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文化

瀏覽分類

 

王菊反轉世界,給教會的啟示

王菊反轉世界的本錢,正是因為她沒有本錢;教會沒有反轉世界,正是因為不斷在權貴中企望能以左右逢源,積聚本錢──即使我動機在加大影響力好能更有效的祝福大眾,但在為大眾過程中卻同時選擇站在大眾的對立面。 4月,王菊以踢館選手身份參加騰訊視頻真人騷節目《創造101》,失敗出局,但後因有人退賽而有幸補上,輾轉上位成國內網紅,且與其他100人爭取成最後11… 詳閱

雙性戀×Tomboy×基督徒:我是Nocus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參與去年在西九文化區舉辦的Pink Dot一點粉紅嘉年華會呢?那是一個提倡多元共融的慶典,集音樂表演、手作市集、野餐聚會、論壇於一身的活動,讓所有的情侶和家庭組合都能夠在這天樂也融融地慶祝多元,而Nocus正是去年Pink Dot的其中一位籌委,她更是籌委會中的基督徒代表,所以在去年便特別設置了「靈修閣」,讓不同宗教的性小眾朋友也能分享自己的… 詳閱

為何「佛系團契」更好?

「佛系」一詞席捲全城,改圖層出不窮,成為近月流行用語。觀乎一眾改圖,不難發現「佛系」這修辭的兩種意涵,一是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去表達對世情的嘲諷、荒誕及不滿等,另一則是道出對現實的無奈,猶如訴說著這些現實已成「佛道」而無力改變。「佛系」彷彿就是另一新興的負面形容詞,但後現代詮釋學告訴我們,意義並非固定,而是充滿詮釋空間,因此「佛系」亦… 詳閱

我是個恰巧愛上女生的基督徒 – 呀魚

一位從小認真參與教會聚會和活動的基督徒,因為一次意外的出櫃而決定離開教會,甚至因而與朋友和父母的意見產生衝突,卻造就了一個難得的契機來重新審視一直所相信的,到現在終於從定人罪的宗教規條中釋放出來,成為一個真正的新造的人,她是呀魚(化名),一位年青貌美的雙性戀基督徒。 踏上她的信仰之路 若要說呀魚怎樣接觸基督教,這就是從她小學說起,因… 詳閱

「香港的敬拜聲」,非僅只粵語

福音用了人的話來盛載,同時是用人來盛載。 臉書上彈出一充滿文字的圖,標題十分醒目:「香港的敬拜聲」,副題說:「香港需要香港人寫的詩歌」。作為香港仔當然讀得賞心悅目,只是心裏仍點自責:「這樣說會太狹窄,太自我,太地方主義嗎?」然而,後附的解釋讓我安心:「每個地區都需要當地人創作的詩歌」。說的十分清楚,非在說香港人寫的歌是最好,而是說所… 詳閱

我是與愛慾共生共存的基督徒 – 呀愁

呀愁(化名)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在他小三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男生,那年香港青春偶像組合Boy’z出道,他看到Boy’z成員們俊俏的外型就會感到很興奮,然而他也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非常女性化而被霸凌和取笑,所以今天的呀愁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卻其實是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而煉成的。中學時的他已經懂得去暗戀男同學,但那時卻因為覺得基督教不接受同性戀而禁止… 詳閱

我是突破藩籬的基督徒 – 張懋禛牧師

張懋禛牧師是台北真光福音教會的創會牧師,這間堂會標榜接納所有的人,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離婚、單親、HIV帶原者、精神病患、藥/毒戒癮者等,總之是主流教會所排擠的,真光福音教會都歡迎。但這間堂會最特別的是張牧師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從他成長到成立真光教會的生命故事中,我見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帶著他去走這條恩典之路,預備他去服侍台灣… 詳閱

上帝的情緒勒索

不知道大家是以怎樣的標準去看待自己的信仰生活呢?我很常聽到的標準是有牧者導師會認為教會生活即是信仰生活,因為他們認為教會就是信徒所屬的信仰群體,所以要評定一個信徒的信仰生活是好的,他就需要經常參與教會的禮拜和團契小組,不然他就是「好極有限」的信徒。可是,若無視信徒正在面對的處境而只用統一的標準來評價他們,這又何嘗不是苛刻的要求,甚… 詳閱

廣東人唱粵語歌

廣東歌唔係偏居一角唔見得大場面嘅兒戲嘢,任何方言在於佢哋所屬群體嘅母語,喺宗教改革嘅亮光下,係登大雅之堂嘅好嘢。堅持母語,唔係對抗國語或係普通話,而係真誠真情咁發聲。 教育局小學中文網上教學資源嘅頁面,有篇嘢話「香港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粵語不過係「地域變體」,話普通話先係「正規的語言教育」,對香港仔嚟講真係頂心頂肺。好彩港大中文教… 詳閱

【舊事重題】《無痛失戀》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四、

兩個南轅北轍的人,由相遇致互生情愫,由愛情變成感情。由感情到被生活瑣事磨損耗乾,再成陌路。這是塵世中再平凡不過的故事。人生活得久了,總會留下不少遺憾。多少失去了的人棘痛着我們的心靈,多少挽救不了的事情不想回憶?可有想過能有一個新的開始?能放低沉重的過去,明天起床能忘記一切,重新活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其英文原名實在把這種心…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