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安息人語

各位崇基神學的同路人: 2017年,是我一直期盼的日子。打從三年前在不得已情況下「被院長」,便一直在倒數,盼望著快快完成三年任期。去年5、6月間,我便跟神學校董會表達不再續任的強烈意向,並陳述個人主觀及客觀上不適合留任的原因。可惜,事與願違(下刪數千字……),只能在極不情願之下,答允再續任一屆。當然,我已明確跟神學校董會表明,完成第二個任期… 詳閱

輕輕告別風起時

風起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廿二日,我和翠玉離開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我倆輕輕的來,也輕輕的走了。輕輕的我倆,握一握輕挽的手,告別今天的陰霾,也逐漸揮去回憶的雲彩。揮去,逆風,漸行漸遠,說來容易。 小橋流水,曾是抱雛之窩。惜惜走過了九個秋冬春夏,留下多少倩影,隨風飄動。小小姑娘,不怕天多高,亦不管地多厚,丟臉也罷,總愛在每次神學院… 詳閱

你會選漁夫做你的門徒嗎?

那天到一個以華人居多的漁村走走,在港口觀看居民的日常生活。看見一位赤裸上身、皮膚曬黑、粗壯體魄的男子,他在停泊的漁船上收拾捕魚工具,清洗漁船,然後躺著休息。我腦海裡出現的畫面:耶穌當年呼召的第一批門徒中,有好像這些捕魚的,彼得就是其中一位。 當時的漁夫是猶太社會中最為平凡的百姓,他們不像法利賽人或文士等般那樣受過高教育,也不象撒都該… 詳閱

他們的愛,他們的恨

前言:最近生活上發生了一件痛快卻又不太愉快的事,在臉書上我將舊教會一班人,全部unfriend了。而一段新聞令我覺得此決定非常正確,已經做得遲了。 澳門在「天鴿」蹂躪之後滿目瘡痍,有居民之父親在灌滿了海水的車場被困,求救三小時後,救援仍是不見蹤影! 為澳門供電的廠房位處珠海,供水廠亦然,一場風暴,十一個巨型水泵,全部報銷,大半個城市都缺水電長達… 詳閱

從啟示錄十二至十四章淺談邪惡權力的統戰

邪惡權力的統戰方式:暴力殺害和利益輸送 對逆者施以暴力殺害;其生命、身體、精神,甚至權利。 對順者給予虛假懷柔;得金錢、名利、權力。 『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牠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牠因賜給… 詳閱

家書:子健永遠是爸爸的學生

陳龍斌 Common
惜言、依言: 寫家書,每趟都猶如給妳倆的遺言一樣,這趟亦如以往。 日耳曼的仲夏夜,妳倆酣睡,爸又無眠。明月當空照,把酒問青天,遙望高鐵電光火石,豈能及漁燈在香江?執起筆,腦海人來人往,遍地群魔亂舞;爸爸氣憤難平,眼眶悄悄淌淚,心中暗暗淌血。黑夜已深,血淚再容不下太張揚。人家都酣睡了,太張揚,就不知情,亦不識趣,但妳倆的爸爸偏偏無眠! … 詳閱

矯情的城市

看吧!電腦、咖啡、中產咖啡室、Van Gogh wallpaper (不能用中文名),構成一副的「文青」畫面吧!然而,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粗俗、不學無術的中坑,根本沒有文青該有的學養,如此所謂「文青」不過是一種矯情。 城市人的身份是多樣的、迷失的、易變的,不要緊,商人給我們另一種救贖:透過購買「符號」來建構想要的身份,再利用社交媒體宣揚這個身份。說到底,… 詳閱

家書:孩子,對不起,我不是個好爸爸

「Dad…dy, dad… dy」剛一歲的女兒扶著BB 床欄,天未亮透,就牙牙學語地叫喚著,把連日只睡了數小時的老爸叫醒了。 小孩的福氣,就是不用作風險評估,也毫無陰謀論,更不理會大人會否明白,直率地表達自己的需要。反正在圍欄內,除了大叫,破壞大人作息的秩序,她還可作什麼來吸引大人的注意?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對於反東北十三子… 詳閱

手腕上的記號

昔日這個位於香港島南區皆是漁民的角落,今天已變成豪宅與公屋共存的地域。 在某個橫街的盡頭,街坊清姐(化名)從容地把旁邊商鋪丟到街上的紙箱拆開,然後逐片整齊地擺放在手推車上。 清姐的外貌比普遍拾荒者年輕,她才年約五十多歲,但卻帶着很深厚的滄桑感覺。 為何不嘗試做其他工作,而選擇在街上拾荒,每晚只賺取最多十元八塊? 清姐以前在屋邨任職房屋署外… 詳閱

你今日食左葯未呀?

一個標準的班房內,小學生們秩序地整齊坐著,等待教課的老師進來,班房內總有些在閒聊,有的在發呆,有的佻皮地與其他同學們在逗玩。老師嚴肅地命令大家打開書本,繼續完成年度的教學進程,當然她同時要管理好課堂的秩序,監察他們的行為,見大家都準備就緒了,就講起書來,有時發問問題,間中在板上書寫,較多的是喝止常在位中坐不定的同學,老師怕課堂的秩…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