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記一次典型的教會活動

事先聲明,並不是針對任何人,或任何個別事件,只是近年參與教會的活動時,為意到某些奇怪的現像,想分享一下。我發現教會的活動,往往混合了很多不同的想法,每一個活動背後總會帶著很多目的,而目的與活動本身很多時又風馬牛不相及,令我經常有被騙的感覺。 舉一次沙灘活動為例,事前宣傳時強調目的地如何水清沙幼、藍天白雲、椰林樹影。到出發當天,因為遷… 詳閱

五個安靜的理由

Five Biblical Reasons to be Silent 1. Obedience Simply put, you can’t obey if you are not silent to listen. This is true on a physical level, but also a spiritual one. Scripture symbolically links our hearts with what comes out of our mouths (Mt. 12:34; Lk. 6:45). To exten… 詳閱

尋找他鄉的故事 – 以色列

 “自古以來,中國人就相信,幸福就是頭上有片瓦,腳下有塊土地,身在家鄉,然後開枝散葉。非不得而,才會離鄉別井,才會漂泊半生。” (尋找他鄉的故事) 有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此言不虛。講的當然不是象徵中國資本主義征服全世界的土豪遊客,而是我們在強國夢中看不到的點點辛酸。筆者在以色列最大城市特拉維夫附近,有機會探訪一班中國民工,… 詳閱

懷念我們的陸清華牧師

那一天下午收到余德林博士的訊息,陸清華牧師離去了。頓時心中一絲傷感。 昨晚出席了陸牧師的追思會,只想安安靜靜地聆聽那些關於他的生平事故。但不知怎麼昨天一整晚卻睡不著,於是腦海中回憶著那些年與陸牧師的相遇。 第一次與陸牧師的相遇,是在念大學的時候。那一年,因為參加一個大專營會而認識這位優雅和可親的年長牧師。 第二次與陸牧師的相遇,是在智… 詳閱

福樂神學院榮休院長 Mouw 談中國的新興消費主義

The Justin Bieber t-shirt, however, went a significant step further. It struck me as a sign of a new social reality in China. A month or so before that visit to China, I had attended a lecture by someone who studies the fashion industry. She observed that a few decade… 詳閱

保羅夢遊記 — 累壞了的寶血天使 An Exhausted Blood Angel

Pastor Paul Mok
English 我做了一個夢: 在遠方的一個國度裏有一個傳說: 當有一個人向上帝認罪悔改時,就會有一位寶血天使來把耶穌的寶血灑在其身上,然後,他/她的罪就會得到潔凈。 最近,寶血天使朗朗恩工作過勞而病倒了, 今天,菜鳥天使靈靈來探訪他。 靈靈:[朗朗,你沒事吧! 看你病成這個樣子,你為甚麼會累壞了的? 難道最近我們這城市的信徒犯罪率暴升得超利害嗎? 朗朗有氣沒力… 詳閱

〈我絆倒了你嗎?還是……〉

在眾多屬於基督教的指控中,我覺得最恐怖的罪狀莫過於「你有無諗過咁做會絆倒弟兄姊妹?」絆倒有幾嚴重?可以參考一處聖經:馬太福音十八1-11。總之係好嚴重好嚴重,要斬手又斬腳的:P 自己跌倒還可以豪氣地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我願意承擔!」但令其他人跌倒?這重擔豈是我能擔當?於是我一直警惕自己,盡量小心言行。 但還是會有很多「有心人」跳出來對我說… 詳閱

買樓迷思(4) 絕望的香港人

“話你乜乜怕你嬲”的原創人,最近出了新歌”這世界太荒謬”. 道盡今時今日香港未上車的朋友買唔到樓既慘況.   點解上唔到車會咁慘呢?   想當年我地祖父母輩偷渡來港,男的做鬼叫你窮頂硬上既苦力,女的跟住寶珠姐做工廠妹 or 在家”臭”大班仔女…. 全家大細住鐵皮屋就是租個房仔一家十口塞在一處,似乎又冇咁大怨氣喎!   依家我地… 詳閱

婦女節旺角小景

下午心情差,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走動。 其中一段時間看了許久青春少艾受聘於相機公司作模特任人拍攝,還笑臉迎人。看了許久,真的好美麗。一些男人四萬咁口不停拍攝靚女,還合照。我站著不動,没有拍攝,因一生尊重女性,我趁機拍的話,覺得屈辱了她。 生活艱難啊…… 生活迫人 ….. 2015.3.8 婦女節一… 詳閱

迷失在香港

昨晚和朋友去一個聚會的地方,未去過。朋友傳給我的位址圖不清楚。目的地是5號,找到那條街,找到1-3號,因工業區每大廈隔較長距離,為免白行,就問站在路邊年約三十男子啦,他想了兩秒,說是要過馬路的左面。就信啦,去到,迷失了,不是,都不知去了那條街咁,不同名既?問路過一位廿多歲女性,似放工,急急腳。她舉手指向我們入來的地鐵站口大街方向,說是大…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