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不受歡迎的企硬

今早同事寫了一篇故事,是關於我們這個小小部門,近幾年來的經歷。故事裡有我們這班人一起奮戰的面目,也捕捉了我們一個關鍵的時間點──2011年11月24、25日。那兩天,我們以前的媒體總監、後來負笈愛丁堡、長髮披肩口水多過茶的飲者,和我們一起回顧香港的歷史,以及從神學角度提出一些思考向度。不諱言的說,這確實是開啟了我們之後工作的一扇大門,刺激了我們往後的工作,化成一場一班信徒不斷扣問時代的信仰實驗。

我們一再自問,「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後,我們又進又退又做又傾又修訂。我們不是搞社運的人,也不是走在最前的抗爭者;但我們會在那裡,篤眼篤鼻地堅持一些未必受歡迎的價值,企硬。

DSCF2137

也許,在香港時勢的發展洪流中,我們是阻頭阻勢的垃圾、障礙物,總有人想急急清除,要這個世界回到瘋狂的正常──正常地擠擁,正常地貧富懸殊,正常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正常地向金融地產靠攏,正常地被迫成精神病患,正常地失去公義憐憫,然而,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活著。

2011年11月那個時間點之後,我們出版了《顛覆分子》(Breakazine! 017),英文書名就直接援引了飲者的用字── Radical Re-imagination for Rejuvenation。然後,在這期書的結語,我寫了這一篇文章,作為我個人的演繹。

BKZ017

想像另一種改革
Breakazine! 017 《顛覆分子》結語

自上世紀80年代末,東歐共產政權改朝換代開始,這個世界的改革一直未有停止過。但回顧這30多年的變化,改來改去,世界好像沒有變得更好,有時更看似愈來愈糟。

許多曾承諾為我們帶來拯救的激昂,最終證明只是口號。這些年來的改革,雖然沒有帶來更有盼望的出路,卻以各種實驗告訴我們什麼是行不通的。既然是行不通,我們就更需要重新反思路向,從根本處想像另一種可能。

從根本處改革(Radical)
正如英文radical一詞的字根來自植物的根,任何直探根基的改革要求,看起來都是激烈激進的。過去很多社會改革都以修補修正為主,好處是變動較小,社會較能平穩適應發展;但也因為社會結構不變,根本的問題沒有面對,加上既得利益者會以各種方法阻撓自己的利益受損,於是很多諸如「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等社會不公的現象就難以扭轉。

很多人以為徹底的改革就是把一切推倒重來,但純粹的激進並不會為局面揭開完全不同的新一頁。如若人性貪婪不改,自我中心視野不變,每當社會出現重大變動,就自然會吸引另一批人來伺機搶奪資源和權力,最終令改革變質,令世界走回令人受苦的老路。所以從根本處的改革,並不單單指向社會外在環境的改變,更是我們內在信念根基的改變。

重新想像(Re-imagination)
我們的信念,來自如何解說所經歷的人生故事。當今日官方的香港故事,被描繪成有錢才是成功,讀不成大學就前途盡毀的時候,只要這故事的劇本不變,誰做主人誰做奴隸,就只會被這樣的故事牢牢限定,然後我們大部分人都被迫放下自己美好的一面,被迫以自己的不足來和別人較勁,然後在落敗中更深信自己是無用和無價值的一羣。

故事,是一種設定。誰是主角誰是配角,誰能脫險誰要遭難,這些角色的命運,一早已被寫進劇本裏去。故事的主導權在誰的手,故事的面貌可以變得完全不同。所以說,故事由誰去編寫,本身是一場權力的爭奪。

那麼,我們要怎樣重新想像一個讓更多人活得有盼望的未來?且看周綺薇為深水埗街坊所作的,以及朱凱迪怎樣與菜園村村民同行,那份對人對世界的愛,會帶給我們重要的啟示。

浴火重生(Rejuvenation)
從病入膏肓到死過翻生,是一場痛苦的蛻變過程。即使我們更大聲更齊心更有台型去喊口號,又或更有自信更好演技去吐出「行之有效」4個大字,行不通的路依然是行不通。但正如龐一鳴說,人若非去到絕路,就難以痛定思痛,從而激發出新的想像、新的可能──從脫手離開那一刻開始,我們唯一的生路就是向前走,為建立更有盼望的未來而努力。

就像孕婦生產孩子,痛苦是無可避免的,問題只在於我們如何期待重生、想像怎樣的重生,還有那隨之而來的喜悅。

IMG_8443

重讀這篇寫於2011年尾的結語,想起2014年今天兩傘運動的光景,深感這個城市正在經歷的,也許是玉石俱焚,也許是浴火重生──但成終的,仍是上主的國度。祈求歷史的主鑑察,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立定在天,行在地上,保持清心無偽,批判政經極權,宣認耶穌是主、天國是盼。

Pakkin

對於不受歡迎的企硬有1個回應

  1. […] 2011年,媒體部門的同事有一次retreat,講員給我們帶來了3個R:Radical, Re-imagination, Rejuvenation. Radical通常解激進,但不是指行為,而是由根本改變;重新想像,然後才能重生。(請參看Breakaizne!《顛覆分子》的結語)。這一次的retreat不但是讓我們這群人重新思考信仰和教會,也在不知不覺間,成為我們之後做的信息內容一個重要的anchor point。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