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類別

瀏覽分類

 

在路上的咖啡和蛋 – 一堂特別的生活課

身型瘦削總愛帶著鴨舌帽,肩膀上搭著一條汗巾的友叔(化名)緩緩地走進教室…… 清晨六時,筆者還在床上抱頭大睡,但於鬧市裡的另一端路邊的友叔已起身梳洗,並必定煲水沖泡他所喜愛的咖啡。「如果有蛋,就會煎埋嚟食。」友叔自然地說著。 一杯咖啡和一隻蛋,友叔一天的生活就這樣開始。 七時,他便開始工作,從友叔的鴨舌帽和汗巾可知,他的工作需要面對日曬… 詳閱

兩雙手套的背後

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我們來到垃圾站探訪和觀察清潔工友在炎夏裡的工作處境。筆者穿上短衫和短褲,走了幾個街頭巷尾已揮汗如雨,我們在街上「齋行」已渾身是汗,更何況要在烈日當空,火爐般的街道中勞動的清潔工友,他們必定辛苦百倍,經歷著「非人」的艱辛工作。 站在我們面前的她,穿著制服,戴著口罩和草帽,她手上拿著一對黑漆漆的膠手套和一對灰暗暗的勞… 詳閱

我有一個故事

2017年是基恩之家廿五周年堂慶,我們將於九龍佑靈堂旁的KUC space舉辦一個為期三星期,名為「我有一個故事」的展覽,回顧有關基恩之家在過去廿五年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希望能透過文字紀錄、圖片、物件等,成為獨特的生命見證並呈現在這個展覧當中。 展覽開幕禮:12/8/2017 16:00 展覽日期:12/8 – 1/9/2017 開放時間:12:00 – 14:00 地點:九龍佑寧堂KUC space(佐敦佐敦道2… 詳閱

垃圾站內的情誼

這天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四度,地面熱氣騰騰仿如慢火燉湯般,要將你的腳板煲熟,我們一行二十人走進所有元朗區的垃圾收集站,探望清潔工友,在這煎熬難耐的熱天為他們打打氣。走進站頭,本來身處的街道已沒有一絲的涼風,難得房內有好幾把風扇正在吹著,心想終於可以停下來乘涼了,細看之下,風扇並不是給人吹的,它的功能是要將站內的氣味吹至室外,減輕在內太… 詳閱

外判清潔工友的日常

尋日係元朗落區,去到一個垃圾站同「站長」吹吓水。做咗外判清潔十幾年嘅站長話自己以前都係「專業人士」,係金屬車床嘅師傅,真正嘅鋼之鍊金屬師,但一個工業北移,專業都變為失業,唯有馬死落地行,改行倒垃圾。 講到最低工資立法後,對工友們有乜影響? 佢話有好又有唔好,冇錯對工友們的確有咗最低保障,但連帶對其他基層勞動工種,如飲食和保安業嘅工資… 詳閱

沉思的信仰-枷鎖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中。— 盧梭 《社會契約論》 社會的本質是「荒謬」的,無論人類如何努力,社會的枷鎖無處不在,人與人之間的奴役從沒停止,有趣的是,我們一方面控訴「荒謬」,卻很多時阻止自己脫去社會加諸我們的枷鎖,我們執著於社會規尺下的自己、執著於數字描述的自己、執著於自己期望的自己,於是我們追逐數字和物質,我們渴望名譽和肯定,我… 詳閱

《破碎。擁抱。同行》

最近落區接觸到一位已年近八旬,在街上拾荒有一年多的婆婆。 起初,大家都會以為婆婆必定家境貧困,所以才要為此拾荒。但她卻有兒有女,甚至已孫姪滿堂,生活尚算無憂,仔女都十分反對她做這份「工作」。 又或許,可能是老人家平日在家中無所事事,百無聊賴,所以寧願走到街上執拾紙皮,找點世藝,當作打發時間吧! 當我們再陪伴與婆婆詳談之下,她告知原來一… 詳閱

山洪暴發的危牆

當黃雨、紅雨甚至去到黑雨的時候,你最想身處那裡?會是街上的連鎖式大商場,還是家中的安老窩?對於一些街坊來說,狂風暴雨下能夠安在家中並不是一件美事… 這天,我們喘噓噓地行上九樓的樓梯,54級的路程話多吾多,話少吾少,卻害我們站在街坊家門口說不出開場白,仍在抖大氣的時候,街坊熱情地打開門,叫我們進內竭竭,一進門,嗅到一陣氣味像是晾乾甚麼似… 詳閱

火水

看著一桶桶灰灰銹銹的鐵罐,堆疊在訂石油氣罐的舖內,我好奇的問老闆娘現在一罐火水的價格要多少?她說這罐約一百六十元,我只回送她一個驚訝的神情,現在的火水也這麼貴,這些簡陋落伍的燃料還有人用嗎?老闆娘半帶看不起我般的眼神告訴我:「小子,你太年輕了!火水是很多深水埗街坊最主要的煮食燃料啊!你真的見識少啊!」「你們這些現代化的小子,只知每… 詳閱

基督教法事

禧福在港鐵的拜神儀式一事,網上輿論紛紛。 今早看到筆者本來在 fb 上寫了段就不打算攢文: 評論我覺得一半一半。不過話佢有拜神就有少少屈佢,食下燒豬啫,無裝香就唔算拜。 當然在最理想的信仰來說,這不是基督教。呢個係本色化題目。 不過試試想深一層?(1) 工友驚,你基督教唔搞,佢便去找道教,又係咪好尐? (2) 標準的基督教做,都係祈禱祝福;呢個可唔可以…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