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最難頂講道

早幾天信仰百川的同道拋出疑問:所遇過最難頂的講道是甚麼。聽過最難頂的講道,不是文中所提及的三種:借聖經過橋、人肉錄音機、還完基本步。令人覺得難頂之處,是中途發現整篇講道,是抄襲別人而來的。 幾年前,一位傳道人來到敝堂講道,題目非常生僻,是講十二支派中的但支派。聽了十分鐘左右,內容說不出的古怪,忍不住拿出手機出來查,一查之下,發現整篇… 詳閱

我是同性戀天主教徒:Mike Devon

我們可能聽到比較多同志基督新教徒的生命故事,但好像除了《願你的唇吻我》這本華人同志天主教徒故事集外,同志天主教徒的故事就很少在其他地方聽到,所以今天見證的主角正是一位同志天主教徒Mike Devon。然而有趣的是他在接觸大專的基督徒朋友以前,根本沒聽過有「見證」這回事,所以這算是他第一篇的見證故事。 信仰與性傾向 Mike在升讀中學前未接觸過天主教,而… 詳閱

最難頂的三種講道

我自小成長於福音派教會,而福音派教會十分重視講道。每個禮拜的主日崇拜,有超過一半時間都是在講道。我也數不清自己究竟聽過多少篇道了,總之就是很多。 遺憾的是,我印象中聽過好的道很少,但差的道實在太多,以致令我有些時候甚至不想返教會。我自己也認識一些朋友是因為講道質素的問題而不返教會的。如此看來,講道確實能影響教會興衰,正如一位牧師曾說… 詳閱

抗爭者在我們心中

天琦一個熟悉的名字,不知會否很快被這個轉變急速的社會所遺忘,相信這就是當權者的目的。宣布天琦被判六年刑期的一刻,心中一沈,怎可能有如此判決,一個有理想正直壯年的大好青年,就此被奪去最好的時光。 然而不是一位年青人的事,而是一代人的事,或許我們認識的只是小數,還有很多人我們連名字、樣貌都不認識,他們都被這個威權政府所吞噬。或許此舉會嚇… 詳閱

牧者,一個怎樣定義的身份?

近些日子打開臉書,看到朋友穿起不同神學院的畢業袍,似是告訴大家完成三、四年的神學課程,終於到了在工場發揮恩賜的美好日子。另一邊廂,筆者所服事宗派的按牧大典亦在過去的主日順利舉行,好些唸神學時認識的同窗都被按立,雖然因堂會事務未能參與其中,卻依然為他們進入新的里程而喜悅。 每次接觸這些畫面,總會讓我不斷整理作為傳道人的本質。這個,是一… 詳閱

離開容易,留底困難 — 思道活動後紀錄

前言 本來去完活動後,寫了一篇文章放在自己的blog中,過了一段時間,發覺還有東西想補充,修改一下再放上來。 正文 去完思talk的活動「覺得堂會不濟,為何我們仍留下?」,實在十分精彩,參加者有年青,有年長;有近乎脫離堂會的信徒,亦有正在牧會的牧者;有匿身在大堂會隱世,亦有在小堂會奮鬥。 很多人離開原有的堂會之後,並不會完全停止聚會,多數人會有一… 詳閱

我是一個幸運基督徒:David

我們常常聽到很多同志基督徒的故事,必定經過很多的痛苦和掙扎,因為大部分同志基督徒也是在對性保守的教會中成長,可是他們有些人一開始就在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那他們的生命故事又會有何不同呢?David就是在認真追求信仰之時,已在基恩之家這間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基督徒,而他的經歷仍然有很多值得被聆聽的地方。 我和耶穌有個約會,卻很快就分手又復合了 Dav… 詳閱

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今天是6月9日。 29 年前的今天,「潛水」一段時間的鄧小平終於現身,接見戒嚴部隊,發表 6.9 講話,談鎮壓 6.4 這場反革命運動,打破屠城不是他下的命令的幻想。 最初學生提出反官倒,反腐敗,並無提到要打倒共產黨。有學生甚至下跪,要求當時的李鵬總理接見他們。學生對小平同志等領導人仍有期望。但黨的主流意見是要把這場學運壓下去,透過人民日報發表 4.26 社論… 詳閱

近年的教會改革勇者戰紀,與方法論

難得工餘有空,寫下教會改革。 教會改革九十年代或更早的時候已有人提出。我們那年代不叫教會改革,叫「求教會復興」。我很尊敬有幾位牧者,e.g. 楊牧谷對壞鬼神學的討論,李思敬對從認真讀聖經為起點的改革…等等。 對這些的理解,我總聯想起小先知書:「願十二先知的骸骨,從墳塋中展現新生命;因他們安慰了雅各之民,以堅定的盼望解救他們。」(便西拉智… 詳閱

王菊反轉世界,給教會的啟示

王菊反轉世界的本錢,正是因為她沒有本錢;教會沒有反轉世界,正是因為不斷在權貴中企望能以左右逢源,積聚本錢──即使我動機在加大影響力好能更有效的祝福大眾,但在為大眾過程中卻同時選擇站在大眾的對立面。 4月,王菊以踢館選手身份參加騰訊視頻真人騷節目《創造101》,失敗出局,但後因有人退賽而有幸補上,輾轉上位成國內網紅,且與其他100人爭取成最後11…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