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我是一名偽異性戀基督徒:阿新

阿新是一位同志基督徒,他的生命故事曾被記載在同志基督徒見證集《我們彎著返教會》一書中,這本書現於基恩之家內有售,而他現在是一名服侍年輕同志社群的社工,但在他接納自己,能夠幫助其他同志之前,其實他也有著充滿掙扎與矛盾的過去。 與男生拍拖卻患上氣胸:是上帝懲罰我! 阿新是在小學六年級時第一次回教會的,他所回的教會是一間巨型的主流教會,因… 詳閱

我是同性戀天主教徒:Mike Devon

我們可能聽到比較多同志基督新教徒的生命故事,但好像除了《願你的唇吻我》這本華人同志天主教徒故事集外,同志天主教徒的故事就很少在其他地方聽到,所以今天見證的主角正是一位同志天主教徒Mike Devon。然而有趣的是他在接觸大專的基督徒朋友以前,根本沒聽過有「見證」這回事,所以這算是他第一篇的見證故事。 信仰與性傾向 Mike在升讀中學前未接觸過天主教,而… 詳閱

最難頂的三種講道

我自小成長於福音派教會,而福音派教會十分重視講道。每個禮拜的主日崇拜,有超過一半時間都是在講道。我也數不清自己究竟聽過多少篇道了,總之就是很多。 遺憾的是,我印象中聽過好的道很少,但差的道實在太多,以致令我有些時候甚至不想返教會。我自己也認識一些朋友是因為講道質素的問題而不返教會的。如此看來,講道確實能影響教會興衰,正如一位牧師曾說… 詳閱

後記:從「餘民神學」芻議到集思凝聚的本土神學建構

何兆斌
「宗文社」在五月五日的講座引發我在面書寫了〈「餘民神學」芻議〉一文。意想不到的是文章引發面書朋友熱烈留言和評論,當中包括神學院老師、一些正在海外修讀神學的朋友等。《時代論壇》編輯問我能否轉載文章,我說當然沒有問題,但我覺得那些留言和評論,要比我寫的文章精彩和更具價值。我的文章,大概只有內裡一句「以上我只是拋磚引玉、是芻議,甚至說是… 詳閱

「餘民神學」芻議

何兆斌
話說五月五日出席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宗文社)因六十周年社慶辦的「今天,我們仍要談中國神學嗎?」講座,講者之一郭偉聯博士提及對香港人「難民」和「遺民」的形容。回家後,這兩詞不斷盤旋我腦海:究竟怎樣的「民」最能夠承載當前香港人的集體經驗,並有助引發一種立於當前香港處境的新的神學想像? 隨着「雨傘運動」的出現和本土意識的抬頭,很多人… 詳閱

我是一個幸運基督徒:David

我們常常聽到很多同志基督徒的故事,必定經過很多的痛苦和掙扎,因為大部分同志基督徒也是在對性保守的教會中成長,可是他們有些人一開始就在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那他們的生命故事又會有何不同呢?David就是在認真追求信仰之時,已在基恩之家這間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基督徒,而他的經歷仍然有很多值得被聆聽的地方。 我和耶穌有個約會,卻很快就分手又復合了 Dav… 詳閱

近年的教會改革勇者戰紀,與方法論

難得工餘有空,寫下教會改革。 教會改革九十年代或更早的時候已有人提出。我們那年代不叫教會改革,叫「求教會復興」。我很尊敬有幾位牧者,e.g. 楊牧谷對壞鬼神學的討論,李思敬對從認真讀聖經為起點的改革…等等。 對這些的理解,我總聯想起小先知書:「願十二先知的骸骨,從墳塋中展現新生命;因他們安慰了雅各之民,以堅定的盼望解救他們。」(便西拉智… 詳閱

耶穌是主 vs 政治中立

馬保羅
最近播道會同福堂主任何志滌牧師接受傳媒訪問,談及他為何於堂會的天台豎起「耶穌是主」大型燈牌、他對六四的看法、和他如何看教會與政治的關係。 何牧師在訪問中提出的一些論點,引來關浩然牧師和馬斯特先後撰文回應。何牧師引起議論的談話內容,包括(一)在一次被聖靈充滿的經歷後,何牧師意識到「要改變社會,唯一方法是靠福音改變人心,否則任何形式的爭… 詳閱

人類總是重覆犯WWJD

“What would Jesus Do?” 這問題我由細在教會聽到大。每逢面對人生交叉點,譬如升學、揀女朋友、搵工等,很多屬靈長輩就會跳出來建議你,說「想想耶穌會怎樣做吧!」意思是嘗試幻想耶穌在當下處境的選擇,然後讓這個選擇成為你的指引。這就是著名的WWJD運動(What Would Jesus Do),而這個運動曾在美國風行一時,意圖幫助青少年活出道德的生活。 時至今日,WWJD在港澳已經變… 詳閱

無事袖手談中立,臨危一走去宣教

關於何志滌牧師的訪問,內容我一點也不意外,甚至在傘運到今日變得有點陳腔濫調,因為作為一個有日子的信徒,深知這種態度,才是香港教會的絕對主流。 受到上世紀華人基要派的影響,上一兩代的牧者,多數認同時代論,認為世界已經進入末世的最後階段,只會越來越敗壞,一切政治改革、社會改造、制度修繕,最終只會徒勞無功。惟一重要的事,是在末世來臨前,儘…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