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瀏覽分類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2)

Gordon Wong
上一篇文章,我用西蒙的「界限理性」理論,解釋了為什麼即使消費者未能掌握全部數據,不能確定那一間是黃店,「黃色經濟圈」仍然可以運作。現在,我會討論另一個命題:黃店背後一樣要從藍色經濟中得到供應,所以不會成功。 這偽命題其實只是邏輯學上的一個常見謬誤:「假兩難推理 The False Dilemma Fallacy」。「假兩難推理」是用來反對任何政策最常見的論點。一個大… 詳閱

勇敢面對、免於恐懼

台灣學者何明修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為甚麼要佔領街頭?從太陽花、雨傘,到反送中運動》,這是他在一年前出版的《Challenging Beijing’s Mandate of Heaven: Taiwan’s Sunflower Movement and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的中文修訂版:從分析台灣太陽花學運和香港的遮打革命開始,同時增補了作者對於仍在進行中的香港反修例運動論述。 害怕失去更重要的東西 我還未看完此書,但是此… 詳閱

不要再熱衷於捉鬼了,好嗎?

這篇文章是想勸所有和理非的基督徒朋友不要再「捉鬼」的,不論你是在現場還是在網絡上捉過鬼,我也勸你從這一刻開始不要再「捉鬼」。 我還記得在抗爭早期一點還有很多大型遊行的時候,當有一次抗爭行動在進行時,有一張相片同時在和理非之間瘋傳,照片拍到一位黑衣人身上有一張粉紅色的貼紙,照片的文字描述指凡是在遊行中身上有粉紅色貼紙的黑衣人就是警察派… 詳閱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1)

Gordon Wong
近日,「黃色經濟圈」這概念得到各方的高度注意。從建制/親建制派的反應中,可以見到他們對這運動非常擔心。他們的論點,大部分都不值一哂,例如可能違反反歧視法(「黃色經濟圈」是消費者的選擇,喜歡幫趁誰就幫趁誰,去永安不去裕華就是歧視?);違反「經濟理性」對最大利益的追求(「經濟理性」追求的是「最大滿足 maximize utility」,而不是「最大經濟回報」… 詳閱

感謝生命中那些能讓我們安心的小團體

談起團體,總令人聯想起小圈子。 小圈子,又令人聯想到欺凌。 以前返團契,傳道人除了和我們講解信仰,剩下的就是致力消弭每個小圈子。 年少的我曾以為小圈子就是惡的存在。 於是我們舉辦的活動總是盡量邀請所有人,或是避免讓某些人感覺被冷待。 可是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小圈子的情況總是一再出現。 去到後來,我都有點覺得講了五、六年同一個主題,不會… 詳閱

以感恩、信心、盼望和關懷,踏進新的一年

2019/12/31 除夕年更崇拜 2014年的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在任時除夕年更崇拜中講道。轉眼便五年了。5年前,剛剛是雨傘運動的結束,大家以為可以回復平靜的生活。但當時,我已感覺到,不會是這麼容易和簡單,因為在一個開放和有國際地位的城市,一個合理的民主訴求,沒有得到回應,抗爭只會再來,只是不知是在甚麼時候再發生。 只是5年的時間,藉着一個修例的事件,便引… 詳閱

民主與民生是不可兼得的魚與熊掌嗎?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虛假二分法 筆者常聽到以下流行的說法:滿足人民的温飽才是政府的首要任務,在發展民生、維持社會穩定和發展民主、自由、人權、法制之間,前者較後者重要,故此,有時候有必要犧牲後者而成就前者。其實,這正是哲學家所說的「虛假困境」(false dilemma)或「虛假二分法」(false dichotomy),意思是將兩樣原本可以兼容的東西說成只可兩者取其一… 詳閱

在不平安夜「納約自牖」 守護反送中弟兄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在剛過去的平安夜,我參加教會祈禱會。這次祈禱會跟往年的不同,沒有聖誕詩,只有泰澤詩歌﹔沒有燈光,只有燭光﹔沒有歡欣敬拜,只有沉重反思。 在反覆詠唱泰澤詩唱後,傳道人領禱﹕「我們常常以為信仰要與政治分離,祢卻因政治逼害而釘死在十字架……」 有會友在祈禱會中淌淚,邊唱詩邊想起反送中遇害者。而祈禱會結束後,手機… 詳閱

「反送中」的意識形態戰爭(四)-教會是否應該反對抗爭中的武力使用?

很多教會都聲稱站在真理立場必須堅持非暴力原則,任何暴力都不可接受,要以善勝惡。這真的是「真理立場」嗎… 詳閱

【我們是一群前異性戀者】聲明

我們是一群勇於站出來見證上帝的愛的前異性戀者,我們希望透過此聲明讓社會大眾更能看見前異性戀群體,並呼籲政府保障我們選擇成為前異性戀者的各項權益。 我們從現時的科學研究裡得知,科學家並沒有在人體內找到所謂的「異性戀基因」,因此我們相信異性戀並非先天就形成,而是一種被教導、被說服而成的人類生活模式,異性戀生活模式是一種被某些政客和社運團…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