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牧養

瀏覽分類

 

祭司、關係、權力

最近,在社會上熱烈討論威權統治,在上掌權者如何將其意志和威權,在港施行管治?究竟香港現在是「法治」(rule of law)還是按國家領導的「依法而治」(rule by law)?相信不少人對香港在各方面的加速淪陷,感到非常憂慮;與此同時,教會內部的權力運作,亦開始備受質疑。藉今年宗教改革五百周年紀念,不少人提出教會更新反思;當時的改教家,雖然沒有明言,但權力…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2. 殉難與倖存的抉擇

「518民主廣場」及「舊全羅南道道廳」 我們到訪光州市市中心的「518民主廣場」並「舊全羅南道道廳」,它們都是光州事件的重要現場。「518民主廣場」是當時光州市民集會的主要地點。「舊全羅南道道廳」則是光州市民的抗爭指揮部。(現時叫做「國立亞洲文化殿堂」和「民主和平交流園」。) 當年軍隊派出精銳傘兵部隊鎮壓的時候,仍有二百多名民運人士堅持死守在這… 詳閱

謙虛和屈服

最近和人討論,談到一些聖經/神學學者恃著胸中有些墨水,例如可以徒手讀原文(某君就曾大言「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或懂得這個釋經進路或那個釋經理論,或這個抄本那個抄本,就目空一切,對什麼批評都不放在眼內,動輒就說人家批評他,只是人家水平不夠,聽不明白他說什麼。 對不懂的人來說,這些人看起來真的很了不起,畢竟,一句「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1. 光州事件與教會眾生相

幾年前知道南韓1980年發生的「光州事件」,便一直想何時有機會實地去看一看。 今年暑假,乘參加另一會議之便,我順道去了光州一趟,當中有不少深刻的學習。沒想到九月在港上映的《逆權司機》電影不但成為話題之作,更使港人認識南韓民主運動的里程碑 — 「光州事件」。我趁此機會簡單分享自己在當地的所見所聞、所感所思,希望更多對當下困局迷惘的同路人考慮也… 詳閱

FAITH的崗位

Gundam SEED Destiny裏有一個情節,話說有一天,阿斯蘭被任命為FAITH(Fast Acting Integrate Tactical Headquarters)的一員,得到一枚襟章。他可以不跟從部隊的指揮,駕駛自己的新高達Saviour,按自己的判斷去行使高達的力量。 6年前的教會堂慶,教會送我一份小禮物(不是這枚襟章啦),事前沒有什麼風聲,而我也沒預料到。 教會給我這份禮物,其中一個原因,是想肯定我在Facebook的分享… 詳閱

「教會權力對談」:堂會崗位身份的權力

「教會權力對談」系列第二次聚會順利完成1,繆熾宏弟兄(下稱:「繆兄」)與文楚君牧師(下稱:「文牧」)分別以信徒及教牧代表首先發言,再由參加者自由討論。 崗位權力的衍生與衰落 繆兄表示,人的教會經歷塑造其教會觀,各個信仰群體在各種時代、政治環境所經歷的,便形成各種教會觀,繼而出現各樣的實體教會。宗教改革後,各宗派按處境和其理念,衍生了多… 詳閱

邱壇是如何煉成的

上個月有機會去信義宗的教牧聯禱會分享,碰到好幾位神學院同學,還有老師。題目是關於互聯網時代給教牧的提醒。 結尾時,我提到某書所列出的「社群十誡」,其中一點這樣說:「不要把你的身分建立在別人的看法上」。我在此特別補上一句:「尤其在座各位(教牧),好多都是人到中年或以上,身分認同開始特別容易動搖,然後很在意別人對你的想法、評價。而社交媒… 詳閱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民要放肆,就用異象。

年多前寫了一篇《有種異象叫擴堂》,當時正值敝教會擴堂期間,引發我諸多思考。一年過後,敝教會的擴堂異象,竟然一波三折,改了又改。 原本的擴堂「異象」,包括三期工程,皆因敝堂會五行欠水,儲備不足以一次過買下一個幾萬尺的大單位,更加無可能勾地建堂,惟有化整為零,計劃在區內先後購入三個單位,分成辦工室,一般團契小組及崇拜禮堂之用。剛剛完購入… 詳閱

「巴勒斯坦回憶錄」分享會

「巴勒斯坦回憶錄」中文版出版小組 主辦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與 德慧文化  協辦 1948年的一場戰爭,引致無數巴勒斯坦家庭遭遇沈痛災難,改寫了他們的命運。而阿拉伯裔的基督教牧師亞歷斯‧阿瓦德(Alex Awad)母親家庭的故事,正是活生生的寫照,也為本書提供了重要的歷史證據和材料。 凱蒂的丈夫在1948年於耶路撒冷遇害,一家人更失去了家園。但這位單親媽媽並沒有… 詳閱

反政治也是政治

我以為邪惡嘅政治鬥爭,教會唔好搞;講出政治鬥爭中嘅邪惡,教會要。 政治既敏感又惹火。因此想「食安樂茶飯嘅」(我也想),總想迴避它。自己不想談,也不想別人談。不過,不想談,也是政治取態;要求人不要談,甚至是清楚的政治訴求。亞里斯多德的經典著述《政治學》,開始部份就說:「人依其本性乃政治的動物」。政治在講人如何共處!除非荒島上只孤身一人…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