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文化

瀏覽分類

 

幽谷中的禱告:反修例運動中的詩篇默想(9/14)

關於這一系列文章的缘起和目的,請參考系列的序言。 詩篇83 (和合本修訂版) 亞薩的詩歌。 求主敗敵 83  神啊,求你不要靜默! 神啊,求你不要閉口,不要不作聲! 2 因為你的仇敵喧嚷, 恨你的抬起頭來。 3 他們同謀奸詐要害你的百姓, 彼此商議要害你所保護的人。 4 他們說:「來吧,我們將他們除滅, 使他們不再成國! 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記念!」 5 他們同心商… 詳閱

【舊事重題】《神探》惡念的根源

「查案不是用左腦的」 神探陳桂彬以獨特的調查手法, 屢破奇案。他以特殊天賦,以直覺代入罪犯心理,重演案件,找出真兇。但一天在他尊敬警官高層退休慶祝之時,為這正直的上司送上其血淋淋的耳朵。自此,神探就被診斷為有精神病而退隱了。 兩名警探王國柱、高志偉到樹林查案,結果王連人帶槍失蹤。跟着就發生多宗證實以王失蹤佩槍行兇的劫殺案。十八個月來警… 詳閱

香港人,就讓我們互相,從眼淚與血泊中、攙扶起來吧

我從來不說我愛香港,但星期日晚的憤怒實在難以言喻—甚至講粗口都不足以形容我心中的憤恨、震怒與無力。 這兩個月,我像活在一個電影世界中—一個「要讓你發瘋、先把你逼瘋」的地土。我究竟說出過幾多活像電影裡才有的對白?「住起沙田既朋友,你無事呀嘛?」、「我地要有被捕的覺悟」、「落去,救得一個得一個」、催淚彈、橡膠子彈、在人潮如卿的地鐵站中真… 詳閱

在佔領立法會之夜,我想自己不得不認老了

今天的71大遊行,和我在69及616遊行一樣與一眾教友一起同行,在一連串的反送中抗爭行動都未能成功迫使政府回應香港人訴求,以及已有三位年輕香港人對政府以死相諫後,我們的士氣都和眾多市民一樣較為低落。在經歷兩次過百萬人的遊行,而香港政府仍然無動於衷後,我們都不禁去問我們還能做甚麼,也在想這樣出來遊行還有用嗎?但我們仍因為想盡力堅持下去,所以今… 詳閱

心臟強大之時,請別輕視正在受苦之人

在過去的一到兩年,我無法否認自己在以前教會受了很大的傷害,因鬱鬱不得志的遭遇以及不被教會歡迎的處境,都讓我的情緒出現了問題,經常沉浸在悲傷的情緒裡,甚至不時有自殺的念頭出現,當時的心臟變得非常脆弱,整個人就整天浸淫在痛苦中而未能逃離。 現在的我轉了新的教會聚會和團契,因這間教會願意以友善的態度對待性小眾,也不會阻止我為性小眾平權議題… 詳閱

「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性小眾基督徒

在現在的一連串反送中抗爭和示威集會裡,年輕人基本上都學懂了「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這三個道理,不論在抗爭示威中發生了多大衝突,年輕人都懂得對身邊親友作出以上的呼籲,但我想對不少基督徒朋友而言,這三個單詞還是非常陌生,因此我想利用以下的段落,以性小眾基督徒的處境來解釋何謂「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並指出我們可以如何在教會裡實踐出… 詳閱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三)嗚⋯⋯睇唔開又聽下歌

「喂,年輕人,個個時代都艱難架啦,一味怨人地,又唔諗下自己唔捱得?」 寫完上篇〈青春的哀號〉(1635期「青黃筆接」專欄)講年輕人身處的時代的艱難,我常常想像會收到這樣的回應,簡直捏一把汗。我也陷入一輪反覆自問:我有沒有只以現實艱難為逃避的藉口?若環境無論如何都不會變好,那我打算如何自處? 這是來來回回,囉囉嗦嗦的,一場自勉。 先是想起小塵… 詳閱

關於基督教喪禮,我有想說的話

前幾晚做了兩個夢,我在其中一個夢夢到逝去已有九到十年的外公,讓我回憶起九年前我們為外公舉辦的安息禮拜,以及在他病危時舉行的床邊水禮。這些回憶都讓我開始思考,倘若終有一天我父母離開世界,甚至是我自己離開世界時,我都想讓他們和自己喪禮中的基督教元素盡可能地減至最少。 我已不太記得外公當年安息禮拜是如何,但近年自己所參與的安息禮拜,負責證… 詳閱

我和家人對IKEA雪糕廣告事件的回應

老實說,在最近見到有性別平權朋友寫評論批評IKEA的豆腐花味雪糕廣告有問題時,我並非完全認同的,但我也考慮到自身身份的限制,我看待這件事始終是有盲點的,因此我也不願太快去表態,亦沒有對任何有關的帖文按讚。 在過去的星期一晚上,我主動將這議題拿出來與家人一起討論,因我有一個性別意識較一般牧者和教會女性強的母親,我希望知道他對此事的看法,我… 詳閱

隱形指環的誘惑:網絡世界如何淹沒人的良心

〈作者按:這是一篇已寫好數月的稿件,積壓已久,但如與近日的「安心事件」對照,更別有一番感受,大家不妨細心想想。〉 早前與友人談起一個網絡現象:本來具道德水平的人,在網絡上的言論道德水平也總會低幾級,更枉論本身沒有什麼道德意識的人。在網上,我們傾向未詳細了解事件,也動不動對別人作出片面的批評,措辭之激烈我甚至可以以「狠毒」來形容(但當…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