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牧養

瀏覽分類

 

參加遊行的靈性操練

今年6月,香港有兩件公共的大事:六四30周年及6月9日「反送中」。 而這幾日,我們的信仰群體在做什麼呢?有朋友告知,嘗試在所屬的教會小組WhatsApp 組群,轉載有關六四的紀錄片及報道,結果被直接無視跳過,繼續組內有關買樓,及假期一家大小租渡假屋的討論。 另一位朋友告訴我,有人在他教會小組群談論「反送中」遊行,結果被踢出群組! 當然情況也不是一面倒的… 詳閱

堅持才是王道

啟示錄12:5–17 上回介紹了婦人和大紅龍出場,似乎這場是邪惡強權與上帝子民的戰爭。在形勢上,一個就快生的大肚婆,又怎能抵擋兇猛暴虐的大龍? 大龍在婦人旁邊虎視眈眈,等著要吞吃那嬰孩,因為牠知道那嬰孩就是將要接掌王權的真命天子,牠決定除之而後快。 那嬰孩令人聯想起詩2:9,亦即對彌賽亞君王1的描述。因此,「婦人」、「嬰孩」可以有雙重意義。2若嬰孩… 詳閱

教會如何走出困境 ── 信二代青少年的牧養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自雨傘運動開始,教會和信徒之間經歷了一場腥風血雨,做成很大的衝擊怎至撕裂,尤以青年人為甚。不少青少年出走教會,開始游牧民族的生活,不停嘗試尋找合適自己的教會,有些幸運的能夠找到並安定下來;有些從此過著隱世的基督徒生活,甚至離開信仰。坊間這幾年紛紛推出了不少活動、不少講座都談及如何牧養青少年,希望籍此將裂縫修補… 詳閱

如何重建崇拜和講壇?

你是否在每星期的崇拜都得到牧養,如果你答案是否的話,那怎樣去重建講壇呢… 詳閱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符號、記憶與遺忘

啟示錄12:1–4 這一章的異象與前文所表達的如出一轍,作者似乎嘗試以不同的圖畫,去描述教會正面臨艱難考驗,信徒群體又應如何解讀和面對邪惡強權壓迫的實況? 或許,作者正在提醒初期教會,尋回久違了的屬靈視覺。 這段經文出現的符號,與不少古代近東、希臘羅馬、猶太群體的神話故事相似,但不盡相同,卻符合街坊口味,帶來豐富的想像空間。例如「大紅龍」,… 詳閱

愛教會的人

最近因為帶組緣故,跟幾位小組導師看過Joseph Fiennes主演的電影《路德傳》(Luther)。 顧名思義,這是一套有關德意志教會改革運動的電影。故事以馬丁路德的生平為中心,講述有關16世紀信義宗教會在教會改革運動下的誕生經過。全劇指出了馬丁路德作為一位來自思定會的修士,因有見當時羅馬天主教的腐化問題,於是透過文字出版指出教條的謬誤,最終帶來教廷的打壓、教會… 詳閱

生活隨筆: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 詳閱

為何基督徒在職場上的工作態度普遍不獲好評

在職場神學常常談的召命,意義前,不如先談談為何人生總會遇上至少一位討厭的基督徒上司/同事/下屬.… 詳閱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三)嗚⋯⋯睇唔開又聽下歌

「喂,年輕人,個個時代都艱難架啦,一味怨人地,又唔諗下自己唔捱得?」 寫完上篇〈青春的哀號〉(1635期「青黃筆接」專欄)講年輕人身處的時代的艱難,我常常想像會收到這樣的回應,簡直捏一把汗。我也陷入一輪反覆自問:我有沒有只以現實艱難為逃避的藉口?若環境無論如何都不會變好,那我打算如何自處? 這是來來回回,囉囉嗦嗦的,一場自勉。 先是想起小塵…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