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Clement Lo:溝通之難 理解之難

-100%+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平日無時無幹,講溝通,講對話,講聆聽,講理解,講共識,講他者,講詮釋學,講尼采,講多元,講差異,並不困難。

在次要瑣碎、無關痛癢的事情上,遇到分歧異議,要寬容體諒,學伏爾泰講話誓死捍衛你發言權利(嚴格來講這句話他本人並無說過),亦不特別難為。

今次件事,毫無疑問,尤其只讀過經報導選取的那幾句話,肯定會傷害一整代人的心。就算把他們整篇發言都讀畢,大概分別也不太大。尤其考慮到他們是以兩間大學學生會會長身份發言,更加有失體統,大錯特錯。

但坦白講,近日其實都有朋友不約而同私下談到,八九民運對於沒有經歷過的新一代,情感上早已疏離,類似我們這代亦未必會對南京大屠殺特別感到咬牙切齒。只是想不到,兩位學生會會長居然把自己想法公開講出來。

無論如何,可以引導的話,請儘量引導,別要燒斷對話溝通理解的道路。

將一班人甚至一整代人妖魔化,標籤為愚昧之眾、不懂思考之眾,嚴辭苛責,嘲諷蔑視,毫不困難。但那樣一來,跟那些親共媒體的作家,又有何分別呢?

當然,也可以說,他們也有對上一代做相同的事,有的甚至變本加厲。大家彼此彼此,不遑多讓。

義憤填膺,一時意氣之話,畢竟在所難免。但此後若再想跟他們訓話講甚麼繼承記憶之歷史責任,恐怕不大可能了。

試想想看,上一代跟下一代相比,前者要是中產已上岸的,要繼續享受生活不時到處遊埠嘆世界,並不困難。但後者對將來其實可謂沒有甚麼希望指望,更要面臨 2047 大限。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廢青廢青那種口吻?

在外國社會,人們更多思考的是,可以為別人,為下一代,造就一個怎麼樣的世界,而非反過來,他們可以替我們做甚麼。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