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牧養

瀏覽分類

 

保守美國總主教透露即將調職,跡象顯示天主教教會有進一步變革

Change to Catholic pastoral practice on issues such as marriage and divorce inched closer as a leading conservative confessed he is to be ousted from his position as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prelates in the Church. Cardinal Raymond Burke, the US archbishop who has openly called on Pope Franci… 詳閱

執事成長學堂:危機應變的領導

執事成長學堂:危機應變的領導 當前社會隨時爆發各類危機,影響堂會正常運作;是次訓練幫助堂會領導層分別處理財務危機、人手危機與公共課題 (如佔領運動、歧視法例等),從而作出本於真理的應對原則。 主辦: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日期:2014年11月21日、28日及12月5日 (逢週五晚,共三課) 時間:7:30pm–9:30pm 地點:中華基督教會長老堂 【九龍旺角太子道西191號A】 (港鐵太子… 詳閱

雨傘運動的上文下「里」

由人大就普選特首落閘、學界罷課、佔中/鐘啟動、年青一代的公民覺醒……到示威者與警方或反佔中人士在街頭拉鋸衝突,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何去何從? 作為真實生活在此城的天國門徒,我們在此時刻,有何踐行信仰的可能性?又當怎樣持久而不退縮地承擔和參與? 雨傘運動.何去何從 講員:邢福增(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雨傘運動.亦退亦進 講員… 詳閱

難諗的神經(689) 你沒有…好結果

昨日面書發現689接受外國勢力訪問,及後同老細飲咖啡(真需要飲咖啡的人仲食緊花生),food court CBC電視台講緊佢. 今早起床, 連 CNN money,Wall Street Journal 一班講金唔講心既, 的華爾街,Bay街財經界都關注689,名正言順瘀到”街”知巷聞.   去年 Wall and Bay street 嘲笑多倫多市長 Rob Ford 吸毒/醉駛/粗口,但人家畢竟有能力. 689 卻能力不足,壞事做盡,依家仲鬼話連篇,真… 詳閱

從「抗爭文獻」帶來的「亂想」

事先聲明,這是一篇沒有組織的文章。 配合今天社會上,一個「沒有組織」的運動。 這三個星期,很忙,要講道,又要教主日學,又要交ThM的功課,更要命的是,這些還要出現在這個熱血沸騰的context中。 道,受context影响,結果說了一篇帶來刺痛的道;主日學,受context影响,幾乎將exilic和post-exilic的舊約世界,與今天的處境完全聯繫。 ThM,上緊第二聖殿時期文獻,9月29日禮… 詳閱

抗法辯

昨日散步遇上西方人家庭一味拍攝抗爭宣傳品,他們很欣賞抗命運動,運動赢得世界讚賞,令他們改觀。抗命學生提高了香港聲望。 人家不守國際協議在先,受害人就是要守他的法?要法治精神?真的考驗香港人的人格與腦袋了。有時造反未必是無理取鬧的。 有人會說:法律保護所有人的,人人都要守。 反佔中通街阻街吵民就保護了,暢通無阻。學民仔擺街站就不被保護了… 詳閱

對話真義

今日黃昏是政府與學聯對話。對話會有甚麼成果?我們不以樂觀或悲觀的態度觀之,因為對話是雙方的。我們控制不到對方(政府),但可以控制自己。雖然我們不是對話成員之一,但我們卻以圍觀方式參與對話了。因此,我們的問題是:應持甚麼態度參與對話?而持甚麼態度與抱甚麼目的對話有密切關係。 (一)有批評者認為這場對話是一場騷,政府做給中央政府和人看,… 詳閱

咒詛詩文化

「此時不讀咒詛詩,更待何時?」 面對香港此情此景,不少信徒都心如火燒;目睹一次又一次的不公義,有信徒提議要宣讀咒詛詩來咀咒仇敵。其中詩篇裡就有許多可供參考的例子,例如詩109篇,內容是詛咒仇敵家破人亡、絕子絕孫、遺臭萬年等等,內容無不狠毒。 早前在一個分享會上,友人問道:「為何基督教沒有為有需要者提供咒詛祈禱的服務?」大家聽後都感到很新… 詳閱

教會撕裂?誰之過?

在二十多天的umbrella movement中,信徒對此活動的意見不一。教會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撕裂,不同意見的弟兄姊妹會在Facebook “unfriend” 對方;在whatsapp group遇到不同意見的弟兄姊妹也會退出群組。在這大時代,有人提議教會應對政治避之則吉,有人卻持開放態度,認為弟兄姊妹只要基於聖經的大原則來討論,加上互相尊重即可。但造成今天撕裂的炸彈,到底是誰埋下的呢? 造… 詳閱

福音派過份強調婚姻令單身人士難受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evangelical church places marriage on something of a pedestal, describing it in elevated terms, and investing enormous amounts of time and resources into strengthening that institution. I wasn’t born in the evangelical movement and so don’t know if it was always this way, bu…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