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文化

瀏覽分類

 

黑洞不黑,空墳不空

在香港這段風雨飄搖的日子,我想起靈閱文化社的一篇舊文章–空墳墓,現作些修改再分享,藉此彼此打氣,堅定信心,雖然洪水氾濫,耶和華仍坐著為王。 霍金(Stephen Hawking)因提出宇宙黑洞理論而舉世聞名,但在2016年,他卻提出新理論,他指出「黑洞不黑」,是因為「物質能逃出黑洞,甚至通向另一個宇宙。」他說:「在經典理論中,光無法從黑洞中逃脫,但是在量子理論… 詳閱

禱告的問題

關於禱告的問題,傳道人每次在信仰栽培班上總是難以一一解答。 若我們願意誠心禱告,上帝必定會聆聽我們的祈求;若我們的禱告未蒙應允,則可能是出於我們的罔求。說到底,禱告有用嗎?若上帝早已有祂的hidden agenda,無論我們如何祈求,也難改變祂的心意。 我會跟栽培班的學生解釋說,禱告更像一份關係的展現。若你重視一份關係,那怕你明知對方內心想法,也希望… 詳閱

禱告就是編織思想

當我們操練默觀禱告,最難過的關口就是五官感覺的騷擾。有時我們在祈禱時,感覺心靈與想像力就像無人能夠控制的野馬,總是東奔西跑,無法平息,若再加上生活遇到一些煩惱和不如的事,心靈就更加亂糟糟的,不是不想禱告,而是不知如何禱告。靈修師傅希爾頓教我們一種補救良方:「就是要把耶穌放在你的心思中,並且不要對它們發怒;不要留連在它們旁邊;只是想… 詳閱

堅持才是王道

啟示錄12:5–17 上回介紹了婦人和大紅龍出場,似乎這場是邪惡強權與上帝子民的戰爭。在形勢上,一個就快生的大肚婆,又怎能抵擋兇猛暴虐的大龍? 大龍在婦人旁邊虎視眈眈,等著要吞吃那嬰孩,因為牠知道那嬰孩就是將要接掌王權的真命天子,牠決定除之而後快。 那嬰孩令人聯想起詩2:9,亦即對彌賽亞君王1的描述。因此,「婦人」、「嬰孩」可以有雙重意義。2若嬰孩… 詳閱

教會的缺席時代─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談起

近日正值逃犯條例的修訂,看到大部分信徒或師生以自訂聯署方式去回應政府的修訂,筆者感到一陣暖意湧上心頭,更見建制陣形詞盡和被大部分市民放棄。可是在這個關鍵之時,教會們在那裡?繼續不方便回應?當筆者見到信徒自發聯署時(也有少部分教會發聲),顯出教會建制內的內憂外患,筆者認為大部分教會在人民最需要之時仍選擇缺席,引用潘霍華的名言;當社會… 詳閱

符號、記憶與遺忘

啟示錄12:1–4 這一章的異象與前文所表達的如出一轍,作者似乎嘗試以不同的圖畫,去描述教會正面臨艱難考驗,信徒群體又應如何解讀和面對邪惡強權壓迫的實況? 或許,作者正在提醒初期教會,尋回久違了的屬靈視覺。 這段經文出現的符號,與不少古代近東、希臘羅馬、猶太群體的神話故事相似,但不盡相同,卻符合街坊口味,帶來豐富的想像空間。例如「大紅龍」,… 詳閱

生活隨筆: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 詳閱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 詳閱

神只是提問者 — — 《孤單又燦爛的神 — 鬼怪》

對於韓劇的觀感是:中女的AV/FF劇、沒有深度、為愛情總是死去活來、必定充斥住無限淚水(男男女女如是)、不是有人死就是有人Cancer,務求煽情到最後榨乾你的眼淚…… 看美劇是有內涵的人,睇韓劇則是庸俗的港女。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有了這樣的印象。 第一套完整觀看的韓劇是2014年播出的〈來自星星的你〉,當年紅了個都教授,不少人還走去剪那個遮眉齊蔭的髮… 詳閱

壓迫下的空間牧養:從以馬忤斯路上的「神演技」說起…

壓迫之下,人心惶惶,指鹿為馬的事增多。虛偽虛假成為人人自保的日常。 漸漸,言語失落,人失去述說自身故事的能力。 漸漸,人迷失身分,忘記自己… 再沒有歷史,沒有意義,沒有使命… 只剩下,苟且偷生,行屍走肉… 救贖從哪裏開始切入受壓迫者的生命? 路加寫給羅馬帝國下的人一個他獨有的復活節敘事(路廿四13~35): 第一個復活節,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兩個灰…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