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無事袖手談中立,臨危一走去宣教

關於何志滌牧師的訪問,內容我一點也不意外,甚至在傘運到今日變得有點陳腔濫調,因為作為一個有日子的信徒,深知這種態度,才是香港教會的絕對主流。 受到上世紀華人基要派的影響,上一兩代的牧者,多數認同時代論,認為世界已經進入末世的最後階段,只會越來越敗壞,一切政治改革、社會改造、制度修繕,最終只會徒勞無功。惟一重要的事,是在末世來臨前,儘… 詳閱

神學不中立的政治中立 – 教會不濟,才追捧中立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最近一位老牧者接受報章訪問,提到他自己自從二千年後不再參加維園的六四燭光晚會。令我關注的,不是這牧者出席或不出席維園。我自己也曾有一段日子因弄不清燭光晚會的意義而沒有再去集會。我關注的是該篇報導中該牧者提出的一些信仰思考。(不排除記者報導時有所遺漏,但本文依報章的報導而寫,針對神學,不針對人。) 影片中,老牧… 詳閱

鑑古可以知今?歷史不會重覆?

鑑古可以知今?歷史不會重覆? 1949年後,中共對付基督教的手段如下: (1)將基督教領袖按政治立場分類,左中右(中間又分中左、中中、中右,右再分右與極右)。中共首先出重手對付的是「極右」,先後在不同政治運動中,以帝國主義走狗、反動、反革命罪、右派分子名義整治他們(因為他們威脅性最大)。此舉有助分化教會,令那些右及中右,向中左,甚至左靠攏。… 詳閱

澳門本土神學的盡頭?

曾幾何時,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為《澳門教會敗於傳太多福音》,大意是勸勉教會必須捨棄「濫傳」福音而要重新定義福音,甚至建立本色化的教會,以致能回應時代的需要。我也特別提到文字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後來又寫了另一篇《論澳門基督教的文字工作》,勉勵同道必須善用網絡之勢,開拓新的文字平台。 兩年過去了。澳門教會情況如何? 正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 詳閱

雙性戀×Tomboy×基督徒:我是Nocus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參與去年在西九文化區舉辦的Pink Dot一點粉紅嘉年華會呢?那是一個提倡多元共融的慶典,集音樂表演、手作市集、野餐聚會、論壇於一身的活動,讓所有的情侶和家庭組合都能夠在這天樂也融融地慶祝多元,而Nocus正是去年Pink Dot的其中一位籌委,她更是籌委會中的基督徒代表,所以在去年便特別設置了「靈修閣」,讓不同宗教的性小眾朋友也能分享自己的… 詳閱

從〈宗教臨時活動地點審批管理辦法〉看黨國對家庭教會的管控

前言 2018年6月1日,原國家宗教事務局公開發佈〈宗教臨時活動地點審批管理辦法〉(下文簡稱〈辦法〉)。1有關〈辦法〉乃因應本年2月1日生效的《宗教事務條例》修訂(下文簡稱《條例》)第三十五條關於設立「臨時活動地點」的新安排而制定,並於2月22日印發。 《條例》第三十五條是中共對家庭教會的新政策。改革開放以來,由於家庭教會拒絕參加基督教愛國宗教團體… 詳閱

繼續書寫我們的六四故事

馬保羅
下禮拜一,六月四日,六四二十九週年。 我深信當晚仍會有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坐進維園那幾個硬地足球場,燃起那點點燭光。 燭光晚會的程序,相信也是二十九年如一日,就如誦讀六四死難者名單、致悼辭、默哀、向紀念碑獻花及鞠躬、播放民運人士及天安門母親的訪問片段,還有同喊支聯會五大綱領和齊唱民運歌曲等等。 行禮如儀,也許是的。但無論如何,香港人繼續… 詳閱

為何「佛系團契」更好?

「佛系」一詞席捲全城,改圖層出不窮,成為近月流行用語。觀乎一眾改圖,不難發現「佛系」這修辭的兩種意涵,一是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去表達對世情的嘲諷、荒誕及不滿等,另一則是道出對現實的無奈,猶如訴說著這些現實已成「佛道」而無力改變。「佛系」彷彿就是另一新興的負面形容詞,但後現代詮釋學告訴我們,意義並非固定,而是充滿詮釋空間,因此「佛系」亦… 詳閱

我是個恰巧愛上女生的基督徒 – 呀魚

一位從小認真參與教會聚會和活動的基督徒,因為一次意外的出櫃而決定離開教會,甚至因而與朋友和父母的意見產生衝突,卻造就了一個難得的契機來重新審視一直所相信的,到現在終於從定人罪的宗教規條中釋放出來,成為一個真正的新造的人,她是呀魚(化名),一位年青貌美的雙性戀基督徒。 踏上她的信仰之路 若要說呀魚怎樣接觸基督教,這就是從她小學說起,因… 詳閱

全面管治下的香港基督徒質素

筆者選用一節經文與各位分享,以弗所書四章15節:「惟用愛心說誠實話。」思高聖經譯本:「反而在愛德中持守真理」。 這段日子,習大人全面管治下的中國與香港,這樣說不大正確;應說:習主席英明領導下的祖國與特區香港,才合乎教育局標準。現今政治取向等同真理,假話謊言充斥,在此艱難日子,基督徒的屬靈質素有兩方面要堅持: 1 講實話、守真理 整本聖經明確…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