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這是我的立場—傳道牧者應對任何政治審查說不

馬保羅
「講壇上不應該講政治」、「牧師不應向會友表達他的政治立場」、「講壇上只應該講上帝的道,不應該讓牧師宣揚他個人的政見」、「如果牧師在講台上講政治,就會挑起堂會內不同政見的人的分爭,這會帶來教會的分裂」。 作為蒙上主呼召的傳道牧者,應如何面對以上言論? 我認為所有傳道牧者在回應上述言論之前,首先應退到上帝面前,再次思想,我們究竟是蒙誰的… 詳閱

為義受逼迫,勇於苦弱(的無限疑問)

現在經歷香港爭取自由之夏,加上近日內地殉道牧師的消息,再重看去年寫的這篇文章,思考宗教信仰自由、被政權打壓,不知所以言,也不知是否太「膠」,求主憐憫引導,請諸位指正⋯⋯ 六四彌撒之時,在偌大的教堂,溫柔的吟唱迴盪,是環繞四周滲透全身的力量。沒有大聲喊口號,沒有激昂的高歌,不是慷慨高亢的氣氛。那是莊嚴的禱告,盼望上主為六四亡者昭雪沉冤… 詳閱

當教牧面對反修例運動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因著反修例的風暴,港人自雨傘運動後,再一次面對社會撕裂的對立情景,甚至比之前更為嚴重。教牧與信徒在不同層面的參與,帶來牧養和教導的挑戰。 筆者經歷進場與退場的張力,體會個人與群體層面的不同撕裂,除了外出講道,也曾受邀到宗派及堂會的同工會分享所見與反思,看到教牧面對從四方八面來的壓力,急求牧養的良方妙策。 在風雨… 詳閱

鬧得有道理

在最近一篇文章【教會仲有冇用】中我提到:「面對暴力的提升,及長久戰的考慮,要將抗爭的戰線擴大延長,不要只著重前線及現場,輿論的支援也是非常重要的!」 當一班教牧和基督徒在示威前線的參與被肯定,我們在輿論戰上也該有美好見證,讓人看見上主的教導,也叫眾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將榮耀歸給上主! 在輿論或社交媒體作見證,並不需要雕花龍鳳,只要跟… 詳閱

士師記之【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我一向贊成「聖經為我服務原則 #曲」,只要不曲解聖經。 面對而家嘅香港,我強烈諗起士師記,我相信很多人會讚揚士師係英雄,近年好一啲,開始學會睇下士師的陰暗面,正如大衛是個滿手鮮血,好色殺人的英雄。至少,用今日的語言,我未聽過有人話佢哋係暴徒。 在士師時代,係人都知暴政當道,正如出埃及記的法老,代表著欺壓人民的不義政權。我相信在當時代,… 詳閱

信仰詩詞頌(八):夜長天未明

這首詩是寫於本人對七月十三日香港警察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以及過去兩個星期內對市民所作一切作為的感受與省思。 夜長天未明, 黑影蓋四境, 鮮血流不息, 悲鳴處處聽。 警民同對峙, 血染新城市, 官迫民反時, 生靈塗炭矣! 夜長天未明, 未見曙光現, 然而終有天, 晨光必再現! 上主治寰宇, 終局已定斷, 奸邪見上主, 必得到裁決! 紅染香江時, 心存真正義, … 詳閱

心理創傷的困擾

每當親身經歷或目擊嚴重毆鬥衝突、嚴重交通意外、恐佈暴力襲擊、戰爭和天災,又或是親人突然離世,這些創傷事件皆可能令我們心靈受創。所謂「心理創傷」(Trauma),是指生命經歷極大威嚇或嚴重身體傷害而產生的沉重心理困擾。它所引致的心理反應,包括極度強烈的害怕、驚慌、焦慮或極大的無助感。而這些心理創傷的反應,影響可以是短暫的,但亦有可能隱伏潛藏… 詳閱

「同行事後解說」Peer Debriefing

香港人度過了極不尋常的兩星期:前後兩次過百萬民眾上街示威,以及612的嚴重警民衝突。當中,不乏青年信徒參與,而不少牧者亦走出來相伴同行。無論我們是站在前線上,是在遊行行列中,又或沒有參與任何行動,但總難免在傳媒或社交平台上,看到或聽到許多相關報導和資訊,箇中的經歷與感受十分震撼,實在有需要作「事後解說」(debriefing)。 甚麼情況下,需要進… 詳閱

不要讓教會成為跪拜獸像的群體

馬保羅
最近和幾位資深牧者談到近日香港時局,也談到不同教會群體對香港時局的不同詮釋和回應。其中一個引發較多討論的群體,是靈恩派教會。雖然這類教會通常不會自稱為靈恩派,而是強調自己是重視聖靈工作的福音派教會,但為了方便討論,我以下仍將以「靈恩教會」作為對他們的稱呼。(對我來說,這稱呼不含貶義,因我個人也贊同所有堂會必須重視和教導有關聖靈的工… 詳閱

受害者聯盟:警民大和解的想像

自反送中以來,大家都累了,「大家」係包括示威者和香港警察,而且我相信,大家都受傷了,不是小創傷,而是災難性的社會集體創傷,涉及層面包活家庭、同事、朋友、鄰居、街坊、網絡媒體、教會群體,甚至是你不認識的、擦身而過的路人,其撕裂之廣,傷痕之深,很難想像。 回想整個運動至今,有論者認為已從原初一個簡單反修例行動,演變成戰爭狀態,追究其因,…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