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時事

瀏覽分類

 

從修女的秘密性生活說到維多利亞時代的性態度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在幾天之前(5月10日) Daily Beast 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為《修女的秘密性生活》,這篇文章指出:天主教會的性問題並不只限於性騷擾和性侵,一位不願意透露真實身份的天主教修女說,長期以來一直傳聞在修道院中很多修女都藏有震動器,事實上,修女像神父一樣,經常掙扎於她們的獨身誓言,還有手淫帶來的罪疚感。根據天主教教義,即使是平信徒… 詳閱

我並不「喜歡」上帝…我「愛」上帝。

如果你曾經投入過愛情,相信「喜歡」和「愛」之間,你會知道其差別-不僅是程度之分,更是層次之分。今天,想和各位談談「喜歡」和「愛」上帝之間的差別。 大家都知道我一開始是寫「鬧耶教」而「出名」,有不少人甚至以為我是離教者。過去有不少人曾問我:「去到咁的地步,點解你仲可以信耶穌?我倒不明白了。」 因為,因為我愛上帝啊。(雖然,我的「愛」對… 詳閱

三十年的烙印—我的六四禱文

馬保羅
親愛的天父,創造天地的主宰,眼目遍察全地的上帝,我願謙卑屈膝在你面前,仰望你和尋求你!愛我且為我犧牲、以寶血洗淨我諸多罪孽過犯的主耶穌基督,你是被殺的羔羊,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我敬拜你和尊崇你!主啊,你的慈愛存到永遠,你的信實直到萬代! 轉瞬間,已到了記念六四屠城三十周年的日子。主啊,三十年的歲月,三十年的寒暑。驀然回首,已過了三… 詳閱

在我眼中,我教會的聖餐是這樣的

(按浸信會的做法,我們會稱聖餐為主餐,但為方便讀者明白,我將在此文劃一稱為聖餐) 按浸信會的特色,浸信會堂會理應沒有任何禮儀是必須遵行的,堂會可按會眾的處境和需要來自由發揮,因此我認為基立浸信會安排了一位禮儀牧師去負責主持崇拜裡的聖餐環節,這安排是完全違反浸信會的做法。因為浸信會是沒有必須守的禮儀,換句話說就是浸信會在崇拜中是沒有禮… 詳閱

在我眼中,我教會的敬拜是這樣的

我教會基立浸信會源自美南浸信會,而就浸信會的傳統而言,每一間浸信會堂會理應沒有任何教會禮儀去遵從,即浸信會是沒有規定要遵行教會年曆來崇拜,也沒有任何一種儀式是必須在崇拜裡進行的。但其實在營運教會一段時間後,基立久而久之也發展出一套屬於基立的模式,而就詩歌敬拜而言,我們現在的詩歌敬拜大多是使用現代敬拜風格和模式,即我們所選用的詩歌多… 詳閱

隱形指環的誘惑:網絡世界如何淹沒人的良心

〈作者按:這是一篇已寫好數月的稿件,積壓已久,但如與近日的「安心事件」對照,更別有一番感受,大家不妨細心想想。〉 早前與友人談起一個網絡現象:本來具道德水平的人,在網絡上的言論道德水平也總會低幾級,更枉論本身沒有什麼道德意識的人。在網上,我們傾向未詳細了解事件,也動不動對別人作出片面的批評,措辭之激烈我甚至可以以「狠毒」來形容(但當… 詳閱

再見,基立浸信會

我的生活最近出現了新轉變,就是我到了另一間教會聚會,參加他們的主日崇拜和團契,計劃用半年時間投入那邊的教會生活,覺得合適和舒服的話,便會正式將我原先在浸信會的會藉轉過去這間我新參與的教會。 那孕育我出來的,殺死了我 若大家有一直關注我的文章和動態的話,會知道我從小就隨母親在位於葵芳的基立浸信會裡聚會,我見證着教會裡大大小小不同事工和… 詳閱

教會前景,多一點想像

早前的建道神學院120周年「塑造香港教會前景學術研討會」,大家都將目光投放在第一晚兩名維穩牧者的小丑戲上。老實說,真是聞名不如見面。不過,這些花生對香港教會前景毫無助益,唯一好處係讓人更清楚看見管吳二人的真貌,認知這只是冰山一角,要提防可能還有更多這類人,已經滲入教會、甚至已成為教會核心領袖,他們在教會擁有話語權、有影響力、有操控權。… 詳閱

怎樣為佔中九子判刑代禱?

引言 4月12晚建道神學院主辦「塑造香港教會前景會議」之第五組,討論教會與政治,三位講員為管浩鳴、吳宗文與邢福增。公開問答時段,首條問題問三位講員,怎樣為佔中九子代禱;三位不同政治立場的講員均異口同聲贊同要為佔中九子代禱。這是教會要作之牧養,為所有在囚的人士,無論是何樣罪名,特別是主內相識相交的,更要切切記念。 佔中事件與雨傘運動無疑帶… 詳閱

沉默是平庸之惡?

這時代容不下沉默。沉默代表冷漠、怯懦、盲目服從,是縱容罪惡與不公發生的幫兇,是那群只顧私利,討厭混亂,一手將這城推向崩塌的「港豬」。沉默是二十世紀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言的「平庸之惡」,理當受譴責。沉默的不正當,為發聲提供絕對的道德基礎,成為毋庸置疑的選擇。因此發聲作為一種姿態,是人應盡之義,總比沉默好。大家爭著群起發聲…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