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文化

瀏覽分類

 

暴力與割席

筆者一直沒有發文,因久久未能平伏心情,也沒有時間坐下來沈澱,更因自覺沒有資格去評論事件。可是昨晚從新聞得知警方進行拘捕行動,其中被拘捕的人士當中,最年輕的只有14歲。我的憤怒爆發了,這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經過整個6月的看見和反思,這份憤怒是向不義政權而發出,是向這個看似不能倒的高牆而發出。政權一方面道歉和建議溝通聆聽,另一方面就拘捕和… 詳閱

七一公禱會:宣告禱文

上帝啊,你是全地的主,也是審判的主,求祢賜福每一個同心守護家園的香港人,給我們有從聖靈而來的洞察力,賜我們智慧和良知去辨別真假對錯,有勇氣去堅守正確的信念和價值。 求主安慰我們,因為這次事件已經奪去了三個寶貴的生命,求主憐憫,醫治每一個受創的心靈,願祢醫治的手,施恩的手,撫平每一個受創者心裡的鬱結、懼怕和憤怒,除去人心裡的無力感,賜… 詳閱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 詳閱

在這亂世中,請不要對自己過分苛刻

話說我知道亦見到有在現實中認識的朋友出席上周六的撐警集會,而我知道他和反送中的示威者一樣,都是真心參加活動而沒有收取任何利益或金錢的,同時我也見到另一位朋友繼續發表只支持和理非示威的帖文,他亦在帖文中多次批評年輕人佔領立法會的行動是怎樣錯誤,甚至責罵年輕人此舉令香港以後萬劫不復。 我是在學習用非暴力溝通來展開對話的人,特別想與立場和… 詳閱

牢獄迫近,希望躲在哪裡?

(香港的六月,不好過。此文寫於2019年6月11日,這些日子以來,轉變很大。不過絕望和希望仍在不斷交戰⋯⋯) 一、沒有了。那審訊根本就不公平!沒有證據,將「犯人」屈打成招,無罪變有罪,甚麼都由他們說了算,指鹿為馬!我整晚躲藏著,聽著門外有沒有一絲聲音,好怕會被抓捕。忍不住哭了,連抽泣也不敢作聲。我還記得那些可惡的嘴臉。都只不過是政權御用的維… 詳閱

[信仰現場] 我們本該憂戚與共:耶利米書與集體懺悔

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水的泉源, 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 惟願在曠野有旅客的客棧,我好離開我的百姓而去; 因他們全都行姦淫,是行詭詐的一黨。 他們彎起舌頭像弓,為要說謊話; 他們在國中增長勢力,不是為誠信。 他們惡上加惡, 並不認識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利米書9:1–3) 總有些時候,哀傷與控訴彼此交織,難分難解。 就像這經文,既為無… 詳閱

When you Believe:致因為堅持、才能看到希望的我們

我自己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專業人士,面對這段時間的煎熬,其實也同樣的絕望。我也想不到一些更好的言詞(粗口這陣子講了很多),去表達我的憤怒與絕望。眼前的政權,真的讓我們很難搖撼半分。 我只能夠說,留下生命、盡一分力去令這極惡的政權懼怕、倒台,就是我們對它最好的復仇啊。如果在這場戰爭,我們自動End Game,那Infinity War給誰打啊。 從小到大都是耶教徒,… 詳閱

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

話說,我上年寫用廣東話意譯《聖經》的專欄,今年7月會結集成書。說是結集,但其實接近重寫,因為本來的文章太短,不適合放在書上。書正在印刷廠趕工,感謝給我寫序言的忘年飯友孫寶玲牧師、《香港語文 — 聽陳蕾士嘅秘密》四位作者之一Edwin Lo、我自己教會的堂主任周力榮牧師,以及台前幕後給我打氣、幫助我處理各種事務的每一位。 書正進行特價預售(7月書… 詳閱

15/6向兒童敬拜、少年敬拜及會眾回應69及612遊行(修自堂會牧函)

梁榮光
614星期五給教會寫的《牧函號外》,人還是在臺灣,沒隨女兒出外遊玩,獨個兒待在酒店中半睡半醒下寫,寫得艱難在於人病了,更因612出現的亂局帶來情緒的困擾。615有點發冷,自行找了一些成藥,吃下比之前更不清醒,但睡到中午就不容再睡半刻,因要看特首4:00公開發言的直播。也許內容未能滿足所有人,其讓步還不撒底,但總算局勢緩和。我的病情沒有好,心情總算沒… 詳閱

黑洞不黑,空墳不空

在香港這段風雨飄搖的日子,我想起靈閱文化社的一篇舊文章–空墳墓,現作些修改再分享,藉此彼此打氣,堅定信心,雖然洪水氾濫,耶和華仍坐著為王。 霍金(Stephen Hawking)因提出宇宙黑洞理論而舉世聞名,但在2016年,他卻提出新理論,他指出「黑洞不黑」,是因為「物質能逃出黑洞,甚至通向另一個宇宙。」他說:「在經典理論中,光無法從黑洞中逃脫,但是在量子理論…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