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瀏覽分類

 

有時,與非信徒相處、比起信主的還要舒適一點。(下)

另一個不想與信徒相處的原因,是失望。 其實已經沒有給過期望了,為什麼還會失望的呢?原因是我對「基督徒」三隻字,很難不賦予一點期望-但,其實也不是什麼偉大的期望吧。 不知怎地,基督徒總喜歡為別人劃線,尤其是「道德的線」。基督徒總愛把非信徒的「屬世」看成「洪水猛獸」,外間就是「咆哮的獅子走來走去,尋找可吞吃的人」。好像自己的道德水平就很… 詳閱

有時,與非信徒相處、比起信主的還要舒適一點。(上)

不知道大家會否曾經這樣覺得-有時,與非信徒相處、比起信主的還要舒適一點。 不是因為我與非信徒相處就會又煙又酒又粗口、做盡各種失德的事(非信徒其實不是洪水猛獸啦好嗎?況且會做失德之事的基督徒也不少),而是我總羨慕他們。當我為「教會」 這個已離不開我的「命運共同體」擔心這些、氣憤那些的時候,世人憂心的,只是返工返得是否舒服、今天是否買到… 詳閱

千奇・吾・好慣

背金句時的的了了錯咗係要扣分嘅 >咦,和合本其實已經有修訂本,好似仲有修修訂本添喎,outdated咗的野都仲要逐字背? >不如背廣東話聖經啦? 考試測驗前大家都會留係屋企或者去自修室溫書,團契總會人小啲 >講到團契教會生活咁重要,但睇嚟考試再重要啲喎,咁兩樣野合埋一齊得唔得? >講到耶穌的愛幾咁平等,但係老師/導師都係鍾意讀書叻的人,同其他地方有… 詳閱

白光

黑夜狂風過後,不知為何白晝就從沒停止過。夜風消逝,忽然白天來臨。但比往年不同,這年的白晝在無限度伸延,已不知多久的時日了,天還是未黑。鎮上的居民自從黑暗中釋放後以來,漸由振奮步入不安。一切在這漫長的白晝下也無所遁形,包括面容上微小的情感變化,包括暴風在地上劃過的痕跡。事物看得太清楚,會失卻了天真的想像,不經不覺也失去了生活的期盼。 … 詳閱

不是規劃出來的手語生涯

成長路不易走,有很多挑戰,但也有很多盼望。你可會感受到身邊有一位完全認識你、又無所不能的神陪着你走呢?回望過去,人生遇過許多「偶然的驚喜」,並非巧合,我信是神為每個獨特生命所預備的!從小,我就希望學手語,因為我不喜歡說話,而且我有中度的聽力障礙。想不到,神讓我在IS Camp*裏認識了「手語姐姐」,她的手語打得很快、還很美。後來她邀請我參與… 詳閱

〈記讀書分享會:如果上帝定意要我多災多難,咁我嘅人生咪好苦囉⋯⋯〉

我很喜歡參與教會裡面的讀書分享會,這種思想上的交流和input是非常難能可貴。 今天讀的文章是《循規踰矩》的第七篇:〈巨大的不幸〉。 一位生活困苦的老人,一生都在患難中渡過。有一天他碰見一位牧師,牧師對他說:「弟兄啊,承受上帝的產業之前,你必須承受巨大的苦難。你現在承受的正是煉獄的火焰,為要煉淨你的靈魂。」然後,受創的心聽見了,就從這番說話… 詳閱

信仰.離地?(下)

「離地」帶來的「雙重視角」 在地,會痛……怪不得上了山的彼得說:「我們在這裡真好!」 門徒自從被耶穌差遣去趕鬼、治病、傳講神國嘅道後,忙到踢晒腳。有一日,本身成日退修嘅耶穌,又再忙裡抽身,上山祈禱,仲帶埋彼得、約翰同雅各。 耶穌祈祈吓禱⋯⋯突然,個樣唔同咗,件衫白到發光!仲有埋摩西同以利亞,喺榮光中顯現、同耶穌吹水——講耶穌將要離開、… 詳閱

信仰.離地?(上)

離地? 近年教會常被批評「離地」,教會講壇、教會活動、教會領袖……無一倖免。我們結集了不同弟兄姊妹有關教會崇拜的經驗,創作了以下故事,看你有沒有共鳴? 「崇拜開始。弟兄姊妹,讓我哋呢段時間,先擺低我哋嘅重擔同憂慮,嚟到上帝面前,專心敬拜。」 「屋企人又吵,成個星期六日都做唔到嘢」「份施政報告真係好垃圾!」「講到高鐵咁犀利,但高官時間好… 詳閱

【舊事重提】《浪客行》辯證的螺旋

在與出發到京城劍術名門吉岡應約決戰前,武藏來到這荒無之地找上聞名的鎖鐮高手宍户梅軒(原名辻風黃平)決鬥。在四年前,武藏殺了他的仇人,因此交過手結下恩怨。二人交手不為其它,只要殺死對方。“通過斷定他人毫無價值,而稍微肯定自己的存在。”兩虎相鬥,享受着要致對方死地的撕殺,旁人分不出是否在嬉戲。讓這四年與辻風黄平一起過平靜生活的小女孩龍膽… 詳閱

【舊事重題】《兩生花》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五、(完)

茫茫人海中,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每人的處境也人是獨一無二的,因此也沒有人能被真正理解。這樣看來,人人皆是必然孤獨的。 二十多年前,在波蘭的一個母親正和其小女兒看着夜空的星。同一時間,在法國另一對母女在一同細察秋天的第一棵落葉,細看其葉脈細膩精緻的分佈。生於波蘭的Weronika在睡夢中突然有所感召醒來,走出大廳訴說着「我在這世上不是孤單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