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

瀏覽分類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 詳閱

壓迫下的空間牧養:從以馬忤斯路上的「神演技」說起…

壓迫之下,人心惶惶,指鹿為馬的事增多。虛偽虛假成為人人自保的日常。 漸漸,言語失落,人失去述說自身故事的能力。 漸漸,人迷失身分,忘記自己… 再沒有歷史,沒有意義,沒有使命… 只剩下,苟且偷生,行屍走肉… 救贖從哪裏開始切入受壓迫者的生命? 路加寫給羅馬帝國下的人一個他獨有的復活節敘事(路廿四13~35): 第一個復活節,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兩個灰… 詳閱

帝國逃犯與希伯來人起源

自古以來,「逃犯」都令政權頭痛、甚至不安… 研究古代近東的歷史學者Mario Liverani 認為,青銅時代晚期(Late Bronze Age),巴勒斯坦一帶社會經濟不景,引發鄉郊人口嚴重債務。當時的君主以及管治階級並無從善如流,妥善處理這些自由農民的經濟困境,不少人因此喪失土地、賣妻賣兒,最終因無力還債,欠債者自己也淪為奴隸。當中不甘終生為奴的,只有選擇逃亡。1 欠債… 詳閱

路加在復活節「補飛」 - 批判帝國的「隱藏文本」

上回說到耶穌在十架上的死,在路加的詮釋當中,可被理解為:福音對羅馬帝國的政治批判。(見〈帝國叛徒?批判帝國? - 路加如何詮釋耶穌在帝國制度下的死〉 那路加又如何詮釋耶穌的復活? 《路加福音》有以下關於首個復活節的片段: 5 …那兩個人就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6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當記念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7說:… 詳閱

沉默是平庸之惡?

這時代容不下沉默。沉默代表冷漠、怯懦、盲目服從,是縱容罪惡與不公發生的幫兇,是那群只顧私利,討厭混亂,一手將這城推向崩塌的「港豬」。沉默是二十世紀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言的「平庸之惡」,理當受譴責。沉默的不正當,為發聲提供絕對的道德基礎,成為毋庸置疑的選擇。因此發聲作為一種姿態,是人應盡之義,總比沉默好。大家爭著群起發聲… 詳閱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二)青春的哀號

“Twenty-seven counting on the moon again, It’s proven that there’s nothing there. but me and my enchanting fence.” 趁著廿七歲生日,再聽盧凱彤的Twenty-seven,忍住不捨不忍她離世的心情。那是幾年前《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電影主題曲。MV用航拍鏡頭,在陰沉天色之下,緩緩的在石屎森林建築之上滑過。小調的旋律,有點迷幻的回音,幾分頹靡的腔調,好像令人旋轉舞… 詳閱

隱藏文本理論

面對壓逼,我們會如何回應?最原始的反應可能是fight or flight,「不是打,就是走」1。 但若我們既不夠別人打也不能夠走,我們又可如何呢?面對現實,「若打不過他們,就跟着大隊走吧」(If you can’t beat ‘em, join ‘em)?抑或還有其他抗衡模式? 《聖經》當中有不少謎團。例如,在眾多先知書對壓迫者的聲討當中,為何《以西結書》出奇地,對那使猶大人國破家亡的巴比… 詳閱

聖經作為帝國壓迫處境下的回應

#同場推介卓遊 https://www.facebook.com/440063412732234/posts/1359353290803237?sfns=mo 《聖經》背後的寫作社群與《聖經》前面的香港社會,特別是後雨傘處境下的香港社會,有何共通之處?《舊約》背後的寫作社群與《新約》背後的寫作社群,又有何相似的大環境? 上文說到自四年前雨傘之後,我腦中常迴蕩著一句話:「信息枯竭乃謝幕徵兆」1。我不肯定自己是否受了什麼嚴重心理創傷2… 詳閱

作為後雨傘香港的聖經讀者

雨傘革命/運動已然過去,她卻又實在以另一些方式存活著… 這場社會運動過後,不少人重回所謂「正常生活」,但亦有不少人意識到:生活從此不一樣。自己四年前也一同經歷這場運動。當中一個深刻感受是:世界變! 作為一個傳道者,我驚覺過往所理解的福音、所傳的道,忽然有一種not applicable(不適用)的感覺。那段日子,腦際間常迴蕩著已故神學家楊牧谷的一句話:…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