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我是個恰巧愛上女生的基督徒 – 呀魚

一位從小認真參與教會聚會和活動的基督徒,因為一次意外的出櫃而決定離開教會,甚至因而與朋友和父母的意見產生衝突,卻造就了一個難得的契機來重新審視一直所相信的,到現在終於從定人罪的宗教規條中釋放出來,成為一個真正的新造的人,她是呀魚(化名),一位年青貌美的雙性戀基督徒。 踏上她的信仰之路 若要說呀魚怎樣接觸基督教,這就是從她小學說起,因… 詳閱

「香港的敬拜聲」,非僅只粵語

福音用了人的話來盛載,同時是用人來盛載。 臉書上彈出一充滿文字的圖,標題十分醒目:「香港的敬拜聲」,副題說:「香港需要香港人寫的詩歌」。作為香港仔當然讀得賞心悅目,只是心裏仍點自責:「這樣說會太狹窄,太自我,太地方主義嗎?」然而,後附的解釋讓我安心:「每個地區都需要當地人創作的詩歌」。說的十分清楚,非在說香港人寫的歌是最好,而是說所… 詳閱

現代人理解信仰,諗左去…

基督教教條化,係使到基督教不倫不類,同埋有大量邏輯矛盾的神學論證發生。 每次聽到教條化的神學論證,我的心都很靜。基督教根本不是講神是否全能又全善又全知,又點解容許人犯罪又製造出魔鬼云云。 這種思維,根本不明白基督教。要解答,一來要明白基督教的猶太根源,二來要明白基督教和希臘古典哲學的思潮差距很遠。 例如神係全善就一定不是全能或全知,是… 詳閱

信與不信不能同食一餐

前言 近日,身邊又發生一樁信與不信的慘案。 拍拖時期,信徒一方是團契的職員,被教會知悉後,即時遭到停事奉處分。堅持幾年最後終於開花結果,共諧連理,亦遇上教會最常見的杯葛手段:傳道人不出席、不祝福,教會不協助,不提供場地,不提供詩班,連詩班袍也不肯外借,表面分別為聖,實則保持距離、割蓆。近年關於信與不信的爭拗,相信已經超越經典辯論題目… 詳閱

被認識的勇氣

記得某天晚上,信仰百川的一位編輯問我能否在他們網站分享我的一篇文章,我欣然答應。那時候,編輯問我會否棄用Willis Wu而改用別的稱呼為署名,想來是為了方便行走網上江湖。 編輯的建議別具用心,也讓我思想幾秒。結論是,我仍然希望以Willis Wu 作為自己寫作的名字。或許行走江湖,必需要有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勇氣。讓認識我的人不單了解我的工作身份、亦明白… 詳閱

我是與愛慾共生共存的基督徒 – 呀愁

呀愁(化名)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在他小三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男生,那年香港青春偶像組合Boy’z出道,他看到Boy’z成員們俊俏的外型就會感到很興奮,然而他也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非常女性化而被霸凌和取笑,所以今天的呀愁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卻其實是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而煉成的。中學時的他已經懂得去暗戀男同學,但那時卻因為覺得基督教不接受同性戀而禁止… 詳閱

律法教條主義者對聖經認識的盲點

『有幾個人因死屍而不潔淨,不能在那日守逾越節。當日他們到摩西、亞倫面前,說:「我們雖因死屍而不潔淨,為何被阻止不得同以色列人在所定的日期獻耶和華的供物呢?」摩西對他們說:「你們暫且等候,我可以去聽耶和華指着你們是怎樣吩咐的。」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和你們後代中,若有人因死屍而不潔淨,或在遠方行路,還要向耶和華守… 詳閱

若可以,每一位傳道人應該看至少一次五月天演唱會

首先利申:我並不是五月天的粉絲,只是多年來都有聽他們的作品。 由於某些原因,朋友轉讓了她兩張五月天演唱會的門票給太太和我,讓我們有幸參與這一年一度的盛事。答應向朋友購票的同時,她再三叮囑我們這好比一場邪教儀式,無論場境效果、歌曲內容,也會教人難以抽離其中,甚至演唱會結束過後依然需要再三回味。 結果,我真的中毒了。演唱會過後整晚難以入… 詳閱

哈巴谷書的挑戰─教會沒有哀歌的失聯

近年教會備受批評,從基督徒高官的言行、聖公會高層的言論、教會對社會不公義的立場,以至信徒被稱為耶膠。當中不會是無的放矢,涉及的問題和範圍甚廣,筆者現嘗試以哈巴谷書的哀歌向教會提出挑戰。 在舊約哈巴谷書中,先知為了國家之況和外國之憂表達出一份傷感、控訴和祈求,有學者認為哈巴谷書是以哀歌的形式寫成的。今天我們常以以色列和教會;這個與神立… 詳閱

我是突破藩籬的基督徒 – 張懋禛牧師

張懋禛牧師是台北真光福音教會的創會牧師,這間堂會標榜接納所有的人,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離婚、單親、HIV帶原者、精神病患、藥/毒戒癮者等,總之是主流教會所排擠的,真光福音教會都歡迎。但這間堂會最特別的是張牧師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從他成長到成立真光教會的生命故事中,我見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帶著他去走這條恩典之路,預備他去服侍台灣…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