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瀏覽年份

 

用「家事」角度看善樂風波

「善樂堂事件」至今已經三個月,事件來龍去脈可參此文。(多謝馬斯特用心整理) 現在的善樂人,常常將「這是我的家事」、「你不明白我們的傷痛」掛在口邊,希望我們這些外人別多嘴。我就嘗試代入一下用家事理解此事,善樂人的傷痛是怎麼一回事。 林牧師,創會牧師,異象型領袖,帶點距離看很有風範,但近距離牧養就不是強項,加上不擅用電腦,做起行政來就很… 詳閱

為愛而生、為同志而死的《牧者》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我今年觀看了兩次《牧者》,兩次都是在台灣觀看的,每次觀看時自己的內心都非常激動,我都好想哭,我在想為何我們都要這樣活著。 《牧者》是一部紀錄片,紀錄了四位在不同歷史時空裡都與「同志」有份的基督徒的生命,不管他們是創立對同志友善的基督教會的異性戀牧師… 詳閱

追夢的人都是自私的人

M小姐說最近和男朋友去了Supper Moment的演唱會,席間主唱Sunny問:「你地好嘛?過得還好嘛?想做嘅嘢做咗未?夢想實現咗未呀?」當陷世界都在大聲尖叫:「未~~~」的時候,她的男友在大聲呼喊:「無~~~」 就是這些特別的地方clcik中了M小姐的心。 「明明就係有啲人係無夢想嘅」M小姐說。 在寫作的過程之中,我遇見很多人對我說不要放棄,很多人和我說羨慕我找到夢想,因… 詳閱

教會的公共見證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神本為善,以神為樂」是善樂堂建堂的初心,近期所發生的事件,相信創堂的林國璋牧師和善樂人都不以此為善為樂。筆者不是善樂人,對雙方有認識,與一般「花生友」無異,對事件的真相所知有限,沒有資格也沒有企圖作中間人或網絡審判官,說誰是誰非。此文只是從旁觀者角度看這事件,並非唯一的角度,也不一定是對,只是說出一個旁觀者… 詳閱

社關是場關乎一生的敬拜

究竟甚麼是社關呢?我想大家也認同香港教會在近十年來都多了參與在社關工作中,但社關其實是甚麼的一回事呢?社關的定義是甚麼?社關又可以有怎樣的方向呢?近年香港教會確實多了動員在社關工作中,而不止是年輕信徒,在一些簡易的社關工作如家訪或節日慶祝活動裡,我們也不難找到年長的信徒在幫忙服侍。在接下來的段落裡,我希望可以淺談一下基督教社關的方… 詳閱

目前的形勢與謢教學的任務(一)

如果你是基督徒,回想你當初信耶穌的時候,是否因為聽過一套很棒的護教學,理性上得到滿足,然後決定信耶穌?又或者在 youtube 看到基督教護教學家在辯論中,擊倒無神論者,你決定信耶穌? 一套所謂很棒的護教學也會過時,因為人類的知識是突飛猛進。 youtube 上也可找到無神論者在辯論中打倒護教學者,難道要離教? 我自己就不是因為護教學才信耶穌。我主要是思考… 詳閱

體制權力的傲慢(2018版)

引言 這些日子不斷傳來堂會與機構等負面新聞,內情真相如何,有待時日印證;但其中涉及的課題是體制權力的傲慢。倘若事件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私怨,無論誰是受害人與加害者,雙方可能位置不同(如上司對下屬、執事對教牧等),大致都是平等地位。但私怨一旦白熱化為組織對個人,法理情的考量較多放在個人身上。 體制權力不是一人話事,乃由一群推選或委派的領袖… 詳閱

善樂堂與林國璋牧師糾紛懶人包

聲明:本人私下不認識林國璋牧師、陳龍斌牧師、林思漢或雙方涉事的任何人,亦未曾參與過善樂堂及UCC的聚會,與雙方無怨無仇,非親非故,本人亦非門徒媒體成員。 是次製作懶人包,期望以最簡單客觀的方式,順時序列出雙方的發言,讓有心關注的人,可以有一方便快捷的方法,瀏灠雙方曾經公開發出的聲明及文件,至於閱後有任觀感,或決定支持任何一方,本人概不負… 詳閱

您信任我嗎?──教會圈子裡的信任評級現象

昨天有一個聯署到處刊登了,我也有份支持的,那聯署要求突破機構跟進性騷擾事件及道歉。過程中卻出現了一個小插曲,那就是教會圈內一位廣為人知的姓任的人士,經常被直接或間接地問及,事件中被指有性侵的人,會否就是他嗎?他和朋友們只能一笑置之,有些人說,認識他的人當然知道不會是他。觀察到這小插曲後,令我想提筆討論一些廣泛的現象。當然,本文旨趣… 詳閱

神學日致辭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各位來賓、親友、校董、老師、校友、同學: 大家好!我是本年度神道學碩士畢業班彭淑怡,很榮幸今天能作為畢業生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們的感恩與感嘆。 首先要恭喜所有畢業班同學:當通的頂你們已經通盡了,最後的deadline你們已經守住了,今天有畢業的冠冕為你們存留。亦要恭喜一眾老師、親友,你們的辛勞守望終於見到盡頭了。 記得日前出席…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