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特首的啟示

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七百萬市民的公僕。作為公僕,眾人自然期望她提出的公共政策以滿足市民需要為目的。就是當市民提出各種意見的同時,她有責任作出適當的歸納和選取,藉以為市民提供最大的利益。 當特首的任命不再出於民意而另有他人,她便不可能再是市民的公僕。畢竟對她來,真正老闆是那一位像佛地魔一般不可言說的他者。那怕今天超過2/7的居民在城市遊行… 詳閱

何時教會領袖願意道歉,何時林鄭就會撤回修例

在後雨傘時代,我想香港的抗爭人士學懂了一個最大的教訓,就是「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可是顯然並非所有抗爭者都學懂如此教訓,例如香港建道神學院的院長蔡少琪牧師,這幾天就在臉書上「率先示範」如何與勇武派抗爭人士割蓆,並且譴責他們的行為是「騎劫」主流民意。以下是蔡院長割蓆事件的時序: 在6月19日星期三13:18,蔡院長首次發文提及「勇武派」,並… 詳閱

不容易的經歷

年多次看過ViuTV一套名為《前前線》的遊埠節目。在節目裡,主持陳安立和李敏先後走到車臣、盧旺達、黎巴嫩、科威特、波斯尼亞等過去半個世紀曾受長期內戰困擾的國度,從中了解它們戰後重建的故事。 在波斯尼亞的一集中,節目訪問了一位年若三十歲的波斯尼亞青年。青年成長在南斯拉夫戰爭的時代。那時候,炸彈碎片是他們的童年玩具、自來水對他來說是稀奇的玩意… 詳閱

基督徒,可做什麼?

  不論是2019年6月9日的「103萬」白衣遊行、6月12日的「鎮暴事件」,或6月16日的「200+1萬」黑衣遊行,已經沒有任何香港人能置身事外,無論是特首、官員、建制、泛民、普羅百姓⋯⋯ 都在歷史見證下烙上悲痛的印記。每名港人的靈魂刻下條條傷痕,心中滴著難以乾透的血淚。 痛的是香港不再是小時候那獅子山下忍讓互重、追求專業、同心同行、慈愛互助的社會。而是自… 詳閱

6.12做更大的事

筆者所服侍的機構宣佈了6.12罷工,深感欣慰,也盼望能拋磚引玉,積小成多,讓社會能看到基督徒與民同行,與港人同心抗惡法。不過當「罷工」這詞一出,坊間也有不少評論,認為作神的工不可或不應「罷工」,筆者無意就此字詞作長篇論說,但作為機構同工,我深信機構本身並不是為「罷工」而「罷工」,「罷工」只是一個象徵或記號,所指向的是「做更大的事」。這個… 詳閱

禱告的問題

關於禱告的問題,傳道人每次在信仰栽培班上總是難以一一解答。 若我們願意誠心禱告,上帝必定會聆聽我們的祈求;若我們的禱告未蒙應允,則可能是出於我們的罔求。說到底,禱告有用嗎?若上帝早已有祂的hidden agenda,無論我們如何祈求,也難改變祂的心意。 我會跟栽培班的學生解釋說,禱告更像一份關係的展現。若你重視一份關係,那怕你明知對方內心想法,也希望… 詳閱

為了到中國「宣教」,香港教會到底犧牲了多少?

現在的我離開以前的教會後,到另一間教會聚會,而適逢今天是六四三十周年,我現在教會的團契通訊群組裡,大家都在討論六四事件,也在彼此問對方會否出席今晚的集會,並分享關於六四的不同影像和文章。我突然想到在以前的教會,是近乎沒有人會在教會的通訊群組裡談論政治議題的,即使有人開了話題,也不會得到任何回應,現在我身處的教會反而視談論政治為家常… 詳閱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教會的缺席時代─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談起

近日正值逃犯條例的修訂,看到大部分信徒或師生以自訂聯署方式去回應政府的修訂,筆者感到一陣暖意湧上心頭,更見建制陣形詞盡和被大部分市民放棄。可是在這個關鍵之時,教會們在那裡?繼續不方便回應?當筆者見到信徒自發聯署時(也有少部分教會發聲),顯出教會建制內的內憂外患,筆者認為大部分教會在人民最需要之時仍選擇缺席,引用潘霍華的名言;當社會… 詳閱

愛教會的人

最近因為帶組緣故,跟幾位小組導師看過Joseph Fiennes主演的電影《路德傳》(Luther)。 顧名思義,這是一套有關德意志教會改革運動的電影。故事以馬丁路德的生平為中心,講述有關16世紀信義宗教會在教會改革運動下的誕生經過。全劇指出了馬丁路德作為一位來自思定會的修士,因有見當時羅馬天主教的腐化問題,於是透過文字出版指出教條的謬誤,最終帶來教廷的打壓、教會…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