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哲人文

瀏覽分類

 

受難日的一個禱告

(Christ before Pilate, Mihály Munkácsy, 1881) 主耶穌, 你原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卻成為階下囚、受人押解,帶你到你不願去的地方; 你原是按真理審判全地的主,卻受人以謊言誣陷控告; 你原是尊貴榮耀的主,卻與強盜並列,被看作比殺人犯還不如; 你到自己的地方來,卻不被接納、遭人厭棄,被人輕看、誤解、敵視… 你「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害」(使徒信經),但我們要說… 詳閱

多特會議

Gerry Kwan
(一)抗辯派的結成 有關教義的爭論,並沒有因為亞米紐斯的逝世而結束。在此之後,46位荷蘭聯合省的牧者及神學家結為同一陣線,承繼亞米紐斯的神學路線。他們提出有關救恩、揀選和預定,命為《抗辯文》(Remonstrance)的神學宣言,因而後來被稱為「抗辯派」。直到多特會議後被放逐為止, Uitenbogaert及Simon Episcopius(1583-1643)是抗辯派的領袖,亦可能是《抗辯文》的主… 詳閱

將德國問題怪罪於希臘哲學和宗教改革:潘霍華是非理性的激進份子嗎?

余創豪 Chong Ho Yu chonghoyu@gmail.com 在二十世紀八零年代,香港基督教最熱門的討論話題是1997年香港回歸,當時最流行的基督教書籍之一是德國神學家潘霍華撰寫的【追隨基督】。潘霍華在二戰爆發前到了美國,但後來他選擇回到祖國,與同胞共渡時艱。潘霍華參加了反納粹黨的地下組織,甚至參與暗殺希特勒,不幸地他在1943年4月被捕,之後被關押在納粹集中營內將近兩年,1945… 詳閱

亞米紐斯生平與思想簡介

Gerry Kwan
(一)多特會議前荷蘭宗教改革背景 宗教改革運動約開始於主後1520年前後,從此宗教改革的思想開始在歐洲蔓延。在這之前,十四世紀的低地國家3 已有很多強烈的改革行動和先行者,4 為更正教改革運動的傳入作了預備。5 約於1520年,聖禮派(the Sacramentarians)將改革思想帶進荷蘭北部。他們重視教會的教令和教規,認為它們符合上帝的道。亞米紐斯深受這信仰傳統的影響… 詳閱

十六世紀末直至多特會議亞米紐斯主義的爭議 — 撮要及序言

Gerry Kwan
本系列修改自筆者2007年就讀神學時期的教會歷史功課,因為編幅很長,故分散作為一系列的文章推出。 亞米紐斯主義(Arminianism,或稱亞民念主義)和加爾文主義的爭論,是教會歷史,以致系統神學中的一個重要課題。或許自當年的爭論之後,神學發展已經一日千里,處理上帝在救恩上的預定論與個人意志兩者之矛盾和衝突,已經有很多新的理論和亮光。但筆者又或著名的神… 詳閱

人算什麼?聖經故事、蘇美爾傳說、希臘神話之差異

Chong Ho Yu 余創豪 人類具有神的形象 聖經【創世紀】說,人類是按照神的形象所創造的,並且上帝賦予人類管理動物和地球的權力與責任。聖經【詩篇】第八篇詩意地表達了人類的尊貴地位:「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裡的… 詳閱

身處框架外,才可思於框架外

Chong Ho Yu (Alex)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歐洲政府支持教會, 越來越少人上教堂 近日筆者參加了一個在荷蘭烏得勒支(Utrecht)舉行的宗教哲學會議,這是一次令我大開眼界的經歷,因為我能夠與許多來自歐洲各地的人交流。 我有機會跟一個丹麥的博士生討論歐洲基督教末落的問題,曾幾何時,歐洲是基督教的大本營,但在最近幾十年中,歐洲國家變得越來越世俗化,例如,在… 詳閱

神的病毒和防病毒軟件

Chong Ho Yu (Alex)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反間諜軟件就是間諜軟件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想說一個故事:很久以前我的電腦被間諜軟件(spyware)和廣告軟件(adware)感染,我瀏覽shareware.com,嘗試尋找一個去除間諜軟件的程式,終於我發現了一個免費軟件,於是下載並安裝它。原來,那反間諜軟件就是間諜軟件!安裝軟件後,網頁瀏覽器的主網頁,搜索引擎和其他許多配置都改變了… 詳閱

我讀卡爾•巴特

卡爾.巴特(Karl Barth)是瑞士改革宗神學家,被譽為廿世紀最偉大的神學家之一。他的巨著《教會教義學》(Kirchliche Dogmatik)長十三冊,逾六百萬字,正是「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令人望而生畏。但後來接觸巴持一些較「輕巧」的作品,才發覺他不亦不一定難懂;例如他的他的《教義學大綱》(Dogmatics in Outline)及《哥廷根教義學》(Göttingen Dogmatics), 都算是比較不難入… 詳閱

從歐洲的世俗化,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余創豪 Chong Ho Alex Yu chonghoyu@gmail.com 想像一下這種情況:你是一家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二十年前,你的跨國企業佔據了市場份額的八成,但是,現在你的市場佔有率下降到百分之二,你會怎麼辦呢?你會責怪消費者盲目,並繼續一成不變,還是會反省自己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呢? 「聖公會是不是天主教會?」 類似的事情已經發生在歐洲,基督教在西方文化深深植根了兩千多…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