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瀏覽年份

 

第一日福音盛會賽後評:四平八穩,略有驚喜

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所以我將會一連四日入場,為大家帶來場內第一手消息。 由於小弟於新界工作,趕到出銅纙灣時已接近七時半,在銅纙灣F出口上地面時,不見人潮,亦不見有任何義工,或任何指示牌指示方向。如果你不是球迷,未曾到過大球場的話,的確會有點迷茫,見到不少人打開手機看Google map及問路,沿途我也主動指點了兩位參加者。相信大會在這方面要多加… 詳閱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之一道問題兩種答案(二)

信仰之中,有一道問題我很喜歡問。 「上帝上帝,祢為什麼造人?」 我在書中曾問過老師(〈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CH.16)。 我問,並不因為覺得上帝明知人後來會墮落然後被痛苦折磨,為何仍要創造人如此殘忍。 我單純的,只是因為自懂事而來,從未曾因爲自己存在而感謝過上帝。 比起半死不活,或活於貧困之中,當然我為我能健康地活著而感恩,這實在不是一件… 詳閱

寫在世界愛滋病日之際:耶穌擁抱痲瘋病人,也擁抱愛滋病感染者

今天(1/12)是世界愛滋病日,這天旨在提高社會對愛滋病的關注意識,而因為全球愛滋病首例是在1981年此日診斷出來的,故就將這日訂為世界愛滋病日。前幾天在同志遊行後,我寫了一篇文章分享遊行後感,但我感到驚訝的是有網友(他應該是基督徒,因為他很喜歡引用不完整的聖經金句來討論)竟然還在用愛滋病來攻擊同性戀者,還說愛滋病是神對同性戀者的懲罰,只有… 詳閱

「主愛臨香江」──香港基督教界的法會?

在一小村落裡,一天有幾位村中的長老圍在一起討論近日村中發生的一些事情。有一位長老說:「諸位,近日村中事事不順,常有爭吵。不如搞場法事沖喜一下,既為神功、也為弟子(有著數齊齊搵),為村落帶來一點和祥的氣氛吧!」其餘在場的長老都視為美事,共同推動法會的進行,一方面向祠堂搵金錢贊助、另方面積極搵人出力,真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去年時壇報… 詳閱

電競牧養的湯,有沒有新藥?

參加了「電競牧養研討會」,聚會一半是嘉賓分享,一半是Q&A。嘉賓分享的內容如下: 春麗:搞電競牧養的心路歷程、電競牧養的好處。 歐陽家和:電競產業文化 甯田安:電競牧養心得 阿比:電競牧養心得 由於每個講者都只得十五分鐘,所以發揮的內容不多。歐陽家和講的是硬資訊,講電競產業相關的數字,帶出「其實真係好多人打機」。其餘三位講者的內容其實差不… 詳閱

大型佈道會還能祝福香港嗎?

思TALK@201711記錄 過去大型佈道會是香港教會界的盛事,由外來講員如葛培理、葛福臨,抑或由本地教會聯合舉辦的彩虹佈道會、紅黑皇佈道會等,信徒間無不奔走相告,力邀親友參加。但隨住社會風氣轉變,大型佈道會慢慢失去原先的吸引力及作用。跟據2014年教會普查的結果,指出本地堂會過去三年經常採取佈道方法,第一位是「友誼佈道/一領一」,佔超過一半,至於大型… 詳閱

電競談何牧養?

當前本港教會亂象之一,就是不少教牧與信徒對所信之「道」失掉信心,改為追逐承載「道」之「器」具。筆者從不反對採用適當的「器」來承載永恆之「道」,「道」與「器」互相配合,兩者共用,不用排斥。在現今技術主導的社會,人容易逐「器」棄「道」,筆者嘗試就當下「電競牧養」作為「器」的誤用,與同工同道一起反省及交流。 有機構主辦電競大賽,並提出「電… 詳閱

無神論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紅海一號、娃娃

半年前,某牧師寫了一遍文章,批評香港人不信任共產中國,香港作為一個極之西化的大都會,也成為各種反華反共勢力結集推波助瀾之前哨站云云。驟眼一看,我以為這位牧師在中共的喉舌《環球時報》織帳棚,實情是,他的文章是給其教會會眾看。我們稱他為舔共教牧。 究竟作為一個教牧,舔共有什麼問題? 中共和基督教在私、在公不共戴天。在私,無神共產黨有逼迫… 詳閱

將臨節的第一提問:王,你是誰?

將臨期出現在十一月底或是十二月初(聖誕日前四主日),但請不要誤會這是教會禮儀日曆的結束。相反,這是教會年的開始,可以視為新年。若說一年之計在於春,那麼在這節期可以有的,是重新立志。任何立志,又該與對未來的期待掛鉤,像得知有身孕的婦人,當下有的生活全繫乎這將要來孩子所決定。事實上,將臨期的主調就是期待那末日將要來的王──是的,不只在… 詳閱

巴浦洛夫的狗和塞利格曼的狗

我記得有兩個經典的心理實驗,巴浦洛夫(Ivan Pavlov)用狗來做了一連串的實驗,說明條件反射和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的理論,對後世的行為心理學有重大貢獻。作為一頭狗,主人精心製造一個環境條件,例如,只要你們守法,不要去管那個法是好是壞,就是國家的良好公民,就能安居樂業,我手中的鈴鐺一搖,你就得擺尾和流口水,因為如此我就會給你食物,我指…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