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

瀏覽分類

 

幽谷中的禱告:反修例運動中的詩篇默想(9/14)

關於這一系列文章的缘起和目的,請參考系列的序言。 詩篇83 (和合本修訂版) 亞薩的詩歌。 求主敗敵 83  神啊,求你不要靜默! 神啊,求你不要閉口,不要不作聲! 2 因為你的仇敵喧嚷, 恨你的抬起頭來。 3 他們同謀奸詐要害你的百姓, 彼此商議要害你所保護的人。 4 他們說:「來吧,我們將他們除滅, 使他們不再成國! 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記念!」 5 他們同心商… 詳閱

勇武光復沙田馬場?我很憂心

  數天前收到一張有關光復沙田馬場的文宣照片,憂心不已,幸而距離馬季開鑼日尚有一段日子,讓筆者先行處理另一些拖欠別人已久的事宜,然後才再嘗試跟各位說之以理。   筆者完全明白,沙田馬場是香港「馬照跑,舞照跳」的象徵,如果勇武抗爭者成功阻止賽事進行,那便可親手戳穿歌舞升平的假象。另外,不滿馬季賽期過於頻密,令員工疲於奔命、反對金錢賭博… 詳閱

港府徹查元朗恐襲案與否,示威者與平民百姓也可以是輸家

  約兩年半前,香港發生港鐵縱火案事件,惹來恐襲的疑雲。當時筆者在一些網媒發表文章釐清指,雖然施襲者發動了無差別攻擊,但由於他行兇時沒特定的政治或宗教目的,所以他的行為算不上是恐襲。   不過,在7月21日的元朗傷人案中,情況則迥然不同。正如沈旭暉和梁啟智等人指出,施襲者的行兇手法和動機與學術上的恐襲定義完全相符(問題只剩下「這宗案件究… 詳閱

魔鬼在細節上的軟性維穩 回應沈旭暉《後物質少年時代,他們激進嗎?》一文

讀畢沈旭暉在近日網上及信報刊登的文章《後物質少年時代:他們激進嗎?》,對其漠視香港制度壓迫傾斜,以所謂「後物質世代」籠統地把現實苦難淡化為理念之爭,不敢苟同。為免讀者被文中賣弄的多個例子和概念蒙蔽,以致被轉移視線而不自知。筆者決定指出當中的概念被偷換之處,以正視聽: 回例子一、首先反共反送中不是意識形態之爭,這不是甚麼後物質理念的追… 詳閱

【建築的亂與序】建築的奇點 三、

為何原始栅屋成為解開建築奇點的關鍵?不是因為這定義了何謂建築這問題,即再簡陋的興建形式,不能當作建築。而是原始栅屋為我們帶來建築的原初目的就是如上文 Karsten 的說法,是人性與神性兩者的橋樑。這算是一個概括的描述,因他所引用 Rykwert 的論述,所帶出的是一個根本的建築反思。人在現世平凡的生活中,潛藏的根本渴求是重返墮落前的狀態。 在 Rykwert 文中,… 詳閱

給主內同道的香港政治101

Morguefile.com “If we know only our own side of the argument, we hardly know even that; it becomes stale, soon learned only by rote, untested, a pallid and lifeless truth.”  - Carl Sagan 「政治」是一個嚴肅而艱深的課題,對於筆者而言更是,因為筆者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求學時期沒有選修過、甚至曾經有過政治冷感和抱持基要式的政教分離。筆者討厭政治,單純是因為它「非科學」:許多的宣稱、政策、承諾,以… 詳閱

何謂採取適當武力?反送中示威下的警民衝突案例分析

  近大半個月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不但爆發連串警民衝突,而且有個別抗爭者選擇以死明志,引起坊間討論何謂符合比例原則的抗爭行動。其實,縱然示威和警民衝突不是正規的戰爭,但我們亦可借助學術界對正義戰爭理論的爭辯來加深對相關爭議的理解。   在倫理學上,使用武力的門檻必然比非暴力抗爭的高出一截。不過,哲學家約翰·羅爾斯便曾強調,他的非… 詳閱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 詳閱

壓迫下的空間牧養:從以馬忤斯路上的「神演技」說起…

壓迫之下,人心惶惶,指鹿為馬的事增多。虛偽虛假成為人人自保的日常。 漸漸,言語失落,人失去述說自身故事的能力。 漸漸,人迷失身分,忘記自己… 再沒有歷史,沒有意義,沒有使命… 只剩下,苟且偷生,行屍走肉… 救贖從哪裏開始切入受壓迫者的生命? 路加寫給羅馬帝國下的人一個他獨有的復活節敘事(路廿四13~35): 第一個復活節,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兩個灰…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