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文化

瀏覽分類

 

受苦節反思:基督的身體裡,並沒有性小眾

當我們在紀念基督的受苦時,我們有否紀念到世間上其他的苦難?其實受苦節的意義不是為紀念基督,而是為效法基督。受苦節很應節的新聞報導,車臣設立了同志的集中營,強迫同志們供出同志團體的名單,否則就會被折磨至死,據報至少有百多名同性戀者被送進集中營。 「主耶穌的寶血為我們流出,祂不定我們的罪,我們是一家人。」這是貫穿我教會受苦節聚會的一句… 詳閱

《沉默》真信仰

引言 馬丁史柯西斯(港譯馬田史高西斯)歷28年完成,改編自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沉默》,確是一套值得基督徒一再反思的電影。優越的文化作品,無論是小說或影片,總留有空間讓觀賞者思考、想像,與作者或導演交流對話。 原著《沉默》譯者林水福於〈導讀〉分享:「作者在《沉默》中探討的問題相當多」(20頁);解讀《沉默》,容許有不同角度與視域,筆者嘗試… 詳閱

活動青少年靈性培育講座及導師工作坊

青少年靈性培育講座 自我重整的力量一如何培育青年人的自我内心整理舆行動導向 今天的青年人在充滿壓力、變化急速及價值紛亂的時代處境中成長,往往感到自我意識迷糊、生活行動乏力。基督教信仰的靈性培育,如何裝備青年人面對生活、更自覺地去認識內在情感和自我?青少年導師又如何與他們同行,進入生命深處去辨別各種行動的快擇? 日期:2017年5月13日(星期… 詳閱

大音稀聲,大象無形

前言:2017年四月初,關俊棠神父在油麻地塔冷通分享他對電影「沉默」的觀後感,電影他看了兩次,遠藤周作那本書他卅年前看了,愛不釋手,以下是我的現場筆錄,加上自己被激發出來的想像。 關神父開宗明義的說:以下祇是十分個人之分享,不存在對錯之爭辯,大家可以不同意,請在聚會下半部時間儘管分享個人看法…. 如此開明的一個人,在基要派一些神學嘍囉… 詳閱

逃跑還是逼迫著自己正面迎擊最終都是一種扭曲(下)

很多時候,我們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們是太知道怎麼做了,至終我們扭曲自己,以走在名為「正確」的路上。 (請注意,內含《一念無明》劇透。) 「我真係……好憎你……嗚嗚……但上帝嘅愛感動我,我決定要寬恕……我寬恕你……嗚嗚……」這是阿東的女朋友Jenny站於教會講壇上的見證分享。 這一幕,同樣深深觸動我。 不,我不覺得這幕是抽教會水或是諷刺教會… 詳閱

逃跑還是逼迫著自己正面迎擊最終都是一種扭曲(上)

在痛苦跟前,逃跑,或是逼迫著自己正面迎擊,終究都是一種扭曲,都是指向著一個哀傷的結局。 (請注意,內含《一念無明》劇透。) 一直等待《一念無明》的上映,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甚麼。 《一念無明》是怎樣的故事,想要帶出甚麼樣的訊息,我大概也猜到。 關於精神病,我並不陌生。 無論是學科、工作、家人,我總是一再與這個領域接觸。 我不覺得自己… 詳閱

我們的社區老師

多年嚟喺做貧窮教育嘅過程都吾敢話一定有個絕對正確嘅方法去做就啱,仍然喺到摸索緊究竟點樣先至係最對應到呢個議題嘅方式同內容,好似剩係課堂內嘅學習又驚離地,體驗方式嘅活動有俾人話虐待細路,探訪又好似喺到消費緊街坊,當佢地動物園咁睇,又好似有個社關課程主辦團體剩係睇片,咁吾駛你帶都得啦! 所以喺諗嘅過程真係要好小心,以免事工都陷喺扭曲籌… 詳閱

《沉默》——沒有載體的信仰

前言 我也寫一寫《沉默》這電影。 從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於1988年執導的《基督最後的誘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開始,史高西斯似乎一直捉緊同一個信仰主題:「信仰的弔詭」,或,更準確的稱呼說:「信仰的叛逆」。所謂「信仰的叛逆」,正是嘗試從信仰的深層核心,發現其矛盾、弔詭、逆向之處,並且從中重新發現信仰的新力量。若說《基督最後的誘… 詳閱

難道要聖靈幫教會召喚「關公」嗎?影片

最近一些看過港產片《一念無明》的信徒、非信徒,焦點竟落在那場淚崩控訴的「見證會」上,友人問:你們基督教形象真那麼糟,以致常有電影借題嘲諷呢?被問者一時語塞,心想:難道要聖靈幫教會召喚「關公」(公關)嗎? 別的宗教形象很好嗎?最近在社交網絡中,見到三年前曾被廣傳的一套泰國微電影,短片中男主角不停重複的施予幫助,連一盆花他也甚憐惜,他… 詳閱

跨代同行,真的可行?

思TALK@201703記錄 「可以不返教會嗎?」 G提出一個扎掙多年的問題。可以在網上聽道,坊間講座、聚會眾多,甚至可選擇專門研究某題目的知名講員,還要每星期那十年如一日的崇拜講道嗎?若說是以信徒關係為主,教會既不是社區中心以活動維持關係,現實就算很要好的朋友也不會每星期見面一、兩次,同一間教會的人,真的藉得花那麼多時間相聚嗎?信仰能進入生活嗎…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