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在路上的咖啡和蛋 – 一堂特別的生活課

身型瘦削總愛帶著鴨舌帽,肩膀上搭著一條汗巾的友叔(化名)緩緩地走進教室…… 清晨六時,筆者還在床上抱頭大睡,但於鬧市裡的另一端路邊的友叔已起身梳洗,並必定煲水沖泡他所喜愛的咖啡。「如果有蛋,就會煎埋嚟食。」友叔自然地說著。 一杯咖啡和一隻蛋,友叔一天的生活就這樣開始。 七時,他便開始工作,從友叔的鴨舌帽和汗巾可知,他的工作需要面對日曬… 詳閱

兩雙手套的背後

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我們來到垃圾站探訪和觀察清潔工友在炎夏裡的工作處境。筆者穿上短衫和短褲,走了幾個街頭巷尾已揮汗如雨,我們在街上「齋行」已渾身是汗,更何況要在烈日當空,火爐般的街道中勞動的清潔工友,他們必定辛苦百倍,經歷著「非人」的艱辛工作。 站在我們面前的她,穿著制服,戴著口罩和草帽,她手上拿著一對黑漆漆的膠手套和一對灰暗暗的勞… 詳閱

帶著矛盾返教會

馬斯特
你告訴我要撇下一切跟隨耶穌,我卻看見教會急欲擴堂,總認為擁有自己物業比較好。 你告訴人踏出安舒區,經歷神的豐富,甚至勸人不惜裸辭去短宣,我卻見你在同一崗位同一位置好十幾二十年,從來無轉變過。 你告訴我要積攢財寶在天,天上沒有蟲子咬 , 不能鏽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我卻看見教會幾千萬儲備積攢在銀行。 你告訴我五千兩、三千兩、一千兩的比喻… 詳閱

我大概有潔癖

我大概有潔癖。 當然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野孩子,可以除鞋周圍跑,並且東西亂得東歪西倒,髒的地方只要我不會碰到我可以任由它繼續鋪上灰塵。 但我想自己實在有潔癖,精神上的。 關於香港01。 我時時被它困擾。 說真的,它的副刊、專題、訪問質素之高,縱使不居第一,也不遠矣。 一兩年前我曾share過香港01,關於一篇王牧師為弟兄姊妹主持離婚典禮的訪問。直至… 詳閱

同學少年多不賤……

前言:我終於明白BCA(考評)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質量控制,共產黨最需要的,就是控制。推行國民教育本身冇問題,重點是你推怎麼様的內容,一味強調中國的好(有太空人、遼寧號),而將六四、劉曉波不着痕跡的抹去,那就是愚民,不是國民教育。 我那一屆神學(part time)畢業的人,有人做緊局長,有人是署長,昨晚聚舊,導師請來袁天佑牧師分享,他坦誠講了很多… 詳閱

我的神學啟蒙

1989年,大學二年級寒假,在某基督教書房發現一本新書—《使徒信經新釋》,看到作者是楊牧谷,不假思索就決定買下。從此也意外地展開長達十二年的閱讀。 對當時才大學二年級的我而言,《使徒信經新釋》讀來既陌生卻又引人入勝:陌生,因為使徒信經雖是每主日崇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卻未曾深究其意涵,遑論作者引經據典地申論與闡述;引人入勝,則是因為在… 詳閱

基督徒又如何?

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離世和四位立法會議員被DQ後,筆者心裡久久未能平伏,心裡總是鬱悶,有種委屈的感覺。太太從未見我如此,問我為何此事對我有這麼大的衝擊,我反覆思量後,我得出一個問題;「是不是基督徒又如何?」我並非四位議員的支持者,本身對中國民主運動也沒有多大興趣,但兩件事情的發生,卻加深我對中共政權的恨惡,同時對基督徒身份感… 詳閱

2016年7月16日—無名的告白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今天是2017年7月16日,一年已經過去。我是誰並不重要。可是,我的故事你非聽不可。信仰可以造就一個帶來回憶的群體,而因著這些回憶我找回純真的自我。 以前我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孩,滿腦子都充滿幼稚和不切實際的想法。由於我的性格簡單直率,將這些點子都表露無遺,有時惹人閒語和取笑。從前我在拳館缺乏毅力,說過的志幾乎沒有一項做得… 詳閱

記得要活得像個人

香港的腐爛,你和我都是協助者。 不要試圖置身事外。 K說我很喜歡用「一步一腳印」這過氣的片語。 我坦然承認。 沒有法子。 今天就是由無數個昨日堆砌而來; 現在的你就是由過去行走而至。 香港不是突然變成今天的香港。 我們一直在創造她。 都是「一步一腳印」的事。 香港的腐爛, 實在是由我們醞釀而成。 我就業的機構今天舉行了個分享聚會,機構相當大,保守估… 詳閱

不同政見如何合一?

【Q1】假如我教會十分親政府、反對佔領、反對記念六四、認為批評社會的青年是廢青等等,我應否離開那教會?為甚麼還要講合一?可以怎樣不虛偽地保持合一? 看到同道有關「合一和轉教會的淺談」,在下也想從個人經驗分享一下在不同甚至對抗的政治立場下,教會如何合一。早前我寫了一篇關於「合一」的文章。想在此重提一下部分立場,再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藉此…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