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天國的鄉愁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鄉愁,一個略帶淒絕的字眼,而在前面再加上「天國」二字,更是添上幾分唯美的感覺。簡稱淒美是也。 那麼,何來天國的鄉愁呢?原來當一個異鄉人離鄉別井,漸漸地對自己的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有一種無盡的思憶般的懷念,此為對家鄉的想念,即肉身的鄉愁;同樣地,這種從天國而來的愁緒,則是靈魂對自己所出和所屬的地方—天國—有隱隱… 詳閱

究竟我是否一個中國人

前言:在臉書上,胡佳和我是朋友,他最近剛進過醫院,九歲女兒去探望他,說了這様一句話:「爹,你一定要好番,不然我冇錢讀大學….」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我們有一飯之缘,她母親曾金燕來港讀博士,我們見過一次,非常趣緻可愛,整頓飯都爬高爬低。 多年以前,蘇恩佩在突破雜誌這樣寫:去長城是一個necessity!每個中國人都必須去…… 幾天前是七七事變紀念… 詳閱

垃圾站內的情誼

這天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四度,地面熱氣騰騰仿如慢火燉湯般,要將你的腳板煲熟,我們一行二十人走進所有元朗區的垃圾收集站,探望清潔工友,在這煎熬難耐的熱天為他們打打氣。走進站頭,本來身處的街道已沒有一絲的涼風,難得房內有好幾把風扇正在吹著,心想終於可以停下來乘涼了,細看之下,風扇並不是給人吹的,它的功能是要將站內的氣味吹至室外,減輕在內太… 詳閱

外判清潔工友的日常

尋日係元朗落區,去到一個垃圾站同「站長」吹吓水。做咗外判清潔十幾年嘅站長話自己以前都係「專業人士」,係金屬車床嘅師傅,真正嘅鋼之鍊金屬師,但一個工業北移,專業都變為失業,唯有馬死落地行,改行倒垃圾。 講到最低工資立法後,對工友們有乜影響? 佢話有好又有唔好,冇錯對工友們的確有咗最低保障,但連帶對其他基層勞動工種,如飲食和保安業嘅工資… 詳閱

有感而發 — 政治,愛國、無神論和順服掌權者

Pastor Paul Mok
我是一個失明牧師,我會以這篇文章來闡明我對政治,愛國、無神論和順服掌權者之觀點。 引言 6月30日是我和師母的15週年結婚紀念日,師母病了,又暈又發燒。又因小兒子剛剛病好,不想帶小兒子到診所。師母便堅持自己行去看醫生。不瞭,她行到半路就熱烈地嘔吐起來。感謝主她沒有暈低。還能打到電話回家。小兒子便拖著我去找師母。找到後,師母已經暈得很利害。我… 詳閱

對於只關心人類靈魂的宗教, 馬丁路德‧金如是說…

howtindog
“It has been my conviction ever since reading Rauschenbusch that any religion which professes to be concerned about the souls of men and is not concerned about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conditions that scar the soul is a spiritually moribund religion only waiting for the day to be buried.” “自從拜讀過Rauschenbusch的著作… 詳閱

《破碎。擁抱。同行》

最近落區接觸到一位已年近八旬,在街上拾荒有一年多的婆婆。 起初,大家都會以為婆婆必定家境貧困,所以才要為此拾荒。但她卻有兒有女,甚至已孫姪滿堂,生活尚算無憂,仔女都十分反對她做這份「工作」。 又或許,可能是老人家平日在家中無所事事,百無聊賴,所以寧願走到街上執拾紙皮,找點世藝,當作打發時間吧! 當我們再陪伴與婆婆詳談之下,她告知原來一… 詳閱

上帝記憶的主體

前言:Miroslav Volf寫了一本書,The end of memory- remembering rightly in a violent world,中文譯本叫「記憶的力量」,有一段日子,和一班牧師一起查考,每星期查一章。 最近主日學是查「撒迦利亞書」,此先知的名字,解作「God remembers」,神記念,那令我聯想到一個頗有趣的問題,那就是上帝記憶的主體性,祂選擇記住什麼、不記住什麼,其中之關鍵是什麼? 上星期去了長洲退修,有… 詳閱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教室裡的老師,更是影響生命的導師

上個星期與幾位同工一同飛到菲律賓,到一間培訓中心去做事工考察,盼望了解他們如何從事青年義工的培訓。這間叫做「Goducate」的培訓中心,主要是為其遍布在亞洲各國家的機構栽培更多能夠進入社區去服事的社區發展工人(Community Development Worker),透過在衛生、醫藥、教育、培訓、農業、科技、社區建設發展等各種服務,幫助貧窮社區的弱勢群體能自立更生。其使命是… 詳閱

山洪暴發的危牆

當黃雨、紅雨甚至去到黑雨的時候,你最想身處那裡?會是街上的連鎖式大商場,還是家中的安老窩?對於一些街坊來說,狂風暴雨下能夠安在家中並不是一件美事… 這天,我們喘噓噓地行上九樓的樓梯,54級的路程話多吾多,話少吾少,卻害我們站在街坊家門口說不出開場白,仍在抖大氣的時候,街坊熱情地打開門,叫我們進內竭竭,一進門,嗅到一陣氣味像是晾乾甚麼似…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