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腳下,是以馬忤斯之塵埃

前言:五月初,剛參加完一個「以馬忤斯路上」為主題的退修會,認識了許多新朋友,大會之安排是每天五堂講道,十分「變態」,劫後餘生回到家,郵局剛寄來五本譚沛泉的新書(他三月辭世了),一翻開,其中一章就是一吋一吋地揣摩這幾小時發生的事,生命委實充滿不可言喻,祇可意會的巧合,也許,這就是舊約路得記的變奏,在偌大的禾場,孤苦無依的路得,偏偏就… 詳閱

為什麼基督徒需要學習承受沉悶

我們社會已進入所謂的資訊革命時代。這個以資訊創意和社群媒體為導向的知識型社會,已深深影響我們日常的生活方式。簡單的例子,我們老一輩的父母肯定難以明白我們當今的生活模式:電腦可以同時間打開幾個視窗,同時間做不同的事情,與不同的人聊天,還要應付手上的手機,又使用Facebook, Whatsapp, Instagram, WeChat。 那天的教會青少年事工領導分享會,聽到主講人分享… 詳閱

母親節不快樂,可以嗎?

「母親節快樂!」對於正與家人共聚慶祝的人,無疑是錦上添花。但那些子女不在身邊、母親不在身邊、子女的母親不在身邊(父兼母職的單親爸爸),這句「祝福」的說話,他們聽在耳中,不知會是甚麼感受?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朋友留言,說:「原來我還是怕母親節……」母親離開了十年,但每每想起還是不捨,還會心痛。猶有甚者,看過有章寫,有人返教會,每年到母親… 詳閱

身穿紫袍的財主

臉書有一功能,可以將你的一年前登上去的文章再次展現在你面前,問你:「你想再share一次嗎?」 過去十二個月,香港整體形勢變得更暗晦難明,林鄭七月會上台,鄺主教之政治立場及身型俱不動如山,主流教會之信仰論述因循,青山依舊。 昨天因為白事我碰番一些舊人,播道會天泉堂八十週年堂慶千辛萬苦請回來的講員是梁家麟及蘇穎智,我大概祗係會去聚餐,道不用聽… 詳閱

由堂會牧養到重返職場

馬保羅
做了二十幾年傳道、牧師,我在2015年3月請辭了啟田浸信會主任牧師之職,面對前面工作的路向,當時心中有兩方面的感動,一方面是支援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參與這個聯繫了四十多間堂會的網絡有關信徒培訓、牧者支援和推動堂會文化更新的聯合事工,另一方面的感動,就是重新回到社區和職場中,嘗試更多體會香港人在工作中的掙扎和各方面的張力。 因此,由2015年夏… 詳閱

是日課堂筆記與反思

今天上的是中國文學賞析課,老師用了一段時間解釋「色情小說」和「情色小說」的分別。 及後,他引導我們進入一連串的討論。 *** (一) 「Sex」與「Gender」的中文都是「性別」,但在字義上是有分別的。 「Sex」,是指生理上、從醫學角度出發的區別。這點很容易明白,有男性生殖器官就是男性,有女性生殖器官就是女性。(當然世界上的確有些人的身體是難以分辨… 詳閱

「思索、尋找、出路」──思道平台活動後感

參加了好幾次思道平台的活動後,察覺一個得特別的現象:到場的信徒經歷和想法,對教會的見解及批評,非常雷同。過往我在教會談及教會內種種現象時,總會有人回答「唔係個個好似你咁諗」,但當我慢慢從堂會中淡出,更多參與多界的活動時,卻發現另一個世界。 剛剛去完思道平台最新的活動「思索、尋找、出路」,當中有一個很主流的意見是,教會現存的部份問題,… 詳閱

眼淚並未被冷漠抹乾

帶左班同學仔去拾荒體驗,代入長者工作嘅處境,有一組嘅經歷特別深刻,活動後俾同學仔分享番啲感受,佢地講番俾我聽,頭先喺執紙皮過程佢地遇到一位八十多歲嘅婆婆,佢正喺到忙緊整理啲紙皮,同學仔諗住幫佢手,婆婆就吾多理佢地,當佢地諗住走嘅時候有個同學仔發現自己個衫袖有血,喺到諗吾通自己受左傷?跟住睇下自己個身有冇流血,又冇播!有個同學仔就回… 詳閱

甘仔四十年的人權路

今日帶左班同學仔去認識甘神父(俗稱:甘仔),聆聽佢喺人權爭取嘅心路歷程,由七十年代嚟到香港,遇到無家者群體、艇戶、新移民居港權等基層群體,神父都冇放棄過為佢地爭取權益,喺協助街坊上樓嘅過程,佢見倒街坊好多時都係只顧自己嘅益處,好多時幫左部分街坊之後,因為仲有好多街坊仍然有上樓嘅需要,但係好多時佢地都吾會番轉頭幫其他人爭取,甘神父覺… 詳閱

選領袖

今年五一,一年一度的信義會的大會,也是三年一度的選舉年,選舉教會領袖:監督、副監督、常務委員,在缺乏對不同同工的了解,單憑感覺、領受去投票,實屬危險,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可惜根據現下的制度,確不容易合宜地選出牧師中之牧師。 教會的領袖不單是一個議會的主席,更不是一個權力身分,屬靈領袖是一個聖職,兼負起以聖道、聖禮牧養教會的重責,行政…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