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哲人文

瀏覽分類

 

暴力問題懶人包

跟 2014 年不同,今年反送中抗爭裡就連教會內也多了很多人或明或暗地認同「不篤灰,不割蓆」原則,其意思至少包括,默許有人用暴力手法,即使自己不會同樣地抗爭,也會作出智慧判斷,避免譴責、割蓆、甚至出賣勇武抗爭者。然而,按我觀察,他們不似是在理論上想通了,而是因為受夠了政權的傲慢,更體諒巿民的怨氣,所以才有這取態。雖然這樣「貼地」是值得欣賞… 詳閱

從《雅利安條款》看《逃犯條例》修訂

1933年4月7日德國第三帝國通過《雅利安條款》(Aryan paragraph),其實是有關公務員服務修訂案,美其名為重建公職體系。條款修訂為要補塞漏洞,保持公務員的優貿服務,禁止任何有猶太血統的德國公民可以合資格投考做公職。這條修正案當時沒有引起社會太熱烈討論下就通過了。 不久,執政的納粹黨於4月25日將有關條款擴大至「教育條例」,即任何猶太血統,或非純正雅利安… 詳閱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 詳閱

我們是見證人 — 佔中九子被判刑後對身份的神學反思

對於佔中九子被檢控「串謀公眾妨擾」和「煽惑公眾妨擾」而被定罪和判刑,我們感到憤怒。除了因為煽惑公眾不是事實外(按李立峯教授調查,受訪者中只有 6.5% 響應佔中三子),從選擇檢控條例到定罪和判刑並沒有反映對公民抗命權利的肯定。查實,曾參與歷時 79 日的雨傘運動的我們應也應同樣要被檢控、定罪和判刑,但我們卻避過了,因為檢控者要找代表。佔中九子就… 詳閱

受難與復活之間

教會紀念復活節,一般將重點放在星期五的受難節和星期日的復活節上。星期六一般沒什麼特別活動,只呼籲信徒以安靜默想等候週日來臨。 但不知你有否想過:基督星期五死了,星期日才復活,那麼星期六在幹什麼呢?他在沉睡補眠嗎? 早期基督徒對此有很多豐富的想像。他們不認為基督在受難與復活之間沉睡了、靜默了。相反,基督很忙,他死後下到陰間大鬧一番,令… 詳閱

沉默是平庸之惡?

這時代容不下沉默。沉默代表冷漠、怯懦、盲目服從,是縱容罪惡與不公發生的幫兇,是那群只顧私利,討厭混亂,一手將這城推向崩塌的「港豬」。沉默是二十世紀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言的「平庸之惡」,理當受譴責。沉默的不正當,為發聲提供絕對的道德基礎,成為毋庸置疑的選擇。因此發聲作為一種姿態,是人應盡之義,總比沉默好。大家爭著群起發聲… 詳閱

含混・蒙混・胡混:回應管浩鳴和吳宗文以正視聽

本文源自建道神學院於2019年4月12日舉辦的「塑造香港教會前景會議」裏「香港教會面對當前政治環境,應當如何思考前景?」環節中,管浩鳴和吳宗文發表的言論。文章內容是基於建道神學院放上社交媒體的轉播片段。我把影片看了兩遍(有關單位在社交媒體表示因會議結束,故在本文寫成前一天把影片下架)。我希望在下文展述不同觀點,釐清事實和概念,一如管浩鳴在會… 詳閱

當香港民主崩分離析之時,香港人起度做緊乜野?

2019年4月9日,晚上9時。 在巴士中,加班工作完畢的我終於吃罷暖壺中的晚飯。從巴士上層遙望窗外,那維港滿天的繁星、一直在耀眼地閃爍著。 眼望如斯美景,我總帶有強烈的距離感;香港的繁華,從來不屬於自己。 「香港的繁華,從來不屬於自己」-這句說話出自於一個大學畢業、有兩個碩士、又有穩定工作的人之口,很諷刺對吧?如果這句說話連我都說得出口,我真想… 詳閱

存在的意義 — —《迷失藝術》

廿歲出頭時,我第一次聽這首歌,傳入耳中的是:「你說不想再走下去 試過想一覺死去……人是痛苦的……」 我聽歌是先聽旋律,後再留意歌詞的。 一首詞填得再好,旋律如果是災難都會讓人難受,還不如去欣賞詩更好。 可是一首曲再好聽,若沒有相配的詞,就像沒有靈魂的美女,庸俗而無法置於心頭。 而這首歌,是我聽過後會想要回頭找詞了解更多的一首歌。 人生很長…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