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哲人文

瀏覽分類

 

【舊事重題】《無痛失戀》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四、

兩個南轅北轍的人,由相遇致互生情愫,由愛情變成感情。由感情到被生活瑣事磨損耗乾,再成陌路。這是塵世中再平凡不過的故事。人生活得久了,總會留下不少遺憾。多少失去了的人棘痛着我們的心靈,多少挽救不了的事情不想回憶?可有想過能有一個新的開始?能放低沉重的過去,明天起床能忘記一切,重新活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其英文原名實在把這種心… 詳閱

佛系改革家

時代轉了,人的生活水平與知識提升了,信徒對社會的關注度提升,又加上海量的報告與分享論及流失青年,堂會希望以「改變」來回應眼前的問題。 「改變」一詞讓人期待,讓人憧憬,讓人興奮。新一代年輕有為,有熱誠有衝勁,當然就是恨不得來一場大型去舊迎新的改革;就是一眾已經「上岸」甚至「離岸」(即完全不問世事)的信徒,也會想起羅馬書:「心意更新而變… 詳閱

信仰使乜解,有feel就大哂!

「感覺先決」的信仰 暑期臨近,各大教會及福音機構都密鑼緊鼓地籌備夏令活動,各大營會、奮興會、佈道會、音樂會都如箭在弦,振奮人心的歷奇活動、感人肺腑的音樂和信息、畢生難忘的夜話和獨處、最是窩心的同儕互勉都是信徒夏日的印記。筆者投身青少年事工多年,從前線、策劃到後勤都沾手過,一幀又一幀的回憶總叫人難以忘懷,但這些年來最叫筆者唏噓的,就是… 詳閱

今天,我們仍要談中國神學麼?

宗文社的成立,源於60年前一群關心中國的西方傳教士與華人牧者的異象。60年來,宗文社一直在宗教與文化對話、中國神學與基督教研究及香港基督教研究上努力…… 60年後的今天,中國與香港的形勢,起了急劇的變化…… 今天,我們仍要談中國神學嗎? 日期:2018年5月5日(六) 地點:聖公會諸聖座堂一樓感恩堂(旺角白布街11號) 一. 神學圓桌:分享與交流 (下午2時至4… 詳閱

人・性iii:酷兒「釋」經 | 新書發佈會

「願你看見上主聖道與恩典的浩翰」- 環顧華文世界的神學書籍,有關 #酷兒神學 的書多以翻譯作品為主,迄今無一中文書籍,既同時著力書寫 #酷兒釋經角度,亦邀請 #性小眾基督徒 及 #具有酷兒意識的華語神學人,以 #第一身 撰寫來自 #華文社會處境 的 #釋經討論。 秉承《人・性》I & II 敢於衝破藩籬的精神,《人・性III:酷兒「釋」經》 將是 #華文世界第一本以酷兒… 詳閱

【舊事重題】《玩謝麥高維治》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三、

筆者從《慾望的謊容》同一性與愛情中簡介了傳統 Lockean 的 psychological theory 下以記憶為 personal identity,如何因經歷時間變幻而受的限制。而《死亡魔法》一文也指出了在 Derek Parfit 瞬間轉移的思考實驗中,舉出符合 Lockean 的 the sameness of a rational being 的條件下所產生分枝 branching 的難題。到上文《銃夢》中 Bernard William 的行刑實驗又否定了 John Locke 以記憶(精神)即 personal identit… 詳閱

「信得起」—信徒護教裝備課程系列:由智慧設計到耶穌復活

9位本地學者,連續7個周五晚,以天文學、生物學、物理學、哲學與神學,帶你漫遊智慧設計,再走過耶穌復活的奇妙旅程。不可多得,不容錯過。 主辦:教牧裝備學院CMC(沙田浸信會之附屬裝備事工單位) 協辦:智慧設計學會(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Intelligent Design)、香港基督教護教學中心(Hong Kong Centre for Christian Apologetics) 地點:沙田浸信會合一堂、佐敦德興街12號興富中… 詳閱

思道神學苑課程 『鑄人之禮:正教禮儀與靈命塑造』

正教會是宗徒傳承的教會,與天主教及新教被視為基督教三大支流。正教會歷史源遠流長,其崇拜仍保存著早期教會的精神面貌。聖經、聖傳、教義、靈命培育皆藉著禮儀得以傳承,是基督教的瑰寶。 一般新教徒欠缺機會與大公教會傳統及歷史溝通。本課程以初探形式讓新教弟兄姊妹經驗正教會崇拜禮儀,並由香港首位正教禮儀學者講解禮儀神學,探索正教會的豐厚傳承。教… 詳閱

辨識陰間與地獄

按照教會傳統,耶穌於受難日(星期五)死亡,第三日(主日)肉身復活,基督的靈魂於身體死亡後,這段時空去了哪處?一直以來,學者之間有不同見解;即或堅信聖經權威的教牧與信徒,對「耶穌降至陰間」也有相反意見與立場,神學詮釋差異,並不因此構成教義非正統即異端。筆者相信聖經有關天堂與地獄的信仰陳述,一直存有不少灰色地帶,可兼容不同觀點。 《使徒… 詳閱

福音派教會是否開倒車?如果查理士‧芬尼仍然活著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筆者曾經在其他文章中提及,自己對福音派領袖感到極之失望,一位在一所保守教會聚會的信徒甚至對我說,他不想自己和「福音派」這名字掛鉤。環顧四周的現況,現在大多數福音派領袖和信徒的理念實在令人感到難堪和尷尬,例如教會彌漫反智氣氛,容不下不同見解,漠視現代科學發現;盲目地支持共和黨的鷹派外事政策;死心塌地去支持人格卑劣…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