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關於福音,我們還有什麽可以說的?

最近基督教界對「傳福音」和「佈道會」有不少批判。這些批判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深思,但我想說,過去教會所傳的福音離地,或傳福音的方法錯誤,並不代表傳福音本身是錯的。在我們繼續批判過去錯誤的同時,我們仍然要問,這時代在哪些方面需要被救贖?這時代需要怎樣的福音?作為青少年牧者,這是我一直思考的問題。我没有確定的答案,但我覺得這時代的青少年… 詳閱

性別承認:一個神學探討

香港政府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於6月23日發表《諮詢文件:第1部分:性別承認》,徵詢社會各界對法律上性別承認等多個議題的意見,包括應否在香港設立性別承認制度,以及若決定設立承認制度,該制度應包括甚麼內容。諮詢期至2017年12月31日。神學如何理解性別承認?教會在性別承認一事上可以有甚麼角色?提出神學考慮,因為大部份教會對性別承認都持負面態度。 跨… 詳閱

為何佈道會那麼少人決志信耶穌?是我地信的信仰太過「豆泥」?

最近不少信徒都跟筆者抱怨過,現在為未信者做佈道工作十分困難。最近的大型佈道會入場人次凋零,空座比在場人數還要多,決志人數也只有數千人;相比起以前的大型佈道會幾萬人決志簡直九牛一毛。筆者當然不會這麼武斷直接說這是佈道會失敗的結果。反之,從這些數字證實了筆者的一些觀察,基督教不再像以前般受尊敬了。 筆者觀察到的原因有兩個,這兩個原因互為… 詳閱

一個平凡人的見證

2017/12/17 將臨期第三主日 (約一6~8,19~28) 「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其中一點受多人批評的,就是邀請了不少社會中名人來支持,除舉辦名人藝人晚宴,盼望可以募捐金錢外,也邀請其中部份人士在佈道會中作見證。為甚麼一定要邀請這些名人藝人?大家可以批評主辦是次盛會的籌辦人,但相信籌辦人深知名人的效應。所以我們也得自問:「假若沒有名人藝人撐場,信徒… 詳閱

我出席了一個被視為無用的祈禱會

馬保羅
昨晚,我出席了立法會大樓外一個被視為無用的祈禱會。 事緣一班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趁著有六位本土派及民主派議員被DQ,提出一項修改多條立法會議事規則的提案。此舉的表面理由是反拉布,避免浪費議員時間和提高會議效率,但實際果效是大大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施政的權力,令當權者更容易為所欲為。 「教牧關懷團」一班關心香港時局的牧者,由於感到事態嚴重,遂… 詳閱

憐憫何在 -- 寫於「打破沉默之後——性侵犯議題的重新聚焦」研討會之後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2017年12月13日晚上,一眾關心社會的朋友正在金鐘立法會大樓外,為著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一事奮力抗爭。 同一晚,近七十位關心性侵犯議題的朋友在油麻地一間書店聚集,在「打破沉默之後——性侵犯議題的重新聚焦」研討會中,展開一場富有女性主義情懷的對話。 出席的朋友,有一部份理所當然地是性侵犯的受害者,她們勇敢站出來承認曾被侵… 詳閱

基督教新年與警醒

有別於新年以願望開始,基督教新年(將臨期)是以警醒開始。為何是警醒?因為基督教新年預表主耶穌主權完全的彰顯和實現,其中包括審判和拯救。這樣,警醒關乎悔改和相信。當下的我們需要甚麼的警醒?這使我想起聖公會教會常用的一段祝福語, 你們平安入世,勇敢為人,保持善德,勿以惡報惡,鼓舞灰心的人,扶持軟弱的人,援助困苦的人,尊敬眾人,愛主事主,… 詳閱

「疲態畢露」的教會現象

當〈2014香港教會普查〉公布後,筆者應邀於不同場合分享有關數據時,總結教會整體實況是「能量下降、活力不再」。當然,整體現象有例外情況,如個別若干堂會充滿朝氣,質與量皆有可見的成長。 就大多數宗派與堂會而言,正處於堂會生命週期「熟年」(1994年平均年數為25年,2014年為34.5年)。當堂會處身成熟期,意味著進入維持狀態,平穩停滯就是必然結果。(見下圖… 詳閱

【威權管治下的人權、民主及法治】研討會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第四十屆周年大會暨研討會 日期:2017年12月17日(日) 時間:2:30-4:30pm 地點:聖十字架中心五樓(香港西灣河耀興道72號) 香港主權移交至今二十年,民主普選未至,反而漸漸步入威權管治。在這情況下,人權、法治及民主的走向如何?教會的教導又給了我們甚麼啟迪? 走向威權法治的香港  吳靄儀大律師 威權社會下的民主發展  戴耀廷教授(… 詳閱

福音的起頭⋯⋯

2017/12/10 將臨期第二主日 (可一1~8) 「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已於上週一連四天舉行了。是成功抑失敗?我不想問這個問題,也毋須去問,因為除了不同的人會用不同的尺去量度(包括入場人數,決志人數,栽培跟進,所花的金錢及時間等)外,就算只得一個人決志,這又是否表示失敗呢?但另一方面,我們又不應只是說,「只要基督被傳開了」(腓一18),我們便不應對…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