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文化

瀏覽分類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下)

現代醫學昌明,雖然愛滋病仍未能完全根治,但在藥物的控制下,感染者的身體狀況和壽命能夠與一般人無異,而Duncan的身體狀況也在醫院中慢慢回復過來,心理醫生也證實他的抑鬱症已經完全康復了。以前的他執意追求無盡的財富,覺得自己所擁有的錢財就是一切,所以在失去一切後便受到極大打擊而患上抑鬱症,現在曾出死入生的他發現錢財對他來說已不是以前那樣的重… 詳閱

我不要再加油

我邀請大家思考一下,每當我們聽到身邊的朋友遭遇困境時,我們第一句會對他說甚麼呢?我相信我們都是會說「加油!」請我們現在再思想一下,我們說這句加油是想對朋友表達甚麼意思呢?雖則未有責怪的意味,但卻在暗示他是因為未夠努力才導致這困境出現,可是困境的出現是因為他不夠加油嗎?還是我們都曉得他已經非常努力了,卻仍無力扭轉局面呢?很多時候,我… 詳閱

看到心噏的《逆權大狀》

(點會冇劇透?慎入) 終於鼓起勇氣,在家中看完了《逆權大狀》。 沒了大銀幕的震撼與壓迫感,故事仍叫我很有感受:本被同行輕看的貪錢律師,最後卻變成有99位律師聯手為他作辯護的示威者。 如此戲劇性的反差,全因主角宋宇碩,亦即歷史上因牽涉行賄及逃稅而自殺的韓國已故前總統盧武鉉,他良知的覺醒和他捍衛法律及市民的使命感。 戲劇性的人生被拍成戲劇:只… 詳閱

福音 “Laughings” 充斥教會圈

教會圈子充斥著為數不少的「福音 Laughings」。這些「福音Laughings」想傳福音,有些還是滿腔熱誠,誰知他們以為自己是傳福音,事實上是「反傳福音」,人們接觸完這類「Laughings」之後,不單不會對基督的福音增加興趣和好感,甚至增加了反感。影音使團最近的方舟佈道,可說是其中的表表者。 前些時在一個電台phone-in節目中,一位基督徒女士嘗試與當日的嘉賓名人劉天賜辯… 詳閱

我愛家庭,也愛我的同志朋友

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基督徒現在說「家庭價值」的時候,就好像跟「同志平權」是對立的,而且這樣的對立彷彿是別有用心去安排的,如果有基督徒說自己要維護家庭價值,他就不可能參與或認同任何的同志平權運動。這樣的對立,我打從心底裡覺得是有問題的,原因是家庭的價值好像被上綱上線了,我在教會圈子裡所聽到的「健康」家庭價值是:一個好的家庭只可以由一男…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下)

除了工作的場合,原境也在教會裡尋求支持,逐漸向身邊的教友出櫃,希望更了解這個議題,參與許多的活動及講座,也因此認識了更多支持同志的臺灣基督徒群體,例如長老教會青年陣線、台灣好世協會等等,原境也去過接納同志的真光福音教會及活躍校會,此外也因為認識了臺南彩虹遊行的發起人,接下了2018年臺南彩虹遊行的交通組組長一職。而在籌備過程中原境也發現…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上)

近年,臺灣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討論鬧得熱哄哄,那種勢不兩立的劍拔弩張局面尤其在基督徒與同性戀者群體之間見到,但其實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陣營中,中間卻存在著不少身份重疊的朋友,他們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基督徒,而這篇文章的主角張原境正是一名同性戀基督徒,他更是在同性婚姻最被激烈辯論的日子裡相信耶穌的,他的經歷到底是怎樣呢?讓我們一起去看他的生命… 詳閱

世界盃對教會的啟示

看球以來,真的從來未曾看過一對如此娛樂性豐富的世界盃決賽,法國最終以4:2擊敗克羅地亞,取得第二次的世界盃冠軍,一切塵埃落定。由於是四年一次的盛事,相信這段時間有不少傳道人會借世界盃作為講道的內容,作為球迷亦不免從俗一下,借借世界盃講教會事。 德國及西班牙兩隊傳統勁旅相繼失利,德國更加分組賽被淘汰出局,兩隊強調控傳的球隊均出現同一問題… 詳閱

大專校園文化淺談(1):批鬥是常識吧?

大專校園的學生群體有其獨特文化,如dembeat、ocamp、上莊等,而這些活動是學生身份的象徵。福音需要處境化,信徒群體進入校園,亦不能只以一貫方式傳福音,而要接觸校園文化。當信徒群體的文化與校園文化相遇則併發出不同的結果,猶如神學家尼布爾(Richard Niebuhr)對基督與文化的關係之有關描述。不少校園信徒群體往往專注事工佈道等策略,卻忽視校園文化對自身的… 詳閱

又勇敢又耶膠的我,該如何自處?

最近我遇到兩個朋友,他們分別對我說了一句話,第一位說我的所作所為和意識形態都越來越像一個耶膠(耶膠本是網上非基督徒恥笑基督徒的用詞,以形容一些盲從教內權威,實際上做出違背聖經和耶穌教導的基督教或天主教徒),另外一位卻說我現在所作的很勇敢。我覺得這樣的情況很有趣,因為他們都是在說我,但他們各自的評價都是很大差別,甚至讓我覺得是對立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