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等我回頭,發覺自己早已放下了以「世事都被你看透」的態度活著

我其實差一點忘掉自己曾那樣活著。 與人保持距離,再投入某個自己卻總站到圈外以局外人身分旁觀整件事,自己成為自己的旁白,以別人聽不見的聲音細細剖析人和事的脈絡。 熱情地笑著,但冷冷的。 不了解的人不知道,還會稱讚我笑容璨爛,為人樂觀;熟悉的人會覺得困惑,不明白到底我因何如此活著。 即使問我,我也只能說當時自己只能如此活著,眼前並沒有其他道… 詳閱

想不到我在2020年還要撰文解釋「凡事謝恩」的迷思

我相信我前兩篇關於澳洲大火的文章(文章一、文章二),已經把我對基督徒禱告的看法解釋得非常清楚,我也想這應該可以告一段落,現在才剛過了2020年的半個月,我也想給自己有空間休息和沉澱一下19年的經歷,豈料我在留言區中見到這兩個留言: 聖經教導我地凡事謝恩,得時不得時都要感謝神,並不是小小事得到幫助都感謝神,請不要悟道人(祈禱手×3) 還有以下這… 詳閱

分唔分色?不如面對現實?

近排參加了一場牧者分享會,談到有關面對堂會修補撕裂的問題,有專業輔導學者分享,也有台下討論。我相信講者也沒有把握講好這個talk,從言談之間,他自己身處的堂會亦處理不了這問題,但責任所在,他還是搬了好幾套群體/個體復和及相處理論出來,理論本身都好,相信讀過輔導的人都有點認知。總而言之,就係尊重別人,放低自己,學習聆聽,盡量去聽,放低自己… 詳閱

你勾結了外邦勢力未? 還未?真是要反省一下

當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時,藍絲呱呱嘈,說香港人居然勾結美國對付自己的國家。但藍絲要留意兩件事: 一、不能黨國不分。香港人要制衡共產黨在香港的惡行,不是要對付中國。 二、勾結外國勢力,是近代領導人的指定動作。 國父孫逸仙週遊列國,尋求外國(特別是日本)的幫助,去推翻滿清政府。 毛澤東和蔣中正爭雄期間,毛勾結蘇俄,蔣勾結美國,各自各… 詳閱

有關「分色牧養」的幾點思考

利申,我都是深黃到金既人,但以我個人而言,也不認同「分色牧養」。 「分色牧養」只會加劇「圍爐取暖」 「分色牧養」原意在於,不同階層有不同的牧養需要,「分色牧養」是最有效避免「同場打大交」的敏感。遺憾地,其實此只是「斬腳趾避沙虫」之舉。難道仲兼社交媒體不夠圍爐取暖嗎?連現實都要咁落去?說到底,所謂「分色牧養」,只是教會用更加迴避的方向… 詳閱

願我們可以建立出予人安心哭泣的環境

他傳訊息來說:「妹妹食食下飯又喊。(哭泣公仔圖)」 我問:「噢,發生咩事啊?幫佢抺眼淚。(哭泣emoji)」 我在想是因爲痛嗎?是因為掉光了頭髮嗎?還是因為對於病的委屈? 他的妹妹在去年證實患癌,正在接受化療。 我有很多假設,而他說:「可能一時唔開心」,隔一會再說:「都可以無原因嘅。」 我忽然覺得答案並不重要。 我回傳:「咁又係,我有時都會突然… 詳閱

帶著翻身的心態去事奉

最近,剛滿四個月的兒子終於學會了翻身。 對一位尚未學會爬行和走路的嬰兒來說,翻身是一項艱鉅的任務。為了在床上借力,他的身體需要像魚檔上的鮮魚一般扭來扭去,而掙扎過程自然充滿痛苦的面容和叫喊聲(更灰機的是,圍在兩邊的父母不止未有表現擔憂,卻只會帶著微笑在他周邊拍照)。經過數十分鐘的努力,兒子終於完成180度翻身,卻也弄得整個人滿身是汗。 … 詳閱

澳洲下微雨就感謝神的基督徒,他們要的只是「止暴制亂」的神

我不確定是近代的教會越來越喜歡這樣教導信徒,還是教會的歷史傳統一直都是這樣主張,我發現基督徒總是偏好在細微又碎片化的小事上感謝神,例如說你女兒的鋼琴考試拿到好成績、你父親的手術順利完成等,但我們很少能因為一些國際大事而感謝神,不過當我們宏觀去看整個世界的局面,瞭解到極權勢力越來越猖獗的話,我們確實很難因為這樣而感謝神,我們只能選擇… 詳閱

基督徒不能叫抗爭口號

轉眼已2020年,在2019年尾,筆者與初信主的父母一同讀完馬太福音,總算有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元旦之日,煽動了家父參與人生第一次遊行,等待遊行之際,我們幾個人在討論「基督徒叫口號」和「那些口號不應參與」。 回想與父母在閱讀馬太福音的過程,不難發現耶穌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一些對話,當中必讀到耶穌對他們一點也不客氣,面對信仰的扭曲,生活的不公義和… 詳閱

基督徒,不要迷信了好嗎?

這張圖片的背景是一位香港基督教名牧的帖文,他表示澳洲不少地方下微雨是因為基督徒一起禱告的結果,因此神是聽禱告的神明。如此解釋基督教的神與禱告的關係,那請問這個神跟保守基督教很反對的黃大仙有甚麼分別?「神聽禱告」不就是「有求必應」的另一說法嗎? 若說神是聽禱告的神,那請問全球不少基督徒都為香港禱告了超過半年,香港的情況卻一直沒有改善,…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