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如何在欺凌中作和平之子?

最近香港神學/教會界最大粒的「花生」,莫過於某聖經講師被指「欺凌」另一神學院的神學教授一事。在一片撻伐聲和剝花生聲中,我卻留意到有一些衛道之士/該聖經講師的友好(或兩者皆是),批評撻伐者只是「自以為」締造和平,實則只是公開強化對立。言下之意,真正的和平之子應該是去私下勸解,以求化解紛爭。 先不論將這次事件歸類為雙方對等的「紛爭」而非… 詳閱

香港青年信徒牧養狀況:我們要翻開新一頁,抑或留在虛假的安全框架之中?

「撕裂」,或許是現時社會和教會最感到不安的議題。不同議題的多元聲音缺乏理性、真誠及開放的討論空間,又有團體高舉鬥爭,使兩極化的對立更加嚴重。群體本來就包含了不同的聲音,本應可以互相存在,但我們一直不習慣互相溝通理解,到撕裂及差異浮面時,便束手無策。 作為社會的縮影,教會亦無法置身事外。受囿於各堂會的傳統及「營運」方式,不少堂會從未預… 詳閱

在社交媒體中追隨基督

馬保羅
最近,「信仰百川」面書專頁轉載了Chris Martin所撰的一篇文章《教牧社交媒體十誡》(10 Social Media Commandments for Pastors)。作者在文章中指出,雖然對很多教牧來說,社交媒體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黑暗區域」,但教牧仍不應拒絕進入社交媒體的世界,因為正是在黑暗的地方,更需要見到耶穌門徒為鹽為光的見證,所以他在其「教牧社交媒體十誡」中提出的第一誡,便是「(教… 詳閱

祭司、關係、權力

最近,在社會上熱烈討論威權統治,在上掌權者如何將其意志和威權,在港施行管治?究竟香港現在是「法治」(rule of law)還是按國家領導的「依法而治」(rule by law)?相信不少人對香港在各方面的加速淪陷,感到非常憂慮;與此同時,教會內部的權力運作,亦開始備受質疑。藉今年宗教改革五百周年紀念,不少人提出教會更新反思;當時的改教家,雖然沒有明言,但權力…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2. 殉難與倖存的抉擇

「518民主廣場」及「舊全羅南道道廳」 我們到訪光州市市中心的「518民主廣場」並「舊全羅南道道廳」,它們都是光州事件的重要現場。「518民主廣場」是當時光州市民集會的主要地點。「舊全羅南道道廳」則是光州市民的抗爭指揮部。(現時叫做「國立亞洲文化殿堂」和「民主和平交流園」。) 當年軍隊派出精銳傘兵部隊鎮壓的時候,仍有二百多名民運人士堅持死守在這… 詳閱

謙虛和屈服

最近和人討論,談到一些聖經/神學學者恃著胸中有些墨水,例如可以徒手讀原文(某君就曾大言「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或懂得這個釋經進路或那個釋經理論,或這個抄本那個抄本,就目空一切,對什麼批評都不放在眼內,動輒就說人家批評他,只是人家水平不夠,聽不明白他說什麼。 對不懂的人來說,這些人看起來真的很了不起,畢竟,一句「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1. 光州事件與教會眾生相

幾年前知道南韓1980年發生的「光州事件」,便一直想何時有機會實地去看一看。 今年暑假,乘參加另一會議之便,我順道去了光州一趟,當中有不少深刻的學習。沒想到九月在港上映的《逆權司機》電影不但成為話題之作,更使港人認識南韓民主運動的里程碑 — 「光州事件」。我趁此機會簡單分享自己在當地的所見所聞、所感所思,希望更多對當下困局迷惘的同路人考慮也… 詳閱

「教會權力對談」:堂會崗位身份的權力

「教會權力對談」系列第二次聚會順利完成1,繆熾宏弟兄(下稱:「繆兄」)與文楚君牧師(下稱:「文牧」)分別以信徒及教牧代表首先發言,再由參加者自由討論。 崗位權力的衍生與衰落 繆兄表示,人的教會經歷塑造其教會觀,各個信仰群體在各種時代、政治環境所經歷的,便形成各種教會觀,繼而出現各樣的實體教會。宗教改革後,各宗派按處境和其理念,衍生了多… 詳閱

基督教:一個反威權主義的群體信仰

承接上文,我表示謙卑是第一步,其實謙卑正是進入群體的第一步。如果一個人高高在上,一直抱著「塞錢入你袋」的心態去對待群體中的其他成員,我不認為他真有進入到群體。這就是我為何如此反對「家長式牧養」的原因,這群人一直在破壞合一,只是他們的破壞比起可見的行為如吵架等更難發現,但帶來的破壞力可能會更加強大。 我們的信仰是一個群體的信仰,不論是… 詳閱

「學聽道」? ──耶穌,你不用來了!

夏日為大地帶來雨水,卻為死佬帶來繁忙的工作。「無道可聽」在香港教會已經不是一件甚麼新事,雖然間中也可以有一兩次正常一點的釋經講道,只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七月尾、八月初,有位深山神學院既「老師」竟以「平信徒」身份出了前後兩篇文章講論「學聽道」。這兩篇文章可以說是為之前那三數篇有關這「學聽道」為中心的文章所引出的迴響嘗試作一個總結和解…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