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瀏覽分類

 

你好叻呀~~

(本文初刊於《時代論壇》1588期) 大學畢業以來,我一直都在基督教機構工作。也許是商界職場太殘酷,時不時就會有人探路,問我「福音機構好唔好做」。他們幻想一班基督徒,為了信仰,天天在一起,貢獻一己恩賜才幹,是何等的「在地若天」;但我通常都是一窩冷水照頭淋,及早撲滅他們的美好假像。 其實道理很簡單。你與教會的弟兄姊妹之間,曾否有過爭吵?當你… 詳閱

福音 “Laughings” 充斥教會圈

教會圈子充斥著為數不少的「福音 Laughings」。這些「福音Laughings」想傳福音,有些還是滿腔熱誠,誰知他們以為自己是傳福音,事實上是「反傳福音」,人們接觸完這類「Laughings」之後,不單不會對基督的福音增加興趣和好感,甚至增加了反感。影音使團最近的方舟佈道,可說是其中的表表者。 前些時在一個電台phone-in節目中,一位基督徒女士嘗試與當日的嘉賓名人劉天賜辯… 詳閱

識時務者偽俊傑

(本文初刊於《時代論壇》1587期) 到底,基督徒和一般人,有什麼分別?道德高尚一些?我們其實無謂自己欺騙自己,這個世界許多熱心公益的人,並沒有返教會;而教會信徒,又時不時因為各種壞事惡行登上報章新聞。這不是說上教會的不是好人,而是基督徒和道德情操的關係,並沒有那麼理所當然。 如果有分別,我想那分別應和耶穌給我們打開的視野有關——天國近了… 詳閱

淨係識金句,咪斷章取義囉

(本文初刊於《時代論壇》1586期) 有次到訪某福音機構,席間談起他們的作品必定附上聖經金句。為什麼呢?主事的同工一臉無奈:「我們試過不加,但就收到支持者電話,說要停止奉獻給我們。」噢,好大的官威。 其實,聖經經文如果用在適當的時機和地方,是很有力量的。重點不在於我們到底有沒有引用經文,而在於判斷什麼叫做適當、言行是否一致。有些人覺得貼聖… 詳閱

唔扮嘢,愛鄰舍

(本文初刊於《時代論壇》1585期) 在信仰羣體之中,要學習欣賞彼此的不同和差異,看見中間的光明美善,看見上帝如何使用各式各樣的人來成就天國的任命,是我們畢生的操練、一生的功課。 然而差異往往帶來爭吵;爭吵得激烈,很容易就彈出一句「乜你噉都係基督徒呀?」的嗟嘆。基督徒的差異背後,有沒有一條底線,是越過了就枉為信徒的呢?定時定候識返教會就好… 詳閱

廣東話講耶穌,係咪正先?

(本文初刊於《時代論壇》1584期) 從事出版工作廿多年後,沒想到竟開始寫起個人專欄來。第一次開專欄,不免要夫子自道,說明一下狀況。話說,十年前某天,讀畢德生(Eugene Peterson)的英文意譯本The Message的〈羅馬書〉,讀到第12章時不禁連聲「阿們」,於是抄出幾段放在網誌留個記錄。網友看後說,如果這個版本有中譯就好了。 畢德生的譯法,注重美國地道的處境,用… 詳閱

「香港的敬拜聲」,非僅只粵語

福音用了人的話來盛載,同時是用人來盛載。 臉書上彈出一充滿文字的圖,標題十分醒目:「香港的敬拜聲」,副題說:「香港需要香港人寫的詩歌」。作為香港仔當然讀得賞心悅目,只是心裏仍點自責:「這樣說會太狹窄,太自我,太地方主義嗎?」然而,後附的解釋讓我安心:「每個地區都需要當地人創作的詩歌」。說的十分清楚,非在說香港人寫的歌是最好,而是說所… 詳閱

信仰詩詞頌(七):心窩-從詩篇三十六篇所得的啟迪

詩35 1 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相戰的,求你與他們相戰。 2 拿著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 抽出槍來,擋住那追趕我的。求你對我的靈魂說:「我是拯救你的!」 4 願那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那謀害我的,退後羞愧。 5 願他們像風前的糠,有耶和華的使者趕逐他們。 6 願他們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7 因他們無故地為我… 詳閱

【舊事重題】《無痛失戀》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四、

兩個南轅北轍的人,由相遇致互生情愫,由愛情變成感情。由感情到被生活瑣事磨損耗乾,再成陌路。這是塵世中再平凡不過的故事。人生活得久了,總會留下不少遺憾。多少失去了的人棘痛着我們的心靈,多少挽救不了的事情不想回憶?可有想過能有一個新的開始?能放低沉重的過去,明天起床能忘記一切,重新活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其英文原名實在把這種心… 詳閱

【舊事重題】《玩謝麥高維治》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三、

筆者從《慾望的謊容》同一性與愛情中簡介了傳統 Lockean 的 psychological theory 下以記憶為 personal identity,如何因經歷時間變幻而受的限制。而《死亡魔法》一文也指出了在 Derek Parfit 瞬間轉移的思考實驗中,舉出符合 Lockean 的 the sameness of a rational being 的條件下所產生分枝 branching 的難題。到上文《銃夢》中 Bernard William 的行刑實驗又否定了 John Locke 以記憶(精神)即 personal identit…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