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6 – Catch Our Voices – 黃絲/中學生/基督徒


《Catch》 2020年2月29日

Catch Young Guns { Catch Our Voices}>黃絲/中學生/基督徒|Text>Lok & 靝南|Ilustration >losau

新專欄介紹:
Catch Our Voices 是一個信來信往的專欄,刊登不同來信和回信。

IMG_00018

今期是學生靝南寫信給同學Lok,隔著紙筆談掙扎。

Lok:
反送中運動由六月九日百萬遊行到而家(19/11)已經就嚟半年,我相信對好多香港人同基督徒嚟講,呢半年都好煎熬。

知道你作為一個所謂「黃絲」,又係一個學生,仲要係一個基督徒,響咁多重身份下,你嘅定位係咩呢?呢幾個月嚟講,基督教似乎都做左好多嘢,有傳道人跪地擋住警察,教會開放俾人休息,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等;但都有一啲教會似乎唔太理會政治運動咁樣,對你嚟講,作為基督徒會做啲咩呢?唔知你又有咩願景咁呢?

主內平安,
靝南


靝南:

我自從6.9反送中遊行已經係和理非嘅角色,主要都係因為對政府不滿。

望着而家嘅局勢,其實我覺得有好有壞。正因為香港經歷左呢一個星期(11/11-19/11)嘅大三罷,發生左好多人命傷亡,先至導致美國人權法案加快表决。對於眼前嘅狀況其實都覺得好無助。即使而家升級到有大三罷行動,政府依舊對於民間訴求隻字不提,依舊用武力鎮壓示威者。而美國人權法案又係咪一個出路?都係一個未知之數。對於行動升級(三罷),其實我係支持嘅。的確會對市民造成好多嘅不便,社會會變得更加混亂,但其實當要搞革命嘅時候,必然會造成社會嘅混亂。

好多人都認為呢一個星期嘅行動,又或者五個月以來嘅抗爭行動,對好多香港人來講好唔公平,因為影響咗佢哋嘅日常生活,但其實反觀去諗,倘若香港真係成功爭取到民主,一啲對革命完全冇貢獻嘅香港人都可以享有民主嘅時候,其實對嗰啲在革命期間有付出時間生命嘅抗爭者更唔公平。

至於我自己有冇諗過升級,係有嘅。有時候望住咁多同自己年紀相若嘅人為香港擋子彈,因此而受傷甚至喪命真係會覺得好憤恨,同時亦因自己無能為力而感到不甘心。因此作為和理非嘅我都會「行動升級」,例如學習做「哨」,希望唔做任何犯法嘢嘅同時,可以盡最大努力去幫助香港。

其實反送中風波以來我對信仰動搖嘅次數真係數之不盡。既然上帝係全能嘅,點解佢唔可以阻止一啲被自殺或者傷亡嘅事件發生呢?點解佢可以任由警察一次又一次嘅濫暴?然而當我返教會問牧者關於呢一啲嘅問題嘅時候,佢話俾我聽所有嘢都自有神嘅安排⋯⋯有時候都係好唔理解,甚至聽落有啲嬲,點解一班話落地牧養信徒嘅人講出嚟嘅嘢係好「離地」咁。不過,可能都只能夠靠時間去睇究竟呢個係一個點樣嘅「安排」。

而我作為基督徒可以做嘅就係一啲合乎神旨意嘅事,例如我唔會刻意挑起與警察的紛爭,唔會做一啲傷及他人嘅事。而對於其他示威者做以上嘅事,坦白講我係唔會反對。始終有啲案例是受襲擊者先主動襲擊示威者,該受襲者只係自食其果,不值得為他辯護。然而我知道作為基督徒應該要學習原諒他人及愛自己嘅敵人,我認為呢樣都係我應從其他基督徒身上學習嘅地方。

對我來講,其實運動前後嘅生活都冇乜大變化,自雨傘運動開始我已經對香港政府及警察不抱期望,而這場運動僅僅是加深左我對他們嘅不滿和憤恨,而對警隊則係多咗一份恐懼。而我認為必須要面對依份憤慨及恐懼嘅來源,從以去反抗去改變香港,希望實現五大訴求能消除呢份感覺。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香港人加油。

Lok

IMG_00019

Lok,

好感恩你仍然存住一份良善,唔會訴諸暴力。的確響呢個世道,仍然有啲人試圖合理化所有睇落好荒謬嘅事,當無法接受或者解釋就話係「一切係神嘅安排」,好似咁樣講就會令自己好過啲,唔去懷疑上帝嘅真實性咁。我覺得,其實神唔會成日專登安排苦難嘅,好多時係人犯左罪,而上帝等緊審判日到臨,仲等緊呢班我哋渴望佢哋落地獄嘅人悔改。

唔知你有冇睇過The Shack(中譯:天堂的小屋),入面有一段講苦難,苦難之所以會出現係源於人犯罪,點解犯罪嘅人唔即時落地獄,就係因為神愛佢地。換轉諗下,當犯罪者同受害者都係自己嘅仔女,係自己嘅愛人嘅時候,你又忍唔忍心將佢打落地獄?如果以我嘅理解去睇,神唔想干預人嘅自由意志,惟有忍痛睇住佢哋傷害其他人,同時等佢地悔改…

基督徒響呢場運動入面真係咩人都有,我見過有人鬧「願榮光歸香港」嘅歌名,因為榮光只能俾上帝;都見過有人話大家要大愛,唔可以私了,即使對方做咗咩都唔可以傷害人打爛嘢;有企去前線保護年青人嘅;都有前線係基督徒。但大家定位同價值觀都唔同:耶穌淨係响聖殿勇武過一次咋喎(大愛/左派/和理非)/耶穌傳嘅道咪就係煽動顛覆國家囉(右派/右派和理非)/咪就係因為佢和理非搞到佢又死咗,子民俾羅馬皇帝虐殺咗幾百年囉(極右/非信徒勇武/讀歷史嘅勇武?)我覺得冇咩所謂嘅,只要答得出一個問題就得:

假設耶穌響度,佢會選擇眼甘甘望住年青人俾人虐待強姦被自殺,定係會選擇支持佢哋,陪住佢哋?

去到某啲位,我相信都只能夠感受住上帝嘅引導嚟行事為人。可能目前嚟講真係好辛苦好迷茫,但要相信,一切都會過去嘅。

以馬內利,
靝南


 

自介
靝南
從不甘平凡的牧羊少年蛻變成甘於安穩的石匠,雕刻著真正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