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 黃亮維

1985 年生,成長於台灣,目前為執業醫師。醫學是他的專長,神學是他的興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讀聖經,更要聆聽歷代賢哲的聲音。

教會「迫害」了日心說?

photo credit: https://wirdou.files.wordpress.com/2014/12/heliocentric-geocentric.jpg?w=1400

photo credit: https://wirdou.files.wordpress.com/2014/12/heliocentric-geocentric.jpg?w=1400

最近我在不同場合看到基督徒朋友不約而同地在反省教會過去對哥白尼、伽俐略、布魯諾等等日心說提倡者的「迫害」。能夠反省錯誤是很好的,但我傾向認為,把當時的教會描繪成迷信而蒙昧,是「啟蒙」時代以降對基督宗教的一種抹黑。理由有幾點:

  1. 以現代天文學觀點來看,宇宙是沒有中心的,也就是任何一個點都可以當作中心,因此不論地心說或日心說,都同樣不正確,也同樣正確,並沒有哪個比較進步,哪個比較迷信的區別。

  2. 教會當時並沒有反對日心說,也沒有禁哥白尼的書,只說那是一個未經證實的理論,要求伽俐略不要把理論當成證據確鑿的事實來傳播。而事實上也是如此:伽俐略發明的望遠鏡雖然已經很進步,但對於他所要觀察的關鍵衛星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又如哥白尼模型仍使用圓形軌道,在預測星象上仍有不準確之處,要等開普勒提出橢圓形軌道來修正,才會更加成熟。因此在伽俐略的時代,日心說很大程度是一種先知性的大膽假設。教會要求等證據更成熟再推廣,不能說這就是迷信守舊。

  3. 和地心說連動的,乃是一整套亞里斯多德的運動學:為何有些物體會往上升,有些會往下降?亞里斯多德說,那是因為物體中的四大元素比例不同,土屬地,所以往下沉;氣屬天,所以往上升,等等。一旦以太陽為中心,原先對天地的概念會全盤崩解,這整套理論全部都要砍掉重構。而這要等到幾十年後的牛頓力學出現,才有可能。也就是說,哥白尼日心說若不配上牛頓力學,是不可能取代亞里斯多德體系成為完整的一套世界觀的。當時人有充份的理由不接受它。

  4. 布魯諾被燒死並非因為他提倡日心說,而是他的日心說加上他的異端神觀。如果是因為日心說而被針對,那麼被燒死的就遠遠不只他一人了。是後來的反基督教啟蒙主義者,放大此事件做為「宗教 vs 科學」的標誌性事件,才導致他如此被崇拜,而教會更加被醜化。

我的結論是:不論在理論上或歷史上,宗教本來就不是科學或文明的敵人。例如我們雖看見 ISIS 占領伊拉克後,大肆破壞亞述、波斯時代留下來的古蹟,給人感覺穆斯林就是偏狹而迷信。但我們是否同樣看見,原來的穆斯林政權是多麼用心在維護這些古蹟,使得它們得以存留至今?不管在各種信仰群體或無神論者中間,我們都能找到敵我意識分明的激進派,但這是少數。我相信還是有許多人願意溝通,但正因為他們沒有強烈的立場,不吸引眼球,所以需要花更多工夫去看見他們。唯有當溫和的力量彼此認識、互相結盟,我們才能更堅定平和地,用愛來化解各種信仰之間以及之內的敵我壁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