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Blindspots of Church Leaders(4): Bishop the Denomination Saviour

復仇者聯盟第三集(Avengers 3)數個月前上畫後成為入座率最高的電影之一,其反派角色「滅霸」據說是漫威宇宙世界中最立體的反派角色,有其坎坷的成長背境,其作惡原因亦似乎有〝善良〞的緣由,就是認為宇宙人口過度膨漲,致糧食不均引致饑荒問題嚴重,為解決宇宙饑荒問題,其中一個最公平的方法就是隨機把一半人口消滅,〝公平地〞不分性別、背境及任何因素除滅一半人口後,宇宙就可以回歸平靜。不少惡人不都是起初選擇作惡的,甚至其最後作惡,起初都有“善良”的理由,或受過一定的傷害,以致成為日後其作惡的遠因。

1. Bishop the Denomination Saviour曾說過他是家中第五代信徒,於是背負著承傳家族信仰的“使命”,自少以承擔宗派發展為己任;特別是所屬宗派三十多年前曾經經歷過登上報章頭版的財政危機瀕臨破產醜聞,Bishop親眼見過斂財牧者的失誤,於是奉獻全時間事主作傳道後,一直以拯救宗派為己任。Bishop在剛畢業時卻被派到一個該堂主任涉嫌在危機中有斂財的堂會事奉,及後在堂會二十多年事奉日子中,一直抱著要監察堂主任的心態事奉,處處與堂主任作對,甚至曾試過私下招聚一群年青人為他們開水禮班,並要求堂會接受為該批年青人施行水禮。隨著年月過去,堂主任終於榮休,自己亦成為堂會的主任牧師。然而,多年的戰鬥心態已令堂會其他執事不滿,最終Bishop未屆退休年齡,堂會終發生派系衝突而自己的派系拉隊離開堂會。Bishop失去背後的支持,無可奈何還離退休兩年便因為自保緣故向宗派申請調離事奉近卅年的堂會,要求調往他堂。

2. 然而,Bishop在教會政治圈子浸沉了卅年,早已被薰染了在教會圈子中也不能逃避的人際角力辧公室政治,自己也不自覺地擁抱了追逐權力的慾念;加上Bishop卅多年前受業於一間不頒發學位只頒發修業証書的基要派神學院,隨著教會教育水平提昇,後起之輩多有學士甚至碩士學位,Bishop常因自己連神學學士學位也沒有而自卑。在追求名聲及競爭劇烈的堂會文化日漸嚴峻的香港教會生態下,Bishop於是漸漸也生出一種以輩份,“聲大夾惡”的“老叔父”態度行走教會這江湖。Bishop也曾因牧會年資深厚的緣故,被選任為宗派主教監督,但由於Bishop離開神學院已三十多年,所受訓練與時代脫節,處理宗派事務其實力有不逮,結果也多用身份與權位脅逼他人就範。宗派同工其實多有不滿,但怯於其身份也不願衝突,宗派內不少同工只好敢怒而不敢言,但在背後卻暗自稱他為“教主”。

3. 在調往他堂後,Bishop仍然以資深牧師自居,常常與新堂會的執事在處理堂會事情上爭拗,但驕傲自義的心理,不願聆聽新堂會年青執事的聲音,令他有意無意看不起新堂執事,甚至在會議前後單打嘲諷他們,並在會議外在幹事或會友面前搬弄執事們的是非。最後,新堂的執事在忍無可忍下向宗派提出要求把Bishop調走。

4. Bishop擔任宗派監督任滿後,宗派選出了一位無論在學歷、辦事能力及品性上也較其優越的一位年青牧師接任。在自卑比較與妒忌心作祟的影響下,Bishop處處與新任監督作對。試過有一次按立禮,Bishop從監督秘書口中得知按立禮送贈作同工賀禮的聖經並非慣常的和合本聖經,Bishop於是向監督秘書大興問罪之師,在爭拗中Bishop竟然說惟有和合本才是聖經,新譯本和其他版本都不是聖經,不許用作按立禮禮物。監督秘書表明禮物已獲現任年青監督同意,Bishop終於在盛怒中爆出心底話,指現任監督沒有事事向他請教宗派事務應如何處理,不尊重他這退任監督。

5. Bishop本意希望在新一屆選舉監督時再次獲選,誰知年青監督表現優秀,而Bishop的名聲早已因種種事情臭名遠播,結果在選舉投票中年青監督以四倍有多之大比數票數獲選連任。Bishop除了失望外,也早已對年青監督懷恨於心。其後,宗派通過按立女牧師,年青監督有見監督秘書在宗派中辛勤事主三十載,於是提請宗派推薦按立也曾在堂會任職傳道二十多年的監督秘書按立為女牧師,誰知Bishop得悉後心生惡念,向宗派主席作出恐嚇,要求宗派主席在審議過程中阻止監督秘書之按立,否則將會在總議會討論會議中“爆大鑊”,數臭監督秘書。然而,年青監督按良知處事,獲悉小道消息後追查事情因由。原來監督秘書所謂可以被入罪的事情,只是她任職堂會傳道時,因拒絕為一正與男友同居而盼望申請入讀神學院之會友寫推薦信,結果招來該姊妹之執事親戚非議,監督秘書便蒙上「與執事關係不理想」被投訴的罪名。年青監督了解過事情後,認為問題不在監督秘書,最後監督秘書順利地通過審議獲提交總議會討論。Bishop見恐嚇未能生效,於是在總議會討論按立監督秘書為女牧師時,親自駛出“綿裏針”,一方面表示認識監督秘書近三十年,非常欣賞她;另一方面,Bishop卻指監督秘書在任職堂會傳道時曾發生了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導致她和執事關係有嫌隙,他不會透露發生甚麼事倩,但非常掛心監督秘書與執事之關係云云。這種表面關切實際陰毒之表達令人心寒,甚至故弄玄虛卻沒有清晰表明發生甚麼事情的手法,實會令一些不知袖裡的與會者無可奈何地投棄權票。不過恩典還是臨到行在光明中的人,最後監督秘書在Bishop的陰謀影響下,失去了一定投棄權之票數,但仍獲剛好通過之票數獲推薦按立為牧師。

6.Bishop對權力之追逐已隨年月矇閉了良知,在已屆退休年齡後,無法再擔任堂會主任牧師,但權力慾自然令他退而不休,除了指從外來宗派聘請回來接任的新主任牧師沒有恰當按宗派神學施聖餐,竟禁止接任的牧師施聖禮,改為由他自己施餐,當然亦一直拖慢交棒的步伐,繼續以顧問牧師的身份干預堂會及宗派事工。

7.Bishop退任主任牧師崗位後盼望能取得一直未有旳神學學位,於是在一間小型神學院修讀神學學士。然而,Bishop的目的其實不在進修只在取回未有的學位,故在商談修讀安排時,也與神學院討價還價,除了要求神學院計算他三十多年前讀神學時的學科予以減免,還施壓指出他在教會也有名氣,若他在這小型神學院畢業是該神學院的光榮。

結語:「敗壞之先,人心驕傲;尊榮以前,必有謙卑」(箴十八12)。「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教會本來是傳遞真理持守道德品格的上帝之家,然而,堂會落在現實罪惡的世界裏,除了實在是受撒但多番的誘惑攻擊外,堂會的組成本質,與隱潛在教會圈子中真實堂會與堂會間的微妙競爭,牧者與牧者間不自覺地著緊比較受歡迎程度,堂會與牧者也不能逃避真實的人性誘惑,在追求成功與懼怕失敗被看輕與被遺棄的誘惑下,牧者會落入自信的掙扎中,若不時刻省察謹守,也可能會變成追逐榮譽與成功的罪奴,甚至為求掌控人事與成就而不擇手段,變成如世俗一樣玩弄權力與手段,最後如保羅所說:「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九27)記得一位曾在外間工作的弟兄,轉任基督教機構事奉短短三個月,隨即有感而發地分享,在基督教圈子裏事奉的人心知肚明,很少也很難名正言順地追逐金錢利益,但名聲與權力卻像糖衣毒藥一樣無影無聲地潛進事奉者的心靈中,造成奪命的影響。因此,如何處理權慾與名聲,也成為很多屬靈偉人嚴正提醒我們要學習的屬靈功課與挑戰,不能掉以輕心。

#延伸閱讀:台灣作家張系國的早期作品中也有一本著作名為《皮牧師正傳》,以諷刺筆觸虛構一位牧師在事奉生涯中,在教會內外遇上的內心掙扎,充分揭示在神聖的信仰事奉裏,人性醜惡也毫無保留呈現在傳道人的現實生活中,值得事奉者引以為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