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瀏覽分類

 

沉重的平安與希望

【2019年10月27日好鄰舍北區教會周日崇拜講道講章】 耶和華啊,雖然我們的罪孽控告我們,求你為你名的緣故行動吧!我們本是多次背道,得罪了你。以色列所盼望,在患難時作他救主的啊,你在這地為何像寄居的,又如旅行的只住一夜呢?你為何像受驚嚇的人,像不能救人的勇士呢?耶和華啊,你在我們中間,我們是稱為你名下的人,求你不要離開我們。 耶和華論到這百姓… 詳閱

珍惜這個家─與淺黃/藍母親的偶然對話

難以安睡是香港今個盛夏的風土病。八三一晚太子「黨鐵」站的國家級恐襲,震撼從外而來穿透五臟六腑,教人沉重得難以直視屏幕的血腥。與大部份人一樣,當晚又是一晚無眠之夜。翌日早上掙扎醒來,心情還未平伏,想起要裝作一切如常地回教會崇拜,內心實在萬般不願意。於是,我決定誠實面對真我,照顧身心靈的實在需要,為自己騰出空間,在家中靜靜沉澱、哀告、… 詳閱

罷工不是安息

我們可以用安息的心態,放下工作祈禱,但我們也很清楚,這一種暫停工作、離開日常秩序,的確是一種政治參與。 但正因為罷工,能助我們反思習以為常的日常…… 原來我們平時太習慣不理會社會是否仁義公平正直,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太習慣靠自己生產、為自己消費⋯⋯ 就算是在應該守安息的「主日」,我們只會停下兩小時的工作或玩樂,「返崇拜」之後就趕緊繼續我… 詳閱

【舊事重題】《神探》惡念的根源

「查案不是用左腦的」 神探陳桂彬以獨特的調查手法, 屢破奇案。他以特殊天賦,以直覺代入罪犯心理,重演案件,找出真兇。但一天在他尊敬警官高層退休慶祝之時,為這正直的上司送上其血淋淋的耳朵。自此,神探就被診斷為有精神病而退隱了。 兩名警探王國柱、高志偉到樹林查案,結果王連人帶槍失蹤。跟着就發生多宗證實以王失蹤佩槍行兇的劫殺案。十八個月來警… 詳閱

火星

重力 一步一步的,我攀上這堂梯子。離開地面二米,不再是熟悉的高度,平日在屋前能看到的視域。我很在意離地面的距離,對攀爬者來說只有忘記自身高度才能無畏無懼的前進。我想這是把注意力轉移的自欺方法罷了。真正的攀高者,需要對處境有全面的掌扼,找尋下一個支撐點,選擇攀升的路徑,身上各肌肉的狀態,天色風向的變化和距離地面的高度。這應該是身心意志… 詳閱

香港人,就讓我們互相,從眼淚與血泊中、攙扶起來吧

我從來不說我愛香港,但星期日晚的憤怒實在難以言喻—甚至講粗口都不足以形容我心中的憤恨、震怒與無力。 這兩個月,我像活在一個電影世界中—一個「要讓你發瘋、先把你逼瘋」的地土。我究竟說出過幾多活像電影裡才有的對白?「住起沙田既朋友,你無事呀嘛?」、「我地要有被捕的覺悟」、「落去,救得一個得一個」、催淚彈、橡膠子彈、在人潮如卿的地鐵站中真… 詳閱

「鬼入豬群」2019香港版

他們渡到海的對岸,到格拉森人的地區。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污靈附身的人從墳墓迎著他走來。那人常住在墳墓裏,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被他掙斷,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墓裏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打自己。他遠遠看見耶穌,就跑過來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 詳閱

上帝說要有光

信仰詩詞頌(八):夜長天未明

這首詩是寫於本人對七月十三日香港警察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以及過去兩個星期內對市民所作一切作為的感受與省思。 夜長天未明, 黑影蓋四境, 鮮血流不息, 悲鳴處處聽。 警民同對峙, 血染新城市, 官迫民反時, 生靈塗炭矣! 夜長天未明, 未見曙光現, 然而終有天, 晨光必再現! 上主治寰宇, 終局已定斷, 奸邪見上主, 必得到裁決! 紅染香江時, 心存真正義, … 詳閱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