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帶著翻身的心態去事奉

最近,剛滿四個月的兒子終於學會了翻身。 對一位尚未學會爬行和走路的嬰兒來說,翻身是一項艱鉅的任務。為了在床上借力,他的身體需要像魚檔上的鮮魚一般扭來扭去,而掙扎過程自然充滿痛苦的面容和叫喊聲(更灰機的是,圍在兩邊的父母不止未有表現擔憂,卻只會帶著微笑在他周邊拍照)。經過數十分鐘的努力,兒子終於完成180度翻身,卻也弄得整個人滿身是汗。 … 詳閱

澳洲下微雨就感謝神的基督徒,他們要的只是「止暴制亂」的神

我不確定是近代的教會越來越喜歡這樣教導信徒,還是教會的歷史傳統一直都是這樣主張,我發現基督徒總是偏好在細微又碎片化的小事上感謝神,例如說你女兒的鋼琴考試拿到好成績、你父親的手術順利完成等,但我們很少能因為一些國際大事而感謝神,不過當我們宏觀去看整個世界的局面,瞭解到極權勢力越來越猖獗的話,我們確實很難因為這樣而感謝神,我們只能選擇… 詳閱

基督徒不能叫抗爭口號

轉眼已2020年,在2019年尾,筆者與初信主的父母一同讀完馬太福音,總算有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元旦之日,煽動了家父參與人生第一次遊行,等待遊行之際,我們幾個人在討論「基督徒叫口號」和「那些口號不應參與」。 回想與父母在閱讀馬太福音的過程,不難發現耶穌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一些對話,當中必讀到耶穌對他們一點也不客氣,面對信仰的扭曲,生活的不公義和… 詳閱

基督徒,不要迷信了好嗎?

這張圖片的背景是一位香港基督教名牧的帖文,他表示澳洲不少地方下微雨是因為基督徒一起禱告的結果,因此神是聽禱告的神明。如此解釋基督教的神與禱告的關係,那請問這個神跟保守基督教很反對的黃大仙有甚麼分別?「神聽禱告」不就是「有求必應」的另一說法嗎? 若說神是聽禱告的神,那請問全球不少基督徒都為香港禱告了超過半年,香港的情況卻一直沒有改善,… 詳閱

黎明與黑暗間的彌賽亞微光

梁天琦數年前的一句「黎明前的黑暗係至__黑暗」,成為不少抗爭者心中的精神支柱,勉勵他們在邁向成功前,狀況將每況愈下,壓迫將更為嚴苛。道理人所共知,但親身經驗的震撼卻遠超語言所能描述。二○一九,我們共同體會黑暗的暴虐是何等瘋狂,黎明來到的期盼遙遙無期。在告別這歷史性的一年,我們還能如何期待新一年的來臨? 聖誕是教會傳統重要的節期,為慶祝… 詳閱

不要再熱衷於捉鬼了,好嗎?

這篇文章是想勸所有和理非的基督徒朋友不要再「捉鬼」的,不論你是在現場還是在網絡上捉過鬼,我也勸你從這一刻開始不要再「捉鬼」。 我還記得在抗爭早期一點還有很多大型遊行的時候,當有一次抗爭行動在進行時,有一張相片同時在和理非之間瘋傳,照片拍到一位黑衣人身上有一張粉紅色的貼紙,照片的文字描述指凡是在遊行中身上有粉紅色貼紙的黑衣人就是警察派… 詳閱

感謝生命中那些能讓我們安心的小團體

談起團體,總令人聯想起小圈子。 小圈子,又令人聯想到欺凌。 以前返團契,傳道人除了和我們講解信仰,剩下的就是致力消弭每個小圈子。 年少的我曾以為小圈子就是惡的存在。 於是我們舉辦的活動總是盡量邀請所有人,或是避免讓某些人感覺被冷待。 可是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小圈子的情況總是一再出現。 去到後來,我都有點覺得講了五、六年同一個主題,不會… 詳閱

在基立浸信會裡,你能體驗何謂假普選

政府裡的一群政棍濫用權力來為非作歹,令香港飽受傷害,而我想基督徒對有權者濫權的現象並不陌生,因為說到底大部分香港的堂會一向都是人治的狀況,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關於教牧或堂會領袖性侵會友的性醜聞爆出來。堂會明明能夠制定良好的管理機制來保障會友的權益,甚至有些堂會已設立完善的機制去處理堂會事務,可是當這些機制落入別有用心的有權者手中,便… 詳閱

【我們是一群前異性戀者】聲明

我們是一群勇於站出來見證上帝的愛的前異性戀者,我們希望透過此聲明讓社會大眾更能看見前異性戀群體,並呼籲政府保障我們選擇成為前異性戀者的各項權益。 我們從現時的科學研究裡得知,科學家並沒有在人體內找到所謂的「異性戀基因」,因此我們相信異性戀並非先天就形成,而是一種被教導、被說服而成的人類生活模式,異性戀生活模式是一種被某些政客和社運團… 詳閱

聖誕隨筆:談教會、事奉、人生

聖誕節又來了。除了又拎番〈因為那「不知所謂」的「福音」,我越來越討厭聖誕節〉這篇文出黎鞭下屍外,也想加入一點今年的一些思考。話說在信仰百川中,有讀者就此文章質問,大意指「車,你見教會大搞佈道會、咁又有無留意教會關注弱勢社群?你自己又有無身體力行在教會服待?無既話你憑咩講呢D?」。 在要求我「身體力行在教會服待」之前,我想表達一下我對…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