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

瀏覽月份

 

我去了基恩之家,我要悔改!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我去了基恩之家,我要悔改! 剛剛的主日,抱著觀摩心態,我去了基恩之家參與他們的崇拜。去到的時候,門口負責接待新朋友的弟兄已經很熱烈地歡迎我。他們並沒有因為同性戀者的身份而對外來人有很大的戒心,也有沒有顯出他們的恐懼,我不是同性戀者,然而,在他們當中沒有顯得格格不入,他們完全沒有歧視我這個在他們當中的「小眾」,… 詳閱

《天堂小屋》所展現的社群性三一神觀

三一論向來予信徒抽象難明的感覺,但最近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天堂小屋》(The Shack)卻以三一論為題材,將三一神觀展現在大銀幕上。乍看之下,電影似乎表現出「三神論」思想,但事實上,電影想表達的卻是社群性三一論(Social Trinity)。這種三一論並非如一些保守福音派領袖所說是電影對正統三一論的改寫,相反,它是教會在歷史長河中其中一種對三一論的論述。… 詳閱

你一定需要每事都成功嗎?

前言:豪強心志我未消磨,何妨成與敗….. 張德蘭(電視劇「網中人」) 過去兩星期,接二連三,有一個意念都在腦海裏面縈繞不息,約化成為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真的需要經營每件事都成功嗎?究竟什麼是成,什麼是敗?How can I be a good loser, not following the sample of CY? 關俊棠神父在一個有關電影「沉默」的聚會中語重心長的説:「我們不需要事事成功,才可以有一個有意… 詳閱

時代的語言─牧者與新世代

語言是人與人溝通之間的主要媒介,人建立語言是要在社羣中互相交通,語言是建立社羣或保護文化傳承的重要法門。聖經是神啟示的話語,透過人能明白的語言向人表達,讓人認識祂,透過聖靈引導人明白及透視在生命中,是自限,也是恩典。沒有語言,神的行動和話語未能有效傳遞。 不同時代的人有不同的「語言」。同一組語言在不同年代出現有不同解釋或多重意義,每… 詳閱

一厘米遊記 — 德國慕尼黑&菲森

終於有靜下來的時間。比起坐巴士、坐飛機、我更喜歡坐火車,沿途的美景令長途車程變成享受。在往菲森的途中,全是像童話般的美景,我想比起慕尼黑的都市和繁華,我會更喜愛菲森。 第一次到德國,慕尼黑是我到的一個城市。老實說,這裡沒有太多景點,只需一天就大概可把市中心走遍,而且最著名的汽車博物館和科技館我都沒太大興趣,所以這是一個對我來說沒有太… 詳閱

為甚麼要讀點神學?

讓我從自己的某一次經歷說起。 因在公立大學修讀宗教研究,有機會旁聽其他學系的科目。一天,我到哲學系旁聽某一科目。在當中一堂,記不起授課老師在堂上說起甚麼,他突然問全班同學:「你們當中誰是基督教徒?」班上有幾位同學,包括我,舉手示意。接着他問:「基督教的核心信息是甚麼?」 班房靜了一陣子,想是沒舉手的同學與幾位舉手的同學一樣,在思索如… 詳閱

原來我走過的是一條背棄與出走的路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昨天下午作對談主持,意想不到的是,竟有機會簡單回顧了自己的歷程。 N年前,當時基督教會盲目地極力反對心理學,為了更懂得如何關心身邊好些團契朋友,我大專唸的是心理輔導。 那些年,教會大力反對崇基神學組,指神學組全是不信神的。為了拓闊神學視野,也為了整理信仰,下班後去神學組唸了個神學文憑。 後來,在基督教出版社工作。… 詳閱

思Talk:教會擴堂能夠榮耀真神、做福人群嗎?為甚麼?

廿億建堂、重建古蹟,關於教會擴堂(包括遷移或原地增加現有使用面積,包括租、買、建、重建等方法。)嘅消息不絕於耳。係福音興旺,人心歸向嘅結果;教會委身,廣傳福音嘅功績;定係教會正在展現出其他「見證」呢? 當然,除咗報章睇到嘅大型堂會擴堂,唔少中、小型堂會亦面對土地問題,若唔擴堂,又點面對堂會人數增長,用地不足呢? 歡迎大家發表整體對擴… 詳閱

《總主教之血》電影放映會及座談會

《總主教之血》電影敘述真福羅梅洛的事蹟。 薩爾瓦多總主教羅梅洛原本政治保守,但在其好友Grande神父被刺殺後,毅然踏上維護人權、弱小和對抗暴政之路。總主教曾說過:「我願意我的血,成為自由的種子,以及希望的標記。」1980年,他在主持彌撒時被刺身亡。 羅梅洛在2015年獲教會列入真福品,肯定他堅守信仰而殉道的聖德。 英語對白,中文字幕 片長:100 分鐘 電影… 詳閱

歸與回:心與身之所屬(路廿四13-35)

這段時間是神學院接見申請者。申請者有各自理由報讀神學,但他們或多或少反映一種歸回的心態,即對心與身之所屬的探索。例如,60歲的申請者說,人生為生活拼搏了數十年,應是時候歸回上主那裡。40多歲申請者說,離開教會一段時間,現在參加教會生活數年了,也是時候歸回上主那裡。路廿四13-35就是一個有關歸回的故事。 故事重構 故事沒有解釋這兩個門徒離開耶路…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