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瀏覽分類

 

「鬼入豬群」2019香港版

他們渡到海的對岸,到格拉森人的地區。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污靈附身的人從墳墓迎著他走來。那人常住在墳墓裏,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被他掙斷,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墓裏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打自己。他遠遠看見耶穌,就跑過來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 詳閱

受打傷的市民

好撒瑪利亞人精神的香港人 我相信大家都聽過「好撒瑪利亞人比喻」。(路十25-37)耶穌問:「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他是動了慈心和悲心,並以此克服冷漠和功利思維,甚至不惜跨越法律和宗教限制的人。然而,耶穌的比喻是發生在衝突後,不是在衝突中。那麼,一個在衝突中的好撒瑪利亞人會有甚麼反映?或一個好撒瑪利亞人會在衝突中在場嗎?這問題… 詳閱

市民合力制服冒警罪犯,何罪之有?

我還記得在小時候看《警訊》時,余sir告訴電視觀眾分辨真正警察的方法,就是看在他的身上有否掛上委任證。按余sir所言,便衣警察在執勤時必需在其身上展示委任證,軍裝警察則不用經常展示委任證,卻需在市民提出要求時出示其委任證,因此當市民遇上自稱警務人員的人士時,可要求他出示委任證以辨別其身份的真偽。 在星期日沙田的遊行中出現多名沒有配戴委任證,… 詳閱

從「反送中」警民衝突看教牧的張力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二零一四年兩傘運動,有人佔領街道,以違法達義的方式訴求不經篩選的普選。教會群體中,負責維護法紀的基督徒警務人員與主張公民抗命的基督徒抗爭者在如何以合符基督信仰的方法守護社會公義,有了頗對立的觀點。二零一九年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激化了五年前未解除的分歧。 逃犯條例爭議未冒現之前,基督徒警員與基督徒抗爭者,可能同屬… 詳閱

委內瑞拉政局為香港帶來的啟示

【文:楊庭輝、歐陽兆軒*】   今年年初,馬杜羅險勝委內瑞拉總統選舉,但由於他治下的委內瑞拉出現惡性通貨膨脹,民不聊生的問題,所以反對派動員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選舉結果無效得到一呼萬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在2月自行宣誓為臨時總統更迅速獲得逾60個國家的支持。   不過,往後的事態發展出現了膠着的狀況。縱然反對派多番組織罷工向馬杜羅政權施壓1,委內… 詳閱

基督徒對社會運動的反思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逃犯條例》引起軒然大波,相信大家歷歷在目,我想就基督徒和社會運動有幾點反思。 談起政治或社運,有兩點難處:一、政治難有絕對的對與錯,很難說某一方是完全正確;另一方面政治又相當煽情,所以爭論不下。如果說每當談到政治,便要馬上禱告留在聖靈裡,大家必深感「離地」,不過我盼望我們在討論政治時,至少能理性、冷靜地看待… 詳閱

集中焦點,譴責麻木不仁的政權

「我平安回家了,請放心!」這是昨晚對關心我的人可以講的惟一一句說話。 無法入睡,但太累了,需要躺在床上。早上(其實已是中午了),起床,寫下昨天所發生的事。 早上在一所教會講道後,便前往大圍參加遊行,目的只是支持市民的訴求,撤回惡法、獨立調查和真普選。2點多鐘左右到達出發地點,但人太多,差不多等了大半個小時才能出發。 遊行途中,遇到不少長… 詳閱

「沒有敵人」、「和理非非」是基督教的教導嗎?

兩年前的舊文,因為今日的情況,修改後再發表 面對暴力強權,基督徒應怎樣做?現在有不少信徒還在宣傳「非暴力」,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成為了他們的新「屬靈定律」。這是和理非非派曲解聖經。也不能否定當中有隱藏的假信徒、真維穩人士。 (非「暴力」是個語言陷阱,任何人都應反暴力,但是「暴力」不等於「武力」或者「force」。Force 是個最好的概念,因為不… 詳閱

士師記之【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我一向贊成「聖經為我服務原則 #曲」,只要不曲解聖經。 面對而家嘅香港,我強烈諗起士師記,我相信很多人會讚揚士師係英雄,近年好一啲,開始學會睇下士師的陰暗面,正如大衛是個滿手鮮血,好色殺人的英雄。至少,用今日的語言,我未聽過有人話佢哋係暴徒。 在士師時代,係人都知暴政當道,正如出埃及記的法老,代表著欺壓人民的不義政權。我相信在當時代,… 詳閱

親愛的梁凌杰,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我們都很想念你

親愛的梁凌杰,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我們都很想念你。 在你離開了的這個月,香港繼續發生很多大事,有令人難過和悲憤的,亦有讓人感動落淚的。6月16日在你跳下來的隔天,香港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多人參與的遊行:有超過200萬人都走到街頭上,向政府表達你在橫額上寫下的四個訴求,當天的維多利亞公園和港島街頭上都塞滿了黑衣人,遊行隊尾甚至伸延至北角那邊,我相…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