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God, where the fxxk are you?

香港的情況看似稍有改善,然而警暴卻在平安夜晚一次過爆發,除了警察在瘋狂亂發催淚彈製造另類的「白色聖誕」外,他們還逼到一個男生從商場的二樓跳下來,更在一間食店的天台把另一個男生推下樓,企圖再製造第二個周梓樂,不幸中之大幸是那個被推下樓的男生沒有生命危險。如此不平安的香港平安夜讓我的心情糟透,也迫使我去思考一個不少基督徒也會問的問題:「神在哪裡?祂見到香港這樣糟糕時,祂有甚麼作為?」

香港很多牧者努力想去解釋神現在有怎樣的作為,想藉此勸導信徒要等候、要有盼望;如果是糟糕一點的牧者,就會說現在都是神給香港的磨練,我們要心懷感恩去接受和靠主跨過,但我想說香港現在已經死了那麼多人,難道這個磨練還不夠嗎?難道神是一個極其殘忍,會透過奪去我們身邊至親的性命來考驗我們的神嗎?如果是離地一點的牧者,就會說神從不離棄信靠祂的人,所以他就是暗地裡認為香港人都是不信靠祂的人,只是不管香港人有多麼的糟糕,總會有虔誠的香港基督徒吧!還有,周梓樂也是一名基督徒,但他就這樣被警察推下樓而摔死了,請問神在這件事上是怎樣對周同學不離不棄呢?如果是務實一點的牧者,就會說基督徒就是要以行動來彰顯神的同在的群體,可惜基督徒並不是神打,當我們在面對催淚彈時也會感到窒息和不舒服,而且那些被囚禁在拘留所裡、在新屋嶺被虐待和性侵的手足,我們實在無能為力去拯救他們。

講了那麼多,其實我想問的是:「God, where the fxxk are you?」

20191225_215418_0000

或許神想我們對祂感到失望,這樣我們就可能不會再依賴自己有限的言語和知識,去解釋神現在在香港裡的作為和心意了。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容讓自己對神感到失望和憤怒,神可能會在失望與憤怒中與我們默默同在,但我最想說的還是我不知道,我不是神,我真的不懂神現在在做甚麼。其實在這半年有寫過信仰文章,嘗試大條道理去解釋神的作為的牧者,有哪個敢百分之百肯定自己所講的就能代表神呢?

因此我在想,我們現在不用勉強自己有盼望、不用勉強自己要堅強,請好好去感受一下自己的痛苦,容讓自己有傷心而崩潰的時候,允許自己痛哭一場吧。此刻的我只想大叫:「神呀,祢去__咗邊到呀?」我們實在沒有答案,但至少我們都不是獨自一人覺得迷惘和不解,我們可以一起沒有答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