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Clement Lo:兩代港人 兩種本土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一、

讀畢近日不少人士分別寫的歷史心路,六四慘案使得一代香港人覺醒為愛國的中國人。他們有著雙重身份認同(既是香港人又是中國人)。對於這代「香港人暨中國人」而言,六四經歷當然是核心靈魂。

但對於新一代的「天然獨」來講,他們可謂完全沒有這個「…暨中國人」的部分,對於六四真的可以說是不特別關心的,就算關心,也不外是近代眾多人類歷史大慘案其中之一。他們可不曾有過「跟北京心連心連成一線」的奇妙民族情懷。責難他們沒有中國心,跟責難台灣青年沒有中國心一樣,會令他們感到莫名其妙,甚至厭煩。

現在的矛盾,可謂是「香港人暨中國人」與「香港人*不*暨中國人」(天然獨)之間的矛盾。三年前其實早已湧現,現在或已有點為時已晚。

如果支聯會他們當時可以擺脫大中華視野限制,積極果敢回應本土思潮,或許可以趕得及將「六四」順利轉化成他們現在才開始嘗試去講的「本土六四」。可惜,他們只想著打壓本土,就像他們向來反對台獨一樣。甚至竟然把同情本土尊重多元差異不強求新一代記念六四的丁子霖女士也惡罵了。

所謂「六四運動的本土視角/意識」,從來沒有得到任何鼓勵,甚至要扼殺於萌芽之中,新一代很自然也就甚少會把六四和本土放在一起考慮。

現在才驚覺開始失去新一代,才急忙忽然強調「本土意義」,順道怪責下一代「遺忘”自己的”歷史」,恐怕有點遲了。

既然向來都無為「本土六四」撒過甚麼種子,怎麼可能期望「本土六四」可以在天然獨的新一代那裏平穩扎根?

要是兩邊再繼續互罵下去,彼此的距離也只會越來越遠。

正因如此,若是可以的話,懇請各方儘量彼此寬容,若能嘗試彼此聆聽理解的話,自然更好。

二、

進而言之,雖然兩者都是香港人的經驗,但此本土,畢竟不同於彼本土。

現在不少論者嘗試因應時勢,隱藏當年氾濫的大中華愛國民族情懷,彷彿只有人權關注,彷彿只有本土,但這畢竟是不符合歷史經驗事實。

當年狂唱《龍的傳人》、《民主歌聲獻中華》,不論怎樣重新包裝重新詮釋為”本土”,充其量起也不過是「香港中國人在香港」,也不可能有今天那種本土(= 背離中國)的意思。

單講人權關注,你我不可能從千百個人權大災難裏面,長年主要關心六四。

現在重新包裝的「本土六四」,也只能說是「香港人暨中國人」重新改裝的信仰告白,不外是刻意隱藏了大中華面目的「香港中國人之六四」而已。

對於天然獨的新一代,這種「香港中國人之六四」經驗,可謂缺乏說服力,亦缺乏銜接點。

 


延伸閱讀:

(一)毛來由:〈愛國華僑心態亡,香港國族意識興——「悼念六四句號論」的劃時代意義〉
按:此文寫於2016年,引述梁文道,論證六四記念與愛國意識實乃緊密相連,無可否認。

(二)毛來由:〈華僑愛國與安全社運──支聯會六四集會的本質〉
按:此文寫於2015年,一方面說明何為「華僑愛國」心態,另一方面嘗試指出,六四事件雖激發了龐大政治能量,但六四陰影亦無可避免為近年香港本地抗爭運動帶來一定限制。

(三)伍瑞瑜:〈年輕人與六四切割與溫和妥協切割?〉
按:此文講的也是受六四影響的「退場論」身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