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對話

瀏覽分類

 

要向前奮進,也要回到安息

這三本書,加上《盼望神學》,是個耐人尋味的組合。 凱特.博勒(Kate Bowler),杜克神學院的歷史教授,35 歲那年診斷大腸癌第四期。她自嘲說這是全世界第二不浪漫的癌症(至少不是直腸癌)。她本來快可以拿到終身教席,卻因為這個癌症,而被「卡在當下」(stuck in the presence),無法進行任何長程規劃。她很幸運參加新藥臨床實驗,但生命也成了每週一次飛機來回杜克… 詳閱

暴力與割席

筆者一直沒有發文,因久久未能平伏心情,也沒有時間坐下來沈澱,更因自覺沒有資格去評論事件。可是昨晚從新聞得知警方進行拘捕行動,其中被拘捕的人士當中,最年輕的只有14歲。我的憤怒爆發了,這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經過整個6月的看見和反思,這份憤怒是向不義政權而發出,是向這個看似不能倒的高牆而發出。政權一方面道歉和建議溝通聆聽,另一方面就拘捕和… 詳閱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 詳閱

教會的缺席時代─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談起

近日正值逃犯條例的修訂,看到大部分信徒或師生以自訂聯署方式去回應政府的修訂,筆者感到一陣暖意湧上心頭,更見建制陣形詞盡和被大部分市民放棄。可是在這個關鍵之時,教會們在那裡?繼續不方便回應?當筆者見到信徒自發聯署時(也有少部分教會發聲),顯出教會建制內的內憂外患,筆者認為大部分教會在人民最需要之時仍選擇缺席,引用潘霍華的名言;當社會… 詳閱

逃犯條例修訂後還能說真話嗎

近日逃犯條例的修訂是社會上熱烈討論的話題,大家能從不同的途徑聽取到多元的立場和意見。基督教已有不少團體發出聲明要求政府暫緩或重新咨詢,但政府看來勝券在握,漠視民意,上有中共出聲支援,下有建制派在立法會護航,這次修訂通過的機會很大,只是時間問題。前幾天與同工討論有關這次修訂後引伸對將來的擔憂,大家都擔心將來香港教會要面對逼迫,公眾和… 詳閱

我並不「喜歡」上帝…我「愛」上帝。

如果你曾經投入過愛情,相信「喜歡」和「愛」之間,你會知道其差別-不僅是程度之分,更是層次之分。今天,想和各位談談「喜歡」和「愛」上帝之間的差別。 大家都知道我一開始是寫「鬧耶教」而「出名」,有不少人甚至以為我是離教者。過去有不少人曾問我:「去到咁的地步,點解你仲可以信耶穌?我倒不明白了。」 因為,因為我愛上帝啊。(雖然,我的「愛」對… 詳閱

教會老油條

返得教會耐的,有誰成為了「老油條」了嗎? 最近一位舊教會的老朋友,輕輕跟我說:「我轉教會了,沒有返 x 教會啦。」 是的,她和我就是在教會生活十多年的,曾幾何時的「老油條」一族。我倆都曾經「被視為」教會的「明日之星」,培植以負擔起各式各樣的教會事奉。「老油條」這個字眼,沒有一個定義,但泛指一些資歷豐富、經驗老到、處事圓潤世故的人。「老油… 詳閱

“恕”難從命

今日忽然有無數人,討論原諒/寬恕的問題,究竟基督徒係咪一定要饒恕傷害過他/她的人? 而他/她的饒恕是出於教條宗教義務,唔做就犯罪? 還是真心誠意? 聖經其實點講呢… 詳閱

耶穌最後的一週: 第三篇 (最後的晚餐) #3 The Last Supper

誠意邀請你與我們,一同與主耶穌經歷他在耶路撒冷的最後一週。 週日,主耶穌騎上驢,進入耶路撒冷。之後,耶穌潔淨聖殿,又與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爭辯,又預言聖殿被毀,在受難之前的一晚,他與門徒守逾越節的晚餐,在他離開之前,他以言以行,教導門徒天國的道理;之後,他在客西馬尼園,整夜掙扎祈禱,預備接受痛苦和羞辱的十字架。之後,耶穌被出賣,被捉拿… 詳閱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箴8:13)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那驕傲、狂妄,並惡道,以及乖謬的口,都為我所恨惡。」(箴8:13) 近年似乎對「愛罪人」這個教義,有模糊化的傾向。寫篇文討論一下。 先說,很多時人是對舊約和新約的關係也是模糊的。常聽人說信仰當然是跟新約的原則,舊約只是參考。這筆者不同意。舊約和新約的關係,就像地下和一樓的關係。就是舊約是新約的基礎;信仰的最多內涵…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