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鬼入豬群」2019香港版

他們渡到海的對岸,到格拉森人的地區。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污靈附身的人從墳墓迎著他走來。那人常住在墳墓裏,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被他掙斷,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墓裏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打自己。他遠遠看見耶穌,就跑過來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 詳閱

市民合力制服冒警罪犯,何罪之有?

我還記得在小時候看《警訊》時,余sir告訴電視觀眾分辨真正警察的方法,就是看在他的身上有否掛上委任證。按余sir所言,便衣警察在執勤時必需在其身上展示委任證,軍裝警察則不用經常展示委任證,卻需在市民提出要求時出示其委任證,因此當市民遇上自稱警務人員的人士時,可要求他出示委任證以辨別其身份的真偽。 在星期日沙田的遊行中出現多名沒有配戴委任證,… 詳閱

親愛的梁凌杰,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我們都很想念你

親愛的梁凌杰,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我們都很想念你。 在你離開了的這個月,香港繼續發生很多大事,有令人難過和悲憤的,亦有讓人感動落淚的。6月16日在你跳下來的隔天,香港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多人參與的遊行:有超過200萬人都走到街頭上,向政府表達你在橫額上寫下的四個訴求,當天的維多利亞公園和港島街頭上都塞滿了黑衣人,遊行隊尾甚至伸延至北角那邊,我相… 詳閱

民陣召集人是同性戀,很出奇嗎?

近日有新成立的專頁「教徒心聲」製作了一段短片,內容大概是指出民陣現任召集人岑子杰是同性戀者,因而呼籲基督徒不應該參與民陣發起的一切遊行或示威活動,更推而廣之叫信徒不應該反對政府,然後該短片得到某建制派議員轉發,就在一夜之間爆紅了。但我十分不解的是,建制派是最近才知道岑子杰是同性戀者嗎?不少同運人士得知此消息後,都笑言岑子杰出櫃出到… 詳閱

從反送中回顧聖經一則暴力衝突事件

過去一個月香港因為反送中條例71反送中人仕暴力爆玻璃和大鬧立法會……不少人以主聖淨聖殿的故事,提出耶穌也很暴力一説,似乎只要為正義的緣故,適當的暴力也有合理的時候。 若是這樣,如何解釋 612大型警民衝突?以及630某些撐警人仕對反送中者的施暴呢?他們也可以説為正義,為了社會重回穩定,所以暴力也是對的云云。 當然,在今日的法治社會無論是71衝… 詳閱

隨想 – 「奮銳黨的西門」

[註 – 本文並不鼓勵任何暴力抗爭,只是分享從經文的一些睇法。] 日前參加了7.1遊行,一路行都甚少叫口號、默默地行,只係偶爾睇下一齊行的朋友有沒有走散。心中思考緊那位名叫「奮銳黨的西門」既使徒。 在十二使徒名單中(太十2-4;可三16-19;路六14-16;在徒一13只記了一位)有兩個名字是有特別標注:一個是出賣主的「加略人猶大」,另一個是有相當濃厚政治味道的… 詳閱

暴力與割席

筆者一直沒有發文,因久久未能平伏心情,也沒有時間坐下來沈澱,更因自覺沒有資格去評論事件。可是昨晚從新聞得知警方進行拘捕行動,其中被拘捕的人士當中,最年輕的只有14歲。我的憤怒爆發了,這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經過整個6月的看見和反思,這份憤怒是向不義政權而發出,是向這個看似不能倒的高牆而發出。政權一方面道歉和建議溝通聆聽,另一方面就拘捕和… 詳閱

基督徒,可做什麼?

  (2019-07-03 Updated) 不論是2019年6月9日的「103萬」白衣遊行、6月12日的「鎮暴事件」、或6月16日的「200+1萬」黑衣遊行,以至7月1日「55萬」港人遊行及晚上發生的「立法會衝擊事件」,沒有任何一個香港人能置身事外! 無論是特首、官員、建制、泛民、公務員、普羅百姓⋯⋯ 都在歷史見證下烙上悲痛的印記。每名港人的靈魂刻下條條傷痕,心中滴著難以乾透的血淚。 痛… 詳閱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 詳閱

在這亂世中,請不要對自己過分苛刻

話說我知道亦見到有在現實中認識的朋友出席上周六的撐警集會,而我知道他和反送中的示威者一樣,都是真心參加活動而沒有收取任何利益或金錢的,同時我也見到另一位朋友繼續發表只支持和理非示威的帖文,他亦在帖文中多次批評年輕人佔領立法會的行動是怎樣錯誤,甚至責罵年輕人此舉令香港以後萬劫不復。 我是在學習用非暴力溝通來展開對話的人,特別想與立場和…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