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哲人文

瀏覽分類

 

徬徨在科學、神學、聖經與信仰之間

信仰的過程也有個轉折點,過了這個轉折點,他就能“以信求知”了。但這並不等於他的知識全備了,或他再沒有懷疑了。 如果認真追尋,會發現,基督教不是很容易了解的。它不斷地挑戰我們的自信、理性和價值觀。一些對基督教理念有好感的人,很可能會卡在“《創世記》不合科學”,“基督教的上帝是個專制的暴君”,“死人怎能複活?”等地方,卻步不前。如果又看… 詳閱

關於「奇妙的策士」

以賽亞書九章6節: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有人指出,Pele-yoetz這個中文翻譯為「奇妙策士」的希伯來文有個問題。Pele的意思不是形容詞奇妙,而是個名詞「奇蹟」或神蹟。Yoetz也不是一個名詞諮詢師或策士,乃是一個主動分詞「他在計劃」,這個字只有其被動分詞ya’otz才… 詳閱

爲什麼修道士要剪「河童裝」呢?

一個髮型,反映你的靈命。還記得中學初信主之時,不小心剪了一個七三分界的西裝頭,團契弟兄姊妹都稱它做「牧師頭」…… 中世紀的修道士也流行把自己的頭髮剃掉,對,就是電影中(或搞笑節目中)那個中間頭髮全剷掉的「人造地中海」,或「河童裝」。修道士這個削髮行動,其實真正名稱叫「剪髮禮」 (tonsure)。Tonsure 是拉丁文,取自其動詞 tondere,就是「剪掉… 詳閱

藉著陽光,我看見了一切— 回顧大師魯益師

魯益師逝世已經 50 年了,他作品的暢銷度和他的影響力仍然歷久不衰。 這中間固然有不少原因,也因著幾位有心人士在他去世後整理、出版他遺作的緣故(注 1 )。 “渴慕神”的約翰·派博牧師說,影響他一生最大有兩個人,其中之一就是魯益師。 2013 年“渴慕神”年會整個主題就是在紀念魯益師。 (注 2 ) 魯益師在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從事教學工作 29 年。 1942 年,當牛… 詳閱

淺評基督教經典:魯益斯的【完全基督教】

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chonghoyu@gmail.com 很多牧師都鼓勵基督徒勤讀聖經,我更進一步建議信徒去瀏覽兩千年教會歷史中的經典。如果一位中國人不知道誰是李白和李後主,那麼我們會說他的學校沒有搞好國民教育。同樣道理,我們應該認識到,除了聖經之外,基督教還有許多豐富的傳統,不過,我們應該以審慎的態度去閱讀這些基督教經典。 魯益斯的【完全基督教】(1952 /2009… 詳閱

人類會改變神創造的自然秩序嗎?

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chonghoyu@gmail.com 第一類和第二類錯誤 現今各方引用不同的科學證據來論證全球變暖或氣候變化是否真的發生,如果這是真的,這是自然週期還是人為現象。在這篇文章中,我會通過統計學的角度來看這問題:零假設和替代假設(Null and alternate hypotheses),第一類和第二類錯誤(Type I and Type II errors)。之後,我會反駁支持維持現狀的神學觀點。 在統計學中… 詳閱

系列總結

Gerry Kwan
在教會歷史裏,因著激進的高加爾文主義者的「宣傳」,亞米紐斯及亞米紐斯主義遭受到許多不公平的對待;然而這也不盡是高加爾文派的責任。在多特會議後,亞米紐斯主義向兩個方向發展:頭腦上的及真心的亞米紐斯主義。130 誠然亞米紐斯往後的發展的確如當初高加爾文主義者所宣稱,成為了伯拉糾式異端。但是按著本文的分析,的確需要對亞米紐斯及他早期的繼承… 詳閱

評多特會議的爭論

Gerry Kwan
為了集中討論和篇幅上的考慮,除了對多特會議的歷史發展作出評論之外,只評論會議中就贖罪論及救恩論的相關神學課題。 (一)歷史背景及發展評論 曾經有人聲稱「加爾文主義進來,亞米紐斯幾乎毀滅它,多特會議卻把它恢復過來」,但正如引用這說話的Bangs所認為,歷史並不是如此簡單。 97 在評論有關的歷史和發展之前,需要處理的問題乃是加爾文派的資料和亞米紐… 詳閱

受難日的一個禱告

(Christ before Pilate, Mihály Munkácsy, 1881) 主耶穌, 你原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卻成為階下囚、受人押解,帶你到你不願去的地方; 你原是按真理審判全地的主,卻受人以謊言誣陷控告; 你原是尊貴榮耀的主,卻與強盜並列,被看作比殺人犯還不如; 你到自己的地方來,卻不被接納、遭人厭棄,被人輕看、誤解、敵視… 你「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害」(使徒信經),但我們要說… 詳閱

多特會議

Gerry Kwan
(一)抗辯派的結成 有關教義的爭論,並沒有因為亞米紐斯的逝世而結束。在此之後,46位荷蘭聯合省的牧者及神學家結為同一陣線,承繼亞米紐斯的神學路線。他們提出有關救恩、揀選和預定,命為《抗辯文》(Remonstrance)的神學宣言,因而後來被稱為「抗辯派」。直到多特會議後被放逐為止, Uitenbogaert及Simon Episcopius(1583-1643)是抗辯派的領袖,亦可能是《抗辯文》的主…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