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

瀏覽分類

 

躁動到沉默:一個傾聽的神學省思

傾聽沉默是一個悖論(paradox)。傾聽與沉默仿佛是詞語錯配,傾聽的前提是聲音的存在,沉默又如何能被傾聽呢?傾聽與沉默有何關係?兩者都採取被動的姿態,自我的揚棄,成為主流的邊緣。為何要選擇傾聽而不發聲?我們又聽到甚麼?沉默是自願還是被迫?我們能傾聽沉默嗎? 唯有傾聽,才得出合適的言說與理解,呈現真實的他者。上主與人的關係始於傾聽,不是上主… 詳閱

「扶」教會的「貧」(教會社關再思)

教會所舉行的社關活動,日復日、年復年也是圍繞着關懷長者、扶貧等的活動。教牧不停呼籲別人報名,期待青少年能多參與,究竟新一代對這類活動興趣有多大?心裡是否有感動?這是筆者一直存疑和思考的問題。友人說導致社關活動出現如斯單一化的現象,是因為教會想像力欠奉所致。有見於此,筆者現嘗試以冷門的社關活動「探訪遺棄動物中心」為想像之例,指出坊間… 詳閱

為街坊代禱的想像練習

「落土」小組早前辦了「落土重建社關大使」課程,作為成員之一,我也與一班弟兄姊妹一起洗樓探訪街坊。沿著暗黑偶有蟑螂的唐樓樓梯,走到八樓天台屋,應門的是一個包著頭的棕色膚色男子,長鬍子上展現闊大的笑容。他堅持找來椅子讓我們每個人坐下,圍在那狹小房間。四面都貼滿各種彩色海報紙,用來勉強防止漏水。他讓我們看他尋求庇護的文件,原來他來港是因… 詳閱

半數青少年曾上教會

許家欣(伯特利神學院柏祺城市轉化中心城市事工研究主任)在時壇發表文章討論香港有幾多基督徒。給出了三個數字: 1. 香港新聞處每年出版之《香港年報》2,3在2016年估算香港約有884,000人信奉基督(以2016年人口約733萬人計,約佔12%),包括約500,000名基督徒(約6.8%)及約384,000名已受洗天主教教友(約5.2%),當中包括 166,000 菲律賓人。 2. 教會更新運用(2014):香港有1,287間… 詳閱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下)

現代醫學昌明,雖然愛滋病仍未能完全根治,但在藥物的控制下,感染者的身體狀況和壽命能夠與一般人無異,而Duncan的身體狀況也在醫院中慢慢回復過來,心理醫生也證實他的抑鬱症已經完全康復了。以前的他執意追求無盡的財富,覺得自己所擁有的錢財就是一切,所以在失去一切後便受到極大打擊而患上抑鬱症,現在曾出死入生的他發現錢財對他來說已不是以前那樣的重…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上)

近年,臺灣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討論鬧得熱哄哄,那種勢不兩立的劍拔弩張局面尤其在基督徒與同性戀者群體之間見到,但其實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陣營中,中間卻存在著不少身份重疊的朋友,他們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基督徒,而這篇文章的主角張原境正是一名同性戀基督徒,他更是在同性婚姻最被激烈辯論的日子裡相信耶穌的,他的經歷到底是怎樣呢?讓我們一起去看他的生命… 詳閱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下) —— 去除標籤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續上篇)電影《一念無明》上映後,更多人討論,能不能讓精神病人融入社區,而非隔絕在院舍。那麼,如果可以在一個小社區裡,與幾十個像戲中余文樂飾演的康復者,加上十幾廿個曾志… 詳閱

所見所聞是否學術研究?淺評邢福增與梁燕城之爭論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邢梁之辯 最近,因著對中國教會現況抱著不同的見解,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和加拿大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長梁燕城展開了激烈的爭論。坦白說,筆者對中國教會所知甚少,我完全沒有資格去評論兩者的內容。不過,筆者的研究課題之一和在大學教授的課程之一是研究方法,也許我可以就著兩人討論的學術方法提供一點愚見。 邢福增質問… 詳閱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上)—— 軟弱的奇蹟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清晨七時,一群人在操場圍著圈,有老有少,有的手持拐杖,有的戴著口罩,有的坐輪椅,都手牽著手。一頭夾雜棕色黑色的狗走到圈的中間,當大家唱完「讓讚美之泉流入每個人的心田」,… 詳閱

上帝的情緒勒索

不知道大家是以怎樣的標準去看待自己的信仰生活呢?我很常聽到的標準是有牧者導師會認為教會生活即是信仰生活,因為他們認為教會就是信徒所屬的信仰群體,所以要評定一個信徒的信仰生活是好的,他就需要經常參與教會的禮拜和團契小組,不然他就是「好極有限」的信徒。可是,若無視信徒正在面對的處境而只用統一的標準來評價他們,這又何嘗不是苛刻的要求,甚…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