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Church in Mad World, 誰造成社會對教會的歧視呢? 《一念無明》看後的信仰反思

-100%+
原刊於牧羊犬,2017年3月30日

【含少量劇透,慎入】

《一念無明》講述一個有關精神病患者在香港基層處境的故事。電影拍得相當細膩和寫實和仔細。

基督教和教會絕非故事的主線和要討論的議題,卻成為整個故事的轉接位,同時掀起電影的高潮。在教會分享見證的一幕,看得我非常心寒和不安!

女主角在聚會中站在講台,聲淚俱下地分享上帝陪同她走過痛苦的經歷。

最後她說一句:「我學會寬恕,希望阿東(男主角)你都可以。」

在一眾「阿門」聲中,男主角憤然離去,會聚大感錯愕… 然後畫面全黑,牧師說:「我們繼續祈禱。」

沒有人跟進阿東的情況。

之後他精神失控,當晚自殺了。

當然有人會說:「這實在太誇張!有點渲染和抹黑教會形象!」我亦相信這情節也未免太過戲劇性;但我同時心寒地自問:「為何編劇和導演會對教會有這種想像呢?真是毫無根據的無限放大嗎?」

空穴來風,事必有因!這正是我感到不安的地方!因為在我看來,教會那一幕,由會聚投入地敬拜,到牧師說話的用字,聚會流程和會中的反應,甚至見證的內容都拍得非常真實!

大概大家將推銷產品跟見證上帝的恩典給搞錯了!反思不少的站台見證的,仍是以成功神學的幸福音為主調:「我是一個蒙恩的罪人,然而祂為我安排配偶,或讓我晉升,或使生意蓬勃….感謝神給我一個豐盛的生命!」似乎在絕望中的盼望和背十架的苦行已經沒有市場價值!但這可能是現今香港最需要的見證!

當信徒分享痛苦得神釋放,讚頌上帝的祝福和供應的同時,是否也推了別人落絕望的深淵?

耶穌進到人群醫治病人,教會卻將到來聚會的患者趕到絕路,何其諷刺的落差!

或者有人反駁:那一幕正反映出,因社會與教會文化差異所產生的歧視。那麼我反問,是誰造成這歧視的呢?

猶記得不多年前,基督教界高舉六個一: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為蒙福幸福,完整家庭的標準,以為可以打擊越來越為關注的酷兒文化;但其實同時對香港現今社會中無數單親家庭造成直接的傷害。其實誰歧視誰呢?

在現今社會多元氛圍下,將相對看成絕對,劃一視為唯一,教會着重管理穩定,寧統一化而放棄大公性,自我邊緣地站在道德高原,最後成為了被歧視的對象。

「點解你身為牧者成日鬧教會?」因為我真係好希望佢好…

PS. 《一》中一句感受很深的對白,阿東問他父親:「到底依家邊個唔正常?」

牧羊犬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M8zmE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