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

瀏覽月份

 

面對2020年的香港教會

2020年肯定是政治、經濟與社會更為動盪的一年,從現況走向的趨勢來推算,悲觀的指數高於樂觀。筆者嘗試就香港可能出現的「情景」(scenario)作出評估,以供教會領袖策劃事工時,能作最壞的打算,做最好的準備。 極化政治 就政治層面,2020年是選舉年,意味政權的交替。對香港較有直接影響是2020年1月11日台灣大選,屆時選出總統、副總統與立法委員。因著香港「反修例運… 詳閱

光明節與聖誕節:馬加比革命與耶穌的革命

當我們都在慶祝聖誕節時,或許沒有注意到,今年這段期間正好重疊猶太人的「光明節」(Hanukkah)。在這節日,猶太人一連八天(12月22-30日)紀念公元前二世紀的馬加比革命,是為猶太史上可歌可泣的抗爭事件。 根據歷史記載,當時猶太人被西流基王朝統治,在強橫的希臘化政策下,猶太文化被逐漸侵蝕。公元前167年,當時的皇帝安提阿古四世,率軍進入耶路撒冷褻瀆聖殿… 詳閱

黑夜裏的平安

2019/12/24 聖誕夜 經文:馬太福音一章18~25節;路加福音一章46~55節 「平安夜,聖善夜,萬暗中,光華射,照着聖母也照着聖嬰⋯⋯」,這是聖誕節時我們會頌唱的詩歌。 究竟聖誕夜是否真的是平安夜?我將近70歲了,經過了差不多70個平安夜,每個平安夜都真是平安的。但我不知道今晚的平安夜會否也是平安的一夜。(但當我出門往講道的途中,在附近商場,已看到數輛警… 詳閱

God, where the fxxk are you?

香港的情況看似稍有改善,然而警暴卻在平安夜晚一次過爆發,除了警察在瘋狂亂發催淚彈製造另類的「白色聖誕」外,他們還逼到一個男生從商場的二樓跳下來,更在一間食店的天台把另一個男生推下樓,企圖再製造第二個周梓樂,不幸中之大幸是那個被推下樓的男生沒有生命危險。如此不平安的香港平安夜讓我的心情糟透,也迫使我去思考一個不少基督徒也會問的問題:… 詳閱

黑暗中的曙光:一個牧者對賽九:1-7的沉思

前言 對於我自己及我身邊的人而言,2019年是給我們感受到黑暗在我們身邊出現: 我所住的城市,因這幾年的經濟持續衰退,城中有不少人失業或開工不足1。正因如此,在我所牧養的社區,一個絕不是富餘的社區,已經有三十多至四十餘個家庭,在教會的食物銀行拿取食物。相比以前最多是三十個家庭尋求幫助,這已是大大增加我們的工作量。而且,我發現這些家庭是扶老攜… 詳閱

聖誕節有多政治性?

香港政治和社會局勢持續緊張,為本年的聖誕節催生大量探討聖誕節之政治性質的文章,甚至「聖誕節的政治性」成為信徒間互相攻堅的「手段」。不得不承認在相關議題上,筆者並非專家或有甚麼超然洞見,只想呈現一個思考過程,邀請讀者一同參與。 起點:聖經中耶穌降生的敘事 耶穌出世並且大希律殺嬰事件是聖經獨特的、仔細的記載(相對於非常缺乏的考古證據),… 詳閱

羅馬尼亞革命的啟示:喊出第一句口號的無名英雄

余創豪chonghoyu@gmail.com 引言 還有幾天就是平安夜和聖誕節,每逢這普天同慶的佳節,人們都會唱出傳誦千萬古的【平安夜】:「平安夜,聖善夜,萬暗中,光華射,照著聖母也照著聖嬰,多少慈祥多少天真……」然而,三十年前12月的羅馬尼亞卻是充滿腥風血雨,而不是平靜安穩。 昨天,羅馬尼亞總統約翰尼斯和多名政府官員,在首都舉行悼念三十年前推翻共產政權的儀式,… 詳閱

【聖誕講章】如果你慶祝聖誕,伯利恆死去的嬰孩不會原諒你?(太一18-25)

四福音對耶穌降世的描述,相當不同。 馬可和約翰對耶穌降生從略,路加多用馬利亞的視角,也有不同角色穿插,而馬太則集中寫約瑟。而且,只有馬太記述了希律王因為不安而屠殺了伯利恆2歲以下的嬰孩。 過去半年,因著社會運動,多位抗爭者被捕、受傷、被強姦、被殺、棄屍,所以臨近聖誕,不少人在討論「我們是否應該慶祝聖誕」,原因是在他們仍然受苦的時候談「… 詳閱

《如果耶穌在2019的香港出生》狂想曲

如果耶穌出生在今年的香港,我猜祂是哭著出生。 哭,除了是生理反應,更是因為催淚煙太強勁… 祂不是生在馬槽,而是生在遮打花園的草叢旁邊。 有手足細心地遞上豬咀,豬咀大得要把祂的頭和身都蓋住。 沒有人會聽到祂微小的哭聲,口號叫喊,槍聲、人群叫罵聲會蓋過祂的哭聲。 清場時,人群大喊「讓路!俾BB走左先!」   如此脆弱的祂, 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BB,… 詳閱

反修例風暴的信仰詮釋

馬保羅
自2019年6月初開始,香港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波瀾壯闊的反威權抗爭運動,最初稱為反修例運動或反送中運動,後來又曾被稱為流水革命、自由之夏或抗暴之戰等,本文將採用《明報》用語,稱之為反修例風暴。反修例風暴影響之巨大,事前沒有人可以預料到。究竟香港為何會出現規模這樣龐大的抗爭?為何警民衝突會發展至這樣激烈的程度?作為持守基督信仰的人,應如何…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