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瀏覽分類

 

「鬼入豬群」2019香港版

他們渡到海的對岸,到格拉森人的地區。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污靈附身的人從墳墓迎著他走來。那人常住在墳墓裏,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被他掙斷,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墓裏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打自己。他遠遠看見耶穌,就跑過來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 詳閱

上帝說要有光

信仰詩詞頌(八):夜長天未明

這首詩是寫於本人對七月十三日香港警察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以及過去兩個星期內對市民所作一切作為的感受與省思。 夜長天未明, 黑影蓋四境, 鮮血流不息, 悲鳴處處聽。 警民同對峙, 血染新城市, 官迫民反時, 生靈塗炭矣! 夜長天未明, 未見曙光現, 然而終有天, 晨光必再現! 上主治寰宇, 終局已定斷, 奸邪見上主, 必得到裁決! 紅染香江時, 心存真正義, … 詳閱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 詳閱

牢獄迫近,希望躲在哪裡?

(香港的六月,不好過。此文寫於2019年6月11日,這些日子以來,轉變很大。不過絕望和希望仍在不斷交戰⋯⋯) 一、沒有了。那審訊根本就不公平!沒有證據,將「犯人」屈打成招,無罪變有罪,甚麼都由他們說了算,指鹿為馬!我整晚躲藏著,聽著門外有沒有一絲聲音,好怕會被抓捕。忍不住哭了,連抽泣也不敢作聲。我還記得那些可惡的嘴臉。都只不過是政權御用的維… 詳閱

When you Believe:致因為堅持、才能看到希望的我們

我自己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專業人士,面對這段時間的煎熬,其實也同樣的絕望。我也想不到一些更好的言詞(粗口這陣子講了很多),去表達我的憤怒與絕望。眼前的政權,真的讓我們很難搖撼半分。 我只能夠說,留下生命、盡一分力去令這極惡的政權懼怕、倒台,就是我們對它最好的復仇啊。如果在這場戰爭,我們自動End Game,那Infinity War給誰打啊。 從小到大都是耶教徒,… 詳閱

Illustration: Autumn

生活隨筆: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 詳閱

聖經 Art 人唔 Art 人:大衛雕像 Statue of David (Part 1)

聖經 Art 人唔 Art 人,是城滙社區教會網台節目,專為你介紹西方藝術名作,從藝術、歷史和聖經各角度,為你解畫。 一連兩集討論意大利佛羅倫薩必到熱點 -  大衛雕像。 Art 人:Irene 唔 Art 人:Kit Siu 聖經人:Mark Si… 詳閱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