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

《時代論壇》「好青年解讀室」專欄作者。NGO「社區文化關注」執委及前任社區營造幹事,學習愛街坊如己,亦修亦行。

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chorsee
網誌:https://chorsee.wordpress.com

為義受逼迫,勇於苦弱(的無限疑問)

原刊於時代論壇1605期,2018年6月3日

現在經歷香港爭取自由之夏,加上近日內地殉道牧師的消息,再重看去年寫的這篇文章,思考宗教信仰自由、被政權打壓,不知所以言,也不知是否太「膠」,求主憐憫引導,請諸位指正⋯⋯

秋雨聖約教會4

六四彌撒之時,在偌大的教堂,溫柔的吟唱迴盪,是環繞四周滲透全身的力量。沒有大聲喊口號,沒有激昂的高歌,不是慷慨高亢的氣氛。那是莊嚴的禱告,盼望上主為六四亡者昭雪沉冤,收納他們的靈魂,保守六四受害者,堅固維權人士。在那般肅穆的氣氛,我全心敬畏……在禱告中,發現那些逼迫和苦痛是如斯切身,我這等罪人,如此小信,我怎麼配得在上帝面前為他們祈求?

剛2018年的五月中,中國內地的秋雨聖約教會,因為準備辦五一二記念汶川地震的祈禱會,逾二百名信徒被警方非法扣留,甚至被毆打,有的則被軟禁在家。但是教會之後選擇繼續發聲,臉書頻頻更新,直斥當天警察所做不合法。王怡牧師還分享自己在派出所被囚的讀經札記。

秋雨聖約教會

平常聽到許多人將「焉知得到王后的位份,不是為了現今的機會嗎」一句,套用在好多場境,例如職場,但未聽過像王牧師如此適切的將以斯帖記應用在王權的毒辣打壓之時,多處比對中國家庭教會與當時相似的地方。他又談到末底改或被人指摘不識趣,但是其實正是這種寧為玉碎的忠信,才帶來救贖。但這篇文章彷彿是那自尋危機的情景重演,例如牧師不諱言談到五月十二日和六月四日,看得我毛管直豎,替他緊張……已被明目張膽打壓,怎麼還如此勇敢?

最震撼的是這段:

「救贖不是一部英雄史詩,而是一個苦弱敘事。……偉大尊貴的神,降卑成為被殖民、被統治、被剝奪的奴隸和死囚,這正是救贖的奧祕。……如果我祈求主,今夜將我帶入祂的奇蹟,那就意味著,我在祈求主,今夜將我帶入祂的苦弱中。主啊,我真願意如此祈求嗎?是的,主啊,你知道我的心。」

牧師不是大無畏,也不是不怕死,不是恃著有上帝撐腰,就可隨意向政權扮鬼臉。反而,他自問何以徹夜無眠?內心再掙扎,還是選擇宣告,基督的勝利,來自十字架的刑具,來自受苦與犧牲。

公義是不是熾熱的、硬朗的?追求公義,需要義憤?勇猛?這些都重要,但弔詭的是,為追求上主的公義,勇敢離不開謙卑、軟弱和溫柔。

六四彌撒最後,為參與記念六四的人禱告:

「求主光照我們,能在生活中明辨是非,常為真理作見證,作世界的光,驅除人性黑暗,為實現公義仁愛的國度繼續大聲疾呼,實踐先知之職。」

我們只效忠上主的國,耶穌是主,而政權不是。面對著高壓強權迫近,看到先行者為公義為真理,被打壓,甚至犧牲,我們是否願意踏上同一條路,分嚐苦弱,體會為義受逼迫的福氣?求主垂憐,教我們勇於柔弱謙卑……

秋雨聖約教會2


請仔細看這些翻牆過來、幸還未被封鎖的消息:

- //據對華援助新聞網報道,河南商丘市基督教兩會(下稱市兩會)主席宋永生牧師,於七月十七日上午從四樓跳樓自殺身亡,並在遺書中稱「願做第一個殉道者。」他控訴黨政控制市兩會後不作為,市兩會的現狀是「不像教會,不像機關,不像社團和不像公司」的「四不像」。他在遺書中亦訴說了「我的心在流浪」、「進退為難」、「心力交瘁」等無奈及無力感。//

- 蔡少琪相關文章

他目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精神狀態不錯

秋雨聖約教會3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