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最難頂的三種講道

我自小成長於福音派教會,而福音派教會十分重視講道。每個禮拜的主日崇拜,有超過一半時間都是在講道。我也數不清自己究竟聽過多少篇道了,總之就是很多。 遺憾的是,我印象中聽過好的道很少,但差的道實在太多,以致令我有些時候甚至不想返教會。我自己也認識一些朋友是因為講道質素的問題而不返教會的。如此看來,講道確實能影響教會興衰,正如一位牧師曾說… 詳閱

後記:從「餘民神學」芻議到集思凝聚的本土神學建構

何兆斌
「宗文社」在五月五日的講座引發我在面書寫了〈「餘民神學」芻議〉一文。意想不到的是文章引發面書朋友熱烈留言和評論,當中包括神學院老師、一些正在海外修讀神學的朋友等。《時代論壇》編輯問我能否轉載文章,我說當然沒有問題,但我覺得那些留言和評論,要比我寫的文章精彩和更具價值。我的文章,大概只有內裡一句「以上我只是拋磚引玉、是芻議,甚至說是… 詳閱

「餘民神學」芻議

何兆斌
話說五月五日出席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宗文社)因六十周年社慶辦的「今天,我們仍要談中國神學嗎?」講座,講者之一郭偉聯博士提及對香港人「難民」和「遺民」的形容。回家後,這兩詞不斷盤旋我腦海:究竟怎樣的「民」最能夠承載當前香港人的集體經驗,並有助引發一種立於當前香港處境的新的神學想像? 隨着「雨傘運動」的出現和本土意識的抬頭,很多人… 詳閱

我是一個幸運基督徒:David

我們常常聽到很多同志基督徒的故事,必定經過很多的痛苦和掙扎,因為大部分同志基督徒也是在對性保守的教會中成長,可是他們有些人一開始就在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那他們的生命故事又會有何不同呢?David就是在認真追求信仰之時,已在基恩之家這間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基督徒,而他的經歷仍然有很多值得被聆聽的地方。 我和耶穌有個約會,卻很快就分手又復合了 Dav… 詳閱

耶穌是主 vs 政治中立

馬保羅
最近播道會同福堂主任何志滌牧師接受傳媒訪問,談及他為何於堂會的天台豎起「耶穌是主」大型燈牌、他對六四的看法、和他如何看教會與政治的關係。 何牧師在訪問中提出的一些論點,引來關浩然牧師和馬斯特先後撰文回應。何牧師引起議論的談話內容,包括(一)在一次被聖靈充滿的經歷後,何牧師意識到「要改變社會,唯一方法是靠福音改變人心,否則任何形式的爭… 詳閱

人類總是重覆犯WWJD

“What would Jesus Do?” 這問題我由細在教會聽到大。每逢面對人生交叉點,譬如升學、揀女朋友、搵工等,很多屬靈長輩就會跳出來建議你,說「想想耶穌會怎樣做吧!」意思是嘗試幻想耶穌在當下處境的選擇,然後讓這個選擇成為你的指引。這就是著名的WWJD運動(What Would Jesus Do),而這個運動曾在美國風行一時,意圖幫助青少年活出道德的生活。 時至今日,WWJD在港澳已經變… 詳閱

無事袖手談中立,臨危一走去宣教

關於何志滌牧師的訪問,內容我一點也不意外,甚至在傘運到今日變得有點陳腔濫調,因為作為一個有日子的信徒,深知這種態度,才是香港教會的絕對主流。 受到上世紀華人基要派的影響,上一兩代的牧者,多數認同時代論,認為世界已經進入末世的最後階段,只會越來越敗壞,一切政治改革、社會改造、制度修繕,最終只會徒勞無功。惟一重要的事,是在末世來臨前,儘… 詳閱

神學不中立的政治中立 – 教會不濟,才追捧中立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最近一位老牧者接受報章訪問,提到他自己自從二千年後不再參加維園的六四燭光晚會。令我關注的,不是這牧者出席或不出席維園。我自己也曾有一段日子因弄不清燭光晚會的意義而沒有再去集會。我關注的是該篇報導中該牧者提出的一些信仰思考。(不排除記者報導時有所遺漏,但本文依報章的報導而寫,針對神學,不針對人。) 影片中,老牧… 詳閱

鑑古可以知今?歷史不會重覆?

鑑古可以知今?歷史不會重覆? 1949年後,中共對付基督教的手段如下: (1)將基督教領袖按政治立場分類,左中右(中間又分中左、中中、中右,右再分右與極右)。中共首先出重手對付的是「極右」,先後在不同政治運動中,以帝國主義走狗、反動、反革命罪、右派分子名義整治他們(因為他們威脅性最大)。此舉有助分化教會,令那些右及中右,向中左,甚至左靠攏。… 詳閱

澳門本土神學的盡頭?

曾幾何時,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為《澳門教會敗於傳太多福音》,大意是勸勉教會必須捨棄「濫傳」福音而要重新定義福音,甚至建立本色化的教會,以致能回應時代的需要。我也特別提到文字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後來又寫了另一篇《論澳門基督教的文字工作》,勉勵同道必須善用網絡之勢,開拓新的文字平台。 兩年過去了。澳門教會情況如何? 正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