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文化

瀏覽分類

 

為愛而生、為同志而死的《牧者》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我今年觀看了兩次《牧者》,兩次都是在台灣觀看的,每次觀看時自己的內心都非常激動,我都好想哭,我在想為何我們都要這樣活著。 《牧者》是一部紀錄片,紀錄了四位在不同歷史時空裡都與「同志」有份的基督徒的生命,不管他們是創立對同志友善的基督教會的異性戀牧師… 詳閱

出櫃兩周年感言

2018年十一月是我「出櫃」兩周年,我所指的出櫃是我公開說自己是一名支持同志平權的基督徒,也是俗稱的「直同志」或「同志盟友」。好多人可能以為只有非異性戀者才有資格出櫃,但其實在這個以異性戀意識形態為核心的社會和教會環境中,當一個支持同志的基督徒也不容易,如果你跟我做了很久的臉友,就知道我剛出櫃時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那壓力比我2014年去金… 詳閱

你可以幫我自慰嗎?

2018年初,因為我原本在台中參加的台灣長老教會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提早結束了,我需要盡快在台北找到任宿的地方,最後幸好得到一位在台北住的身體障礙朋友的幫忙,讓我可以去他的家裡面居住數天。那是一次非常難忘的經驗,因為我相信我人生中也沒有幾次機會可以跟坐輪椅的朋友居住,參與在他的起居生活裡。而在跟他生活時讓我最有感受的片段,是有一晚我們在床… 詳閱

基督徒怕了萬聖節,因為……

時間臨近十月尾,不少基督徒嚴陣以待預備打「萬聖節」的屬靈爭戰,不少先鋒式文章也橫空出世、爭奪先機。上星期開始在信徒之間瘋傳的一篇文章,甚至有一眾大牧加持的「和諧頻道」也在社交網站上轉載。以下就借用該頻道加上的兩段經文,說說基督徒為何怕了萬聖節。 怕交鬼得罪上主,還是怕中咒? 此文轉述拉米瑞茲 ( John Ramirez ) 牧師在一次訪問中的言論,指出 10… 詳閱

【舊事重提】《浪客行》辯證的螺旋

在與出發到京城劍術名門吉岡應約決戰前,武藏來到這荒無之地找上聞名的鎖鐮高手宍户梅軒(原名辻風黃平)決鬥。在四年前,武藏殺了他的仇人,因此交過手結下恩怨。二人交手不為其它,只要殺死對方。“通過斷定他人毫無價值,而稍微肯定自己的存在。”兩虎相鬥,享受着要致對方死地的撕殺,旁人分不出是否在嬉戲。讓這四年與辻風黄平一起過平靜生活的小女孩龍膽… 詳閱

【舊事重題】《兩生花》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五、(完)

茫茫人海中,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每人的處境也人是獨一無二的,因此也沒有人能被真正理解。這樣看來,人人皆是必然孤獨的。 二十多年前,在波蘭的一個母親正和其小女兒看着夜空的星。同一時間,在法國另一對母女在一同細察秋天的第一棵落葉,細看其葉脈細膩精緻的分佈。生於波蘭的Weronika在睡夢中突然有所感召醒來,走出大廳訴說着「我在這世上不是孤單的。… 詳閱

一夕纏綿有真愛?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僞;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或者加多句,一夕纏綿,有真愛。 最近看了兩集《嫁到這世界邊端》之後,內容請見:《嫁到這世界邊端2》土耳其篇 一夜情有真愛,實在太顛覆教會的想像,教會流傳的故事,女主角幾乎一定會遭人始亂終棄,未婚懷孕,甚至患上性病。如果剪去頭段一夜情,或者後來他們信主,整個故事的發展活… 詳閱

躁動到沉默:一個傾聽的神學省思

傾聽沉默是一個悖論(paradox)。傾聽與沉默仿佛是詞語錯配,傾聽的前提是聲音的存在,沉默又如何能被傾聽呢?傾聽與沉默有何關係?兩者都採取被動的姿態,自我的揚棄,成為主流的邊緣。為何要選擇傾聽而不發聲?我們又聽到甚麼?沉默是自願還是被迫?我們能傾聽沉默嗎? 唯有傾聽,才得出合適的言說與理解,呈現真實的他者。上主與人的關係始於傾聽,不是上主… 詳閱

我們牧養的是同性戀信徒,而非有問題的異性戀信徒

關於你們信上所提的事,男人不親近女人倒好。但為了避免淫亂的事,男人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人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我說這話是出於容忍,不是命令。我願眾人像我一樣;但是各人都有來自 神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我對沒有嫁娶的和寡婦說,他們若能維持獨身像我一樣就好。但他們若不能自制,就應該嫁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結婚為妙。 早前我很認… 詳閱

《告別之前》後感:我可唔可以唔上天堂?

(含劇透,慎入) 暑假完了!兩個孩子上學了!終於重奪一點自由!又剛講完道,想享受一齣有養份的電影。多謝友人謝信的介紹,我選了港產片《告別之前》。 簡單而言,《告》是透過三個獨立故事,道出老年人、成年人及小孩子面對死亡漸漸迫近的不同處境。 《告》未必是一套喜出望外的電影,三個單元故事雖有共通點談論死亡的離別,但當中人物既沒有關連,卻又撮…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