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在這亂世中,請不要對自己過分苛刻

話說我知道亦見到有在現實中認識的朋友出席上周六的撐警集會,而我知道他和反送中的示威者一樣,都是真心參加活動而沒有收取任何利益或金錢的,同時我也見到另一位朋友繼續發表只支持和理非示威的帖文,他亦在帖文中多次批評年輕人佔領立法會的行動是怎樣錯誤,甚至責罵年輕人此舉令香港以後萬劫不復。 我是在學習用非暴力溝通來展開對話的人,特別想與立場和… 詳閱

牢獄迫近,希望躲在哪裡?

(香港的六月,不好過。此文寫於2019年6月11日,這些日子以來,轉變很大。不過絕望和希望仍在不斷交戰⋯⋯) 一、沒有了。那審訊根本就不公平!沒有證據,將「犯人」屈打成招,無罪變有罪,甚麼都由他們說了算,指鹿為馬!我整晚躲藏著,聽著門外有沒有一絲聲音,好怕會被抓捕。忍不住哭了,連抽泣也不敢作聲。我還記得那些可惡的嘴臉。都只不過是政權御用的維… 詳閱

在佔領立法會之夜,我想自己不得不認老了

今天的71大遊行,和我在69及616遊行一樣與一眾教友一起同行,在一連串的反送中抗爭行動都未能成功迫使政府回應香港人訴求,以及已有三位年輕香港人對政府以死相諫後,我們的士氣都和眾多市民一樣較為低落。在經歷兩次過百萬人的遊行,而香港政府仍然無動於衷後,我們都不禁去問我們還能做甚麼,也在想這樣出來遊行還有用嗎?但我們仍因為想盡力堅持下去,所以今… 詳閱

心臟強大之時,請別輕視正在受苦之人

在過去的一到兩年,我無法否認自己在以前教會受了很大的傷害,因鬱鬱不得志的遭遇以及不被教會歡迎的處境,都讓我的情緒出現了問題,經常沉浸在悲傷的情緒裡,甚至不時有自殺的念頭出現,當時的心臟變得非常脆弱,整個人就整天浸淫在痛苦中而未能逃離。 現在的我轉了新的教會聚會和團契,因這間教會願意以友善的態度對待性小眾,也不會阻止我為性小眾平權議題… 詳閱

When you Believe:致因為堅持、才能看到希望的我們

我自己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專業人士,面對這段時間的煎熬,其實也同樣的絕望。我也想不到一些更好的言詞(粗口這陣子講了很多),去表達我的憤怒與絕望。眼前的政權,真的讓我們很難搖撼半分。 我只能夠說,留下生命、盡一分力去令這極惡的政權懼怕、倒台,就是我們對它最好的復仇啊。如果在這場戰爭,我們自動End Game,那Infinity War給誰打啊。 從小到大都是耶教徒,… 詳閱

見好就收?抱歉但現在有好過嗎?

當反送中的戰線被迫越拉越長時,香港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市民和年長朋友,呼籲示威者要「見好就收」,他們大部分都認為已發起了過百萬人的遊行,而且還要是兩次的過百萬人遊行,政府亦宣布會停止修例工作,因此示威者算是做了非常多而政府亦回應了訴求,所以示威者不應再咄咄逼人和搞亂社會。 若按照這些朋友的邏輯,一間教會在今季辦了兩場佈道會,而在佈道會中… 詳閱

我是在追隨基督的人 – 楊逸朗 Joe

(編按:本見證文章完成於2017年4月,文章主角「佔中輔警」Joe於2017年3月22日被裁定串謀縱火罪成,獲判囚兩年,最後被囚十六個月後獲得釋放) Joe是我大學的師兄,同時是我院校團契敬拜隊的前輩,也是我的社運啟蒙前輩。早在2014年佔領前夕,若非他與我分享佔中的理念,以及基督教與社運的關係,我想我都未必會如此投身關注政治,故我希望透過這篇屬於他的見證,對… 詳閱

特首的啟示

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七百萬市民的公僕。作為公僕,眾人自然期望她提出的公共政策以滿足市民需要為目的。就是當市民提出各種意見的同時,她有責任作出適當的歸納和選取,藉以為市民提供最大的利益。 當特首的任命不再出於民意而另有他人,她便不可能再是市民的公僕。畢竟對她來,真正老闆是那一位像佛地魔一般不可言說的他者。那怕今天超過2/7的居民在城市遊行… 詳閱

何時教會領袖願意道歉,何時林鄭就會撤回修例

在後雨傘時代,我想香港的抗爭人士學懂了一個最大的教訓,就是「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可是顯然並非所有抗爭者都學懂如此教訓,例如香港建道神學院的院長蔡少琪牧師,這幾天就在臉書上「率先示範」如何與勇武派抗爭人士割蓆,並且譴責他們的行為是「騎劫」主流民意。以下是蔡院長割蓆事件的時序: 在6月19日星期三13:18,蔡院長首次發文提及「勇武派」,並… 詳閱

不容易的經歷

年多次看過ViuTV一套名為《前前線》的遊埠節目。在節目裡,主持陳安立和李敏先後走到車臣、盧旺達、黎巴嫩、科威特、波斯尼亞等過去半個世紀曾受長期內戰困擾的國度,從中了解它們戰後重建的故事。 在波斯尼亞的一集中,節目訪問了一位年若三十歲的波斯尼亞青年。青年成長在南斯拉夫戰爭的時代。那時候,炸彈碎片是他們的童年玩具、自來水對他來說是稀奇的玩意…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