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對話

瀏覽分類

 

教會的缺席時代─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談起

近日正值逃犯條例的修訂,看到大部分信徒或師生以自訂聯署方式去回應政府的修訂,筆者感到一陣暖意湧上心頭,更見建制陣形詞盡和被大部分市民放棄。可是在這個關鍵之時,教會們在那裡?繼續不方便回應?當筆者見到信徒自發聯署時(也有少部分教會發聲),顯出教會建制內的內憂外患,筆者認為大部分教會在人民最需要之時仍選擇缺席,引用潘霍華的名言;當社會… 詳閱

逃犯條例修訂後還能說真話嗎

近日逃犯條例的修訂是社會上熱烈討論的話題,大家能從不同的途徑聽取到多元的立場和意見。基督教已有不少團體發出聲明要求政府暫緩或重新咨詢,但政府看來勝券在握,漠視民意,上有中共出聲支援,下有建制派在立法會護航,這次修訂通過的機會很大,只是時間問題。前幾天與同工討論有關這次修訂後引伸對將來的擔憂,大家都擔心將來香港教會要面對逼迫,公眾和… 詳閱

我並不「喜歡」上帝…我「愛」上帝。

如果你曾經投入過愛情,相信「喜歡」和「愛」之間,你會知道其差別-不僅是程度之分,更是層次之分。今天,想和各位談談「喜歡」和「愛」上帝之間的差別。 大家都知道我一開始是寫「鬧耶教」而「出名」,有不少人甚至以為我是離教者。過去有不少人曾問我:「去到咁的地步,點解你仲可以信耶穌?我倒不明白了。」 因為,因為我愛上帝啊。(雖然,我的「愛」對… 詳閱

教會老油條

返得教會耐的,有誰成為了「老油條」了嗎? 最近一位舊教會的老朋友,輕輕跟我說:「我轉教會了,沒有返 x 教會啦。」 是的,她和我就是在教會生活十多年的,曾幾何時的「老油條」一族。我倆都曾經「被視為」教會的「明日之星」,培植以負擔起各式各樣的教會事奉。「老油條」這個字眼,沒有一個定義,但泛指一些資歷豐富、經驗老到、處事圓潤世故的人。「老油… 詳閱

“恕”難從命

今日忽然有無數人,討論原諒/寬恕的問題,究竟基督徒係咪一定要饒恕傷害過他/她的人? 而他/她的饒恕是出於教條宗教義務,唔做就犯罪? 還是真心誠意? 聖經其實點講呢… 詳閱

耶穌最後的一週: 第三篇 (最後的晚餐) #3 The Last Supper

誠意邀請你與我們,一同與主耶穌經歷他在耶路撒冷的最後一週。 週日,主耶穌騎上驢,進入耶路撒冷。之後,耶穌潔淨聖殿,又與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爭辯,又預言聖殿被毀,在受難之前的一晚,他與門徒守逾越節的晚餐,在他離開之前,他以言以行,教導門徒天國的道理;之後,他在客西馬尼園,整夜掙扎祈禱,預備接受痛苦和羞辱的十字架。之後,耶穌被出賣,被捉拿… 詳閱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箴8:13)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那驕傲、狂妄,並惡道,以及乖謬的口,都為我所恨惡。」(箴8:13) 近年似乎對「愛罪人」這個教義,有模糊化的傾向。寫篇文討論一下。 先說,很多時人是對舊約和新約的關係也是模糊的。常聽人說信仰當然是跟新約的原則,舊約只是參考。這筆者不同意。舊約和新約的關係,就像地下和一樓的關係。就是舊約是新約的基礎;信仰的最多內涵… 詳閱

耶穌最後的一週: 第一篇 (棕樹節主日) #1 Palm Sunday

誠意邀請你與我們,一同與主耶穌經歷他在耶路撒冷的最後一週。 週日,主耶穌騎上驢,進入耶路撒冷。之後,耶穌潔淨聖殿,又與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爭辯,又預言聖殿被毀,在受難之前的一晚,他與門徒守逾越節的晚餐,在他離開之前,他以言以行,教導門徒天國的道理;之後,他在客西馬尼園,整夜掙扎祈禱,預備接受痛苦和羞辱的十字架。之後,耶穌被出賣,被捉拿… 詳閱

作個被喚醒的人

約18章28-40 28 眾人將耶穌、從該亞法那裏往衙門內解去.那時天還早.他們自己卻不進衙門、恐怕染了污穢、不能喫逾越節的筵席。 29 彼拉多就出來、到他們那裏、說、你們告這人是為甚麼事呢。 30 他們回答說、這人若不是作惡的、我們就不把他交給你。 31 彼拉多說、你們自己帶他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罷。猶太人說、我們沒有殺人的權柄。 32 這要應驗耶穌所說、自己… 詳閱

與非基督徒結婚?Hey Bro, you are not alone; we all know that feel.

昨日有機會參加大學同學的婚宴。無獨有偶地,在這批大學同學(大約25-30人的人數)中,連我在內竟有多達五人為「基與非基」的組合(而眾多組合中只有我是基督徒),真可算是不小。 我的那些大學同學嘛,都是典型的人生勝利組。座席中的老公ABC(還有一位老公D是日不在場),有博士有老闆有工程師。這可精彩了,這班擁有高學歷高智兼有強烈獨立思維的人,就耶教…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