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教會的妥協與抗爭:從練乙錚談神學說起

Abc
我向來喜歡讀練乙錚的文章,因為他的討論不會流於概念爭論或陰謀論的推測,而是建基於實質的數據及事實分析。他在前日竟大談六四的神學意義,雖然他之前也曾撰文從耶穌潔淨聖殿一事討論佔中,但今次他討論神學仍使我感到有點意外,不能不讀。 練討論歷史事件與上帝啟示的關係,這是一個容易流於主觀猜想的題目,神學人討論時也要小心翼翼,但練大膽踏入這地雷… 詳閱

勸教會領袖當下的「有所不為」

今時今日,作宗派或堂會領袖,確是一件不討好而艱難的服侍。筆者也曾坐過這些位置,明白這類付出心力與時間的義務,對不少教牧與信徒領袖,要面對來自會眾過高的要求與期望。身處於政見對立的社會,宗派與堂會領袖確實難以「事事表態、明確立場」。由於本身體制決策與議事程序有其限制,大多領袖未能即時回應突發事件;當信徒奢望教會領袖能有適切迅速回應,… 詳閱

堅持才是王道

啟示錄12:5–17 上回介紹了婦人和大紅龍出場,似乎這場是邪惡強權與上帝子民的戰爭。在形勢上,一個就快生的大肚婆,又怎能抵擋兇猛暴虐的大龍? 大龍在婦人旁邊虎視眈眈,等著要吞吃那嬰孩,因為牠知道那嬰孩就是將要接掌王權的真命天子,牠決定除之而後快。 那嬰孩令人聯想起詩2:9,亦即對彌賽亞君王1的描述。因此,「婦人」、「嬰孩」可以有雙重意義。2若嬰孩… 詳閱

為了到中國「宣教」,香港教會到底犧牲了多少?

現在的我離開以前的教會後,到另一間教會聚會,而適逢今天是六四三十周年,我現在教會的團契通訊群組裡,大家都在討論六四事件,也在彼此問對方會否出席今晚的集會,並分享關於六四的不同影像和文章。我突然想到在以前的教會,是近乎沒有人會在教會的通訊群組裡談論政治議題的,即使有人開了話題,也不會得到任何回應,現在我身處的教會反而視談論政治為家常… 詳閱

我也是發起人之一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記不起「一群…人就…聯署聲明」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只知道在雨傘運動前後,尤其是自此之後,相當多見。 我相信這是堂會信徒一項創意行動,為免負累堂會,或受制於堂會而作,旨在針對某項重大社會事件而發出良知的呼聲。 按記憶,自己直接發起的聲明或聯署有兩次,一次是拆十,一次是反修訂逃犯條例。兩次經歷不一樣。第一次… 詳閱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教會的缺席時代─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談起

近日正值逃犯條例的修訂,看到大部分信徒或師生以自訂聯署方式去回應政府的修訂,筆者感到一陣暖意湧上心頭,更見建制陣形詞盡和被大部分市民放棄。可是在這個關鍵之時,教會們在那裡?繼續不方便回應?當筆者見到信徒自發聯署時(也有少部分教會發聲),顯出教會建制內的內憂外患,筆者認為大部分教會在人民最需要之時仍選擇缺席,引用潘霍華的名言;當社會… 詳閱

符號、記憶與遺忘

啟示錄12:1–4 這一章的異象與前文所表達的如出一轍,作者似乎嘗試以不同的圖畫,去描述教會正面臨艱難考驗,信徒群體又應如何解讀和面對邪惡強權壓迫的實況? 或許,作者正在提醒初期教會,尋回久違了的屬靈視覺。 這段經文出現的符號,與不少古代近東、希臘羅馬、猶太群體的神話故事相似,但不盡相同,卻符合街坊口味,帶來豐富的想像空間。例如「大紅龍」,… 詳閱

六四不會消失的香港教會檔案

回顧六四三十年歷史,昔日香港教會對六四的判斷幾乎是一致的,然而時移勢易,部分教會領袖刻意淡忘,甚至視為禁忌,不容他人提及。 這些紀事讓我們不遺忘記憶,繼續傳承見證,深信將有一日公義來臨。 5月17日(三) 11個教會團體(香港基督徒學會、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時代論壇、香港教會… 詳閱

當第七號吹響

啟示錄11:15–19 我相信,第七印打開前的144000人和敬拜的情景,以及正要打開第七印時的景象,我們仍歷歷在目。上帝仍然掌權,祂沒有忘記義人的血和惡人的暴行。 現在第七號將要被吹響之際,天上有大聲宣告,亦有24位長老敬拜,因為上帝的國要正式接管地上的國,成為地上唯一的王權統治,直到永遠。這裡說的直接了當,上帝的憤怒和審判要臨到列邦,敗壞那些敗壞世…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