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瀏覽分類

 

同步划槳,逆流而上

馬保羅
電影《逆流大叔》由於故事貼近現實,劇本、演員皆出色,令不少觀眾感到共鳴,所以上映以來備受好評。 戲裡幾位主角阿龍(吳鎮宇飾)、黃淑儀(潘燦良飾)、William(胡子彤飾)和泰哥(黃德斌飾),各自面對不同的挫折和逆境,都曾想逃避或放棄。後來他們因為被公司安排參與龍舟比賽,激發起同舟共濟彼此鼓勵的精神,即使最終沒有奪得冠軍,但大家能一齊完成比… 詳閱

一個同志基督徒的#Metoo故事:Kevin

Kevin(化名)在小學時已知道自己是喜歡男生的,因為他試過暗戀學校內的同班男同學,而他從沒覺得這是有問題的事情,所以也沒去特別理會或探索自己的性傾向更深,直至在他接觸了基督教信仰後,那種身份認同的矛盾還是出現了。 在信仰與性傾向之間的拉扯 在中學四到五年級時,Kevin曾經斷斷續續的回去教會,但那時候的他並沒對信仰有很認真的追求,只是覺得有空閒… 詳閱

背起十架來離地?

香港人普遍的生活壓力很大,不論是在工作環境上面對上司的苛刻對待和同事之間的閒言閒語,在家庭居所中應付家庭成員間的相處模式不同而產生的張力和矛盾,還是在學校中受到校園欺凌和同學間相互競爭的、令人窒息的讀書氛圍,這些狀況都讓我的生活喘不過氣來,在這樣辛苦的生活中,我終於捱到了星期六和日的團契小組時間和主日崇拜,想著可以在主裡得安歇,然… 詳閱

下跌中的「成功神學」還值得學習嗎?

有關成功神學的討論實在多不勝數,而推動著成功神學的牧者或教會仍是繼續興旺,但近幾年一些推動成功神學的核心牧者出現「跌倒」,引來更多對成功神學的批判;趙鏞基牧師、康希牧師和海波斯牧師等,究竟是冰山一角、人之常情?還是不攻自破,斬而後快?筆者嘗試從以下的經文去分析這個下跌中的「成功神學」還有什麼值得學習。 創32章22-31節記載雅各與神摔跤,… 詳閱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下)

現代醫學昌明,雖然愛滋病仍未能完全根治,但在藥物的控制下,感染者的身體狀況和壽命能夠與一般人無異,而Duncan的身體狀況也在醫院中慢慢回復過來,心理醫生也證實他的抑鬱症已經完全康復了。以前的他執意追求無盡的財富,覺得自己所擁有的錢財就是一切,所以在失去一切後便受到極大打擊而患上抑鬱症,現在曾出死入生的他發現錢財對他來說已不是以前那樣的重… 詳閱

我不要再加油

我邀請大家思考一下,每當我們聽到身邊的朋友遭遇困境時,我們第一句會對他說甚麼呢?我相信我們都是會說「加油!」請我們現在再思想一下,我們說這句加油是想對朋友表達甚麼意思呢?雖則未有責怪的意味,但卻在暗示他是因為未夠努力才導致這困境出現,可是困境的出現是因為他不夠加油嗎?還是我們都曉得他已經非常努力了,卻仍無力扭轉局面呢?很多時候,我… 詳閱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想起鄂蘭所說的“平庸之惡”

【侍產假】張宇人重申:侍產假一日都不應有 法例規範做法死板 – 香港01 『很多時張宇人說的話並非心裡的說話』 張宇人似乎想表達,這些涼薄的言論並非出自他個人意願,他只是無可奈何地為業界的權益表達意見,他個人並不是這樣冷酷。 有一定的人,包括掌握權力坐高位的信徒,都會用這樣的言論推卻自己的責任,解釋自己只是無可奈何代表某些人的意見,自己… 詳閱

善中有惡,惡中有善

看得多美國荷里活電影的朋友,一定懂得回答以下這問題:「自我感覺十分正直和充滿愛心的人物,究竟如何會最後狠心起來,把壞人殺死,或至少願意間接弄死他們?」答案很簡單,把那壞人的角色寫得再殘暴再缺乏人性一點,便會令觀眾覺得壞人的確抵死。若仍然有半點牽強,若要殺得痛快,便把壞人說成惡魔附體,或早已成為喪屍,談不上是一個人,那就絕對死有餘辜… 詳閱

給港鐵主席的一席話

馬先生,當寫第一句時已很想臭罵你,幾經時間平靜下來,再有力再寫下去。容許我單刀直入,為什麼你做錯了事,欺上瞞下,還不好好向公眾道歉,也不主動下台,你說特首挽留你,天下間那有離不了的職位,那怕只有不想離開的人,離開是最好的決定,也是向政府表演何謂問責,是作為一個領袖應有的風骨和氣度。你說你不知道你管理下的港鐵工程部自把自為,把董事會… 詳閱

聯招拆招

2018年8月6日。本港大學聯招放榜。據統計,本港約有74%考獲最低入學資格的文憑試考生得到八大院校的取錄資格,情況與往年相約。若以全港的應考生計算,則有25%的同學獲得八大入場券。 25%取錄資格,對教會來說,這又是怎樣的一個概念?若你牧養的中六群體有成員4人,他們將會有1人升讀政府資助的八大院校學位課程,卻未計算其他選擇私立大專院校、副學士、高級文憑…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