸城,依舊是瘋狂的城市,貧富差距就是地獄與天堂。清潔工罷工,垃圾滿街,問題不去解決,大眾只關心臭氣沖天影響自己的生活;富豪湯瑪士韋恩,惺惺作態,嘲笑大眾為無貢獻的小丑;Talk Show主持梅利,消費弱者的苦難,只求推高收視,用完即棄。城市壓力隨時爆煲,醫療開支一味照減,福利員也面臨失業,你慘是因為你未夠慘。

期待蝙蝠俠?期待拯救者?也許,他實質上只是維穩的防暴,是貧富懸崖的加固;而他的警惡懲奸,只是為了復仇,為了停止內心的恐懼。

而這個小丑,是不是就是美漫、美式英雄電影中,和蝙蝠俠鬥智鬥力的那一個?面具之下,誰都可以是,誰都可以不是。那是具體的人的消失,餘下的只是意識型態之爭;而死去的,卻是一個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Joker - Put on a happy face

“I just hope my death makes more cents/sense than my life.” (Joker, 2019)

喜劇也好,悲劇也罷,死去的,仍然是一個一個有血有肉的人。And it still doesn’t make sense at all.

Pakkin
https://medium.com/@pakkinl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