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這是個何等荒謬的時代!

耶穌曾這樣描述他世代的荒謬:「我該用甚麼來比這世代呢?這正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向同伴呼喊:『我們為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唱哀歌,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既不吃也不喝,人們就說他是被鬼附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他們又說這人貪食好酒,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太十一16~19) 2017年剛開始,第一個月還沒有過去,但所發生多件事,都令人感到荒謬。… 詳閱

事奉人生

袁天佑 2017/1/15 顯現後第二主日 (賽四十九1~7;詩四十1~11;林前一1~9;約一29~42) 事奉的人生,是上主對所有信徒的呼召。這主題都出現在今主日的經課中。上主對人的呼召,也要人作出回應。以賽亞書記載了一篇僕人的詩歌,詩歌指向耶穌對上主呼召的回應。詩人的頌讚,見證上主的作為。在哥林多前書,保羅不單提及他的蒙召,也指出所有信徒都是蒙主所選召,被分別為聖,… 詳閱

新年的默想

今日是2017年1月1日,是新一年的開始。剛剛今天也是星期日,主日。上一次新年第一天是主日是在2012年,下一次會在2023年,換句話說,這情況要隔5或6年才有。 元旦象徵着新一年的開始,主日象徵着新的一星期的開始,第一個主日也象徵着一年52星期的開始。所以今天特別富有意義。各人對這新一年有甚麼期望呢? 新年第一天的經課實在很有意義。 詩篇第八篇 「人算甚麼… 詳閱

「一國兩制」遭踐踏,但 Hong Kong is not China 仍應堅持

無論有多少人參加遊行,信徒主動發起簽名反對,釋法早已決定無法推翻。五次釋法(就算不理會怎樣解釋第158條,誰人才有權提出釋法),除第四次由終審法院提出外,有良知的人都知道,基本上四次都不是解「釋」法例,而是「修改」、「增加」條文。假若指這是解「釋」法例,我相信這是自欺也欺人。 香港實行普通法,假若條文不清楚,應修訂條文,而不是用某某人… 詳閱

「被代表」,「被騎劫」

對於陳先生於《時代論壇》所寫那種「被代表」「被騎劫」的感受,深有同感。 因梁游二人宣誓的言詞,有建制人士指這是辱華,並指引起了「全球華人忿怒」,「全港市民怒吼」。我是華人,住在地球上;我也是香港人,定居香港,不打算移民(日後不知,可能因釋法令我不安而移民,也不能預計,哈哈!)。但我沒有感覺他們辱華。相信沒有這感覺的不只是我。據一項… 詳閱

反釋法,信徒發動聯署行動

袁天佑 因宣誓風波,人大釋法,已成定局,只是不知道如何「釋」。每次人大釋法,其實並不是「解釋」,而是「修改」或「增加」條文。例如達至真普選本由三步曲「解釋」為五步曲。假若基本法文字上有問題,應予以修改,而不應用所謂無人知悉只有解釋者才知的「立法原意」去「解釋」基本法,這是「人治」而不是「法治」。 多個不同宗派信徒自發的發動網上聯署,這是值… 詳閱

「全球華人」怎計算出來?「流氓」又是誰?甚麼是「國家安全」、「國家利益」?

中國內地常常將維權人士定罪,指他們意圖「顛覆國家」,危害「國家安全」,損害「國家利益」。但甚麼是「國家安全」,「國家利益」? 「國家」是指甚麼?地方邊界?人民?當權者? 當人民不願意獨裁者統治,不願一黨專政,試圖推翻現有政權。這對地方邊界沒損,人民得享人權法治自由,人民利益得到保障。不過,當權者的安全,當權者的利益便受到衝擊。這是… 詳閱

對於梁游的爭議

梁游二人所作的,實令很多人失望。不單是建制人士,非建制人士也感不快,有人甚至請泛民與他們割席。用任何方法,能阻止他們上任,都是應該的。為他們說話,只會自招麻煩和指責。 他們二人的言行,我們可以用道德判斷他們。他們第一次宣誓無效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否可為他們作第二次宣誓,是法律和制度的問題,應交法院處理,而不是用政治手段,用拉布流會去… 詳閱

還要拿起石頭嗎?

新一屆立法會剛剛開鑼,對立爭拗已不斷升級。雖然是預料之內的事,但估不到差勁成這麼樣! 上星期在一個講座中,談及「群體的復和」,我指出兩點,第一,「民主溝通是群體復和的助力」,當然相反的,極權假民主只會激化矛盾和衝突。這是香港和立法會今天的情況。 第二是「明白自己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才能建立饒恕」。不論在社會或教會,甚或是一兩個人… 詳閱

Hong Kong is not China

一個莊嚴的宣誓,不應加上政治理念,扭曲誓詞,逐字吐出,道具,甚至是粗口……等,個人也完全不同意這樣做。另一邊廂,選舉立法會主席,候選人連脫離英藉的正本也拿不出來,選舉過程粗暴。假若我們認為用粗口宣誓,是侮辱中國;選舉立法會主席過程也令香港蒙羞。整件事件的吵吵鬧鬧,其實都是政治的鬥爭。 看見這幾年政府管治的荒謬和立法會中建制議員權力…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