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在亂世中企高一線──廣東話意譯〈以賽亞書〉50:4-9

在朋友教會遇到一些做警察的教會兄姊,機會難逢,就攀談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我最大惑不解的是,教會一直教導信徒要愛人如己,當一個信徒收到指令,要揮舞伸縮警棍擊打集會群眾時,他們如何面對中間的矛盾?「其實許Sir已對住電視直播說過現場有危險,不要留在現場。所以在那裡的會是什麼人?就是警察、記者,和搞事的人。」所以當眼前遇到的人不是警察,不是記者,思考就自動跳進行動快線,手就沒有不打下去的理由。噢,原來如此。

什麼公民抗命,什麼真普選訴求,原來在指令面前,都被理解成同一類人在搞事。泥沼混戰,即使能搶得高地,也已滿身泥濘,難辨對錯,在猶豫間使呼求公義的號角悶聲不響,使義勇之師的旗幟尷尬不舉。我明白非友即敵的思維,是如何在制度中獲得合法性,也明白組織的思維是如何約化成意識型態、鋼鐵意志,但當思考到制度的麻木,如何使按上帝形象被造的人,暴露在邪惡的威嚇中,我就無法接受這種把人簡化歸邊的思維。

我也想起Scott Peck談到越戰期間發生在美萊村的滅村事件時說過,精細的組織分工、長期的心理壓力,會使思考簡化,使精神退化,使情感麻痺,然後人與人互相補完故事的細節,使故事變得圓滿和合理,藉此保持個人自我的完整。這種自我保護的心理機制,其實十分人性。

生於亂世,眾說紛紜。聽得多這些說法,單單搞清楚中間的似是而非,已是力竭筋疲。每當被塵世的混沌環繞,我都只能在聖經中尋回一絲安息;是的,能給我安慰的,只有上主的恩言。

IMG_9561

上帝的話語之所以是福音,是恩言,是因為祂是永恆之主,不囿於一時一地的限制,是在太初設立公平公義、在終末以公正作最後評斷的上帝。祂向人留下的言語,透露著祂的心腸和心意,好叫我們被利慾權勢所蠱惑時,能超越身分立場的盲點,穩住快支撐不住的雙腿,在困迫屈枉中挺直腰板。

【以賽亞書50章4-9節】
廣東話意譯本(參NIVThe Message文理譯本
 
多得我老世耶和華,教我點講好說話;一開口,個個唔再頭耷耷。佢朝朝都有好說話,搞到我係噉豎起耳仔做個乖學生。
係呀,係人都知我老世講嘢有料到,聽得人好醒神,醒咗包保唔會再瞓番。
 
班友用棍吽我背脊,我由佢吽;掹我鬚,我由佢掹;向我吐口水,我都唔會避。
點解?我老世耶和華撐我吖嘛!所以我唔會面紅,唔會西面,我冇錯,怕你有牙呀?
道理喺我呢面,你覺得唔係嘅,咪攞證據出蒞告我囉!
我老世耶和華會幫我伸冤,邊個可以老屈我有罪?嗰尐告我嘅,睇下最後邊個有得留低?

世界不是永無止境永劫回歸,歷史會去到一個終局,主持大局的,是公義的創造主。是這個信念,叫我們能對眼前的幽暗忍耐得住,叫我們不至對公義絕望。福音,如果不是說到這個點,根本毫無盼望可言;傳福音,如果沒有這種超越地上權勢的視角,那就只是綑綁人的道德八股,一種愚民的馴養,在有意無意之間,鼓勵世俗權勢肆意橫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願凡遵行祂旨意、行祂所喜悅的事的,在上主的恩言中同得盼望。

Pakkin
http://pakkin.blogspot.hk/

(本文初刊於《耶教能人》2015年4月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