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文化

瀏覽分類

 

香港的苦難非關上帝、乃由人禍而生—我們還能感恩嗎?

天災難以預測、但人禍可避免—這也是為何香港市民會如此憤怒的原因。 由2019至2020,香港政府智障程度可謂每天刷新紀錄、令人大開眼界,逃犯條例與及後的反送中運動自不多言。資治通鑑所言「借古鑑今」、唔使耐,2003年就夠,但政府如今處理武漢肺炎手法,竟比當年還要慢、還要落後。對比其他國家防疫措施,香港身為國際都市,連北韓(甚至中國)也比不上、竟仍以… 詳閱

人若不懺悔,便不能進上帝的國

活在一個沒有懺悔的國度,對人民來說,生活就是災難。雖然懺悔一直不是香港政府的優良傳統,但卻是基督信仰的精神,我們可以說,人若不懺悔,便不能進上帝的國。能夠將基督信仰懺悔的精神表露無遺的著作,應該首推奧古斯丁所寫的《懺悔錄》。 懺悔在靈修神學的解釋不是單指一種情感上對罪的反應,乃包含著具體行為來回應這份悔罪之情,真誠的懺悔,情感與行動… 詳閱

分唔分色?不如面對現實?

近排參加了一場牧者分享會,談到有關面對堂會修補撕裂的問題,有專業輔導學者分享,也有台下討論。我相信講者也沒有把握講好這個talk,從言談之間,他自己身處的堂會亦處理不了這問題,但責任所在,他還是搬了好幾套群體/個體復和及相處理論出來,理論本身都好,相信讀過輔導的人都有點認知。總而言之,就係尊重別人,放低自己,學習聆聽,盡量去聽,放低自己… 詳閱

有關「分色牧養」的幾點思考

利申,我都是深黃到金既人,但以我個人而言,也不認同「分色牧養」。 「分色牧養」只會加劇「圍爐取暖」 「分色牧養」原意在於,不同階層有不同的牧養需要,「分色牧養」是最有效避免「同場打大交」的敏感。遺憾地,其實此只是「斬腳趾避沙虫」之舉。難道仲兼社交媒體不夠圍爐取暖嗎?連現實都要咁落去?說到底,所謂「分色牧養」,只是教會用更加迴避的方向… 詳閱

基督徒不能叫抗爭口號

轉眼已2020年,在2019年尾,筆者與初信主的父母一同讀完馬太福音,總算有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元旦之日,煽動了家父參與人生第一次遊行,等待遊行之際,我們幾個人在討論「基督徒叫口號」和「那些口號不應參與」。 回想與父母在閱讀馬太福音的過程,不難發現耶穌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一些對話,當中必讀到耶穌對他們一點也不客氣,面對信仰的扭曲,生活的不公義和… 詳閱

黎明與黑暗間的彌賽亞微光

梁天琦數年前的一句「黎明前的黑暗係至__黑暗」,成為不少抗爭者心中的精神支柱,勉勵他們在邁向成功前,狀況將每況愈下,壓迫將更為嚴苛。道理人所共知,但親身經驗的震撼卻遠超語言所能描述。二○一九,我們共同體會黑暗的暴虐是何等瘋狂,黎明來到的期盼遙遙無期。在告別這歷史性的一年,我們還能如何期待新一年的來臨? 聖誕是教會傳統重要的節期,為慶祝… 詳閱

感謝生命中那些能讓我們安心的小團體

談起團體,總令人聯想起小圈子。 小圈子,又令人聯想到欺凌。 以前返團契,傳道人除了和我們講解信仰,剩下的就是致力消弭每個小圈子。 年少的我曾以為小圈子就是惡的存在。 於是我們舉辦的活動總是盡量邀請所有人,或是避免讓某些人感覺被冷待。 可是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小圈子的情況總是一再出現。 去到後來,我都有點覺得講了五、六年同一個主題,不會… 詳閱

在不平安夜「納約自牖」 守護反送中弟兄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在剛過去的平安夜,我參加教會祈禱會。這次祈禱會跟往年的不同,沒有聖誕詩,只有泰澤詩歌﹔沒有燈光,只有燭光﹔沒有歡欣敬拜,只有沉重反思。 在反覆詠唱泰澤詩唱後,傳道人領禱﹕「我們常常以為信仰要與政治分離,祢卻因政治逼害而釘死在十字架……」 有會友在祈禱會中淌淚,邊唱詩邊想起反送中遇害者。而祈禱會結束後,手機… 詳閱

光明節與聖誕節:馬加比革命與耶穌的革命

當我們都在慶祝聖誕節時,或許沒有注意到,今年這段期間正好重疊猶太人的「光明節」(Hanukkah)。在這節日,猶太人一連八天(12月22-30日)紀念公元前二世紀的馬加比革命,是為猶太史上可歌可泣的抗爭事件。 根據歷史記載,當時猶太人被西流基王朝統治,在強橫的希臘化政策下,猶太文化被逐漸侵蝕。公元前167年,當時的皇帝安提阿古四世,率軍進入耶路撒冷褻瀆聖殿… 詳閱

【聖誕講章】如果你慶祝聖誕,伯利恆死去的嬰孩不會原諒你?(太一18-25)

四福音對耶穌降世的描述,相當不同。 馬可和約翰對耶穌降生從略,路加多用馬利亞的視角,也有不同角色穿插,而馬太則集中寫約瑟。而且,只有馬太記述了希律王因為不安而屠殺了伯利恆2歲以下的嬰孩。 過去半年,因著社會運動,多位抗爭者被捕、受傷、被強姦、被殺、棄屍,所以臨近聖誕,不少人在討論「我們是否應該慶祝聖誕」,原因是在他們仍然受苦的時候談「…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