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牧養

瀏覽分類

 

正視教會的「陰柔文化」

無論任何年齡踏足堂會,他(或她)接觸較多的必是姊妹;上兒童或少年級主日學時,放眼盡是女教師;崇拜的招待,多是女性;青少年團契導師亦是姊妹居多;熱心返祈禱會的,也是姊妹禱聲不絕!正因姊妹於堂會內發揮極大影響力,即或她們過往被拒於建制領導層,教會「陰柔文化」仍然主宰整間堂會。堂會多選擇慶祝母親節,卻少慶祝父親節。 隨著女性主義抬頭,傳… 詳閱

從《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看「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本文是一份神學文章筆記,假設讀者已閱讀岑紹麟博士的文章。筆者嘗試從岑博士的文章─《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來淺談「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問題。 引論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6:9-10提出「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一話。這句話自宗教改革後引起了不少的討論,彷彿對「因信稱義」的教義有所抵觸,把人自身的行為成為得救與否的最終答案。究竟信心、行為、恩… 詳閱

活動公共神學研習課程:「再殖民的香港與普世合一神學下的信仰群體在公共」

越來越多人說香港被殖民管治根本沒有結束,只是換了「宗主國」。香港的殖民又殖民的經驗究竟如何獨特?這種經驗與香港人身分的建構與認同有甚麼關係?在這處境加上普世合一神學於香港的軌跡與視角下,我們如何「做」香港的公共神學? 香港─未完的殖民地故事與香港人身分:歷史探索與後殖民視角I 9.5.17 香港─未完的殖民地故事與香港人身分:歷史探索與後殖民… 詳閱

我的工作真的有意義?

一直很敬佩馬保羅牧師,不過看完他最新的文章《由堂會牧養到重返職場》後,穩穩然又覺得有一點不妥,亦是在教會生活長年以來的疑問:究竟一般的教牧同工,如何掌握所謂職場的動態,對商業世界的理解如何,他們是否明白一般打工仔面對的處境,他們的建言,是否可以真正在職場實踐,幫助到信徒面對挑戰,還是令他們陷入更深的困惑之中? 我不致於天真到認為在… 詳閱

宗教改革與信徒皆祭司

在張貼於威登堡諸聖堂的《九十五條論綱》中,路德沒有提及信徒皆祭司。他主要針對當時羅馬教廷對大赦(indulgence)的做法,非針對教宗及其代表的聖統制。雖然《九十五條論綱》中有批評主教和神父,但其重點是他們濫權,非基於信徒皆祭司的神學。 相反,《九十五條論綱》第七條要求信徒順服神父(「上主為人赦罪,還要同時使他凡事謙恭,順服於他的代表-神父… 詳閱

活動重新認識屬靈爭戰

基立浸信會:青草地講座 – 重新認識屬靈爭戰 講員:麥啟新博士(前中國宣道神學院副院長、前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新約副教授、前悉尼浸信會神學院講師、前澳洲浸信會差會宣教士、中國宣道神學院道學碩士、澳洲神學協會神學博士。著作及譯作包括:《新約文學釋經》、《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重新認識屬靈爭戰》) 日期:2017年6月1及8日(星期… 詳閱

復活了,但還是死的—二之二:教會沒有告訴我那必須經歷的苦難。

苦難是基督教內其中一個最熱門的題本。 「為何慈愛又大有能力的上帝要讓苦難出現?」因著現實對上帝的屬性產生疑問;但其實更多人關心的可能是:「為何慈愛又大有能力的上帝要讓苦難在我生命中出現?」 最近在友人的社交網站見到分享說:「有自稱基督徒嘅人話,我信耶穌,梗係想信左佢之後,人嘅際遇比之前好架啦,但如果信咗佢,仲比以前差,咁做乜要信佢… 詳閱

活動牧者及信徒領袖靜修營(加拿大)

牧者及信徒領袖靜修營:從耶穌基督的靈性觀體會默觀禱告之旅 內容:福音書中的比喻讓我們認識耶穌的靈性觀,也使我們在靈命進深的路程上得到很重要的提示。默觀禱告的難以言傳,就如主耶穌在福音書中的教導,並不是直接易明的,反而是難懂的。但如果默觀禱告是個人可體驗和分辨,福音書中對禱告的教導和比喻也邀請我們去專心地聆聽,接受祂的啟示,以至我們… 詳閱

由堂會牧養到重返職場

馬保羅
做了二十幾年傳道、牧師,我在2015年3月請辭了啟田浸信會主任牧師之職,面對前面工作的路向,當時心中有兩方面的感動,一方面是支援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參與這個聯繫了四十多間堂會的網絡有關信徒培訓、牧者支援和推動堂會文化更新的聯合事工,另一方面的感動,就是重新回到社區和職場中,嘗試更多體會香港人在工作中的掙扎和各方面的張力。 因此,由2015年… 詳閱

我讀《在聖靈裡工作》——系統升級的恩賜工作觀

從小,我就對死亡充滿恐懼,同時對人類的未來保持悲觀。信主之後,愈發充滿平安;而另一方面,教會所描繪的末世大災、聖徒被提、靈魂得救的畫面,與我本身對世界的悲觀一拍即合。 於是,進醫院實習後,我發現自己對搶救性命垂危者怎麼也提不起勁。比起像醫龍那樣緊急開刀,把病人從死亡邊緣拉回,我還更喜歡安寧療護,因為那是牧靈的最佳時機。「反正,救起… 詳閱
贊助連結
Engage Scriptures - Sam Ts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