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研讀

瀏覽分類

 

保羅要求基督徒講社會公義

Christopher Marshall 博士在新西蘭Auckland聖經學院教授新約課程。本文摘譯自他的文章Paul and Christian Social Responsibility。1 很多基督徒以為保羅這位歷史上最偉大的基督徒思想家根本沒有在書信中討論過社會公義的問題–他要麼把社會公義放在基督信仰的次要位置,要麼就是反對。這是對保羅的嚴重誤解,使當今的基督徒無法在社會生活中活出自己的信仰。… 保羅書信有三個重點… 詳閱

煽動

Nelson Lam
從不同的渠道上,均聽到煽動這個名詞,建制的朋友會說今天是外國勢力煽動年青人上街、佔路。是民主派的議員、黑社會人士、別有用心的人等煽動年青人衝擊。年青人、示威群眾、勇武派、和理非等人士,則說是林鄭、無限大的警權和威權無理制度煽動下的回應,不論如何,來到今天,我們都當心中自省/自責,禱告耶和華神,到底我又有否是煽動的一員?當社會長期發生… 詳閱

從反送中回顧聖經一則暴力衝突事件

過去一個月香港因為反送中條例71反送中人仕暴力爆玻璃和大鬧立法會……不少人以主聖淨聖殿的故事,提出耶穌也很暴力一説,似乎只要為正義的緣故,適當的暴力也有合理的時候。 若是這樣,如何解釋 612大型警民衝突?以及630某些撐警人仕對反送中者的施暴呢?他們也可以説為正義,為了社會重回穩定,所以暴力也是對的云云。 當然,在今日的法治社會無論是71衝… 詳閱

隨想 – 「奮銳黨的西門」

[註 – 本文並不鼓勵任何暴力抗爭,只是分享從經文的一些睇法。] 日前參加了7.1遊行,一路行都甚少叫口號、默默地行,只係偶爾睇下一齊行的朋友有沒有走散。心中思考緊那位名叫「奮銳黨的西門」既使徒。 在十二使徒名單中(太十2-4;可三16-19;路六14-16;在徒一13只記了一位)有兩個名字是有特別標注:一個是出賣主的「加略人猶大」,另一個是有相當濃厚政治味道的… 詳閱

潔淨聖殿與暴力問題

每逢香港發生一些政治上的暴力事件,基督徒之間似乎都會討論有關耶穌潔淨聖殿的問題。既然耶穌使用暴力,那麼我們能否都使用暴力?2016年筆者其實已寫過有關話題,有興趣可自行參閱。1 然而,最近由於年輕人佔領立法會,有關潔淨聖殿的討論似乎又再浮現。例如,高銘謙教授就轉載了自己在2015年寫的有關潔淨聖殿的文章。簡單來說,他的結論是:1) 經文的關注並非… 詳閱

指責與覺醒

Nelson Lam
和理非和勇武之爭,在討論區已有一段時間的討論,兩者是否互相排擠,又或可以有合作空間,當一個一個的討論,彷彿年青人比我們這班廢中更懂討論和明辨,相信絕大部份人都是和理非,但何解都會接受與勇武合作的想法呢?是人的本質變壞了,是我們都被暴力方式吸引。請記著當我們下判斷時,我們要問,是誰使人心改變?是誰先使用暴力?是誰迫人走至於此? 「猶大… 詳閱

在撕裂社會中作主門徒

2019/6/30 聖靈降臨後第三主日 (路加福音九章51~62節) 作門徒的準備 今主日的福音經課,路加福音九章51~62節,記載了兩件看似沒多大關連的事。有些聖經譯本給與兩段經文不同的標題。51~56節的標題是「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經文記載了耶穌差遣門徒往撒瑪利亞一個村莊,相信是為大家休息而作出安排。但村莊裏的人不肯接待他們。 第二段經文,標題是「跟從耶穌應有的… 詳閱

要贏,就要養生、要鬥長命:壓迫下的《傳道書》詮釋

時間、汗水、心力盡都獻上。暴政這惡獸卻似絲毫未動… 荒謬!亦只有荒謬才能形容當下的現實! 戰友被捕、朋友受創、密友崩潰、old seafood取笑攻擊,很多人卻彷彿如常,返工返學,吃喝玩樂…?! 真能一切如常?撫心自問,心裡正累積著複雜且沉重的情緒,一時之間,實在很難將它們逐一命名、紓解… 此時此刻,我該作些什麼?但這些真的有用嗎? 有時候,我們當… 詳閱

[信仰現場] 我們本該憂戚與共:耶利米書與集體懺悔

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水的泉源, 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 惟願在曠野有旅客的客棧,我好離開我的百姓而去; 因他們全都行姦淫,是行詭詐的一黨。 他們彎起舌頭像弓,為要說謊話; 他們在國中增長勢力,不是為誠信。 他們惡上加惡, 並不認識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利米書9:1–3) 總有些時候,哀傷與控訴彼此交織,難分難解。 就像這經文,既為無… 詳閱

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

話說,我上年寫用廣東話意譯《聖經》的專欄,今年7月會結集成書。說是結集,但其實接近重寫,因為本來的文章太短,不適合放在書上。書正在印刷廠趕工,感謝給我寫序言的忘年飯友孫寶玲牧師、《香港語文 — 聽陳蕾士嘅秘密》四位作者之一Edwin Lo、我自己教會的堂主任周力榮牧師,以及台前幕後給我打氣、幫助我處理各種事務的每一位。 書正進行特價預售(7月書…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