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地下黨基督徒

1. 黨員信教者 雖然國家宗教事務局王作安局長在2017年7月的《求是》中,重申「黨員幹部不僅不能信仰宗教,還要做執行黨的宗教政策的模範,嚴守宗教政策法規紅線」,但在中共黨史上,卻存在著一群「黨員信教者」,出於革命鬥爭的需要,在宗教界從事地下工作。章怡和以「交叉黨員」來形容那些在民主黨派工作的中共地下黨員。這種「交叉」情況,也同樣出現在宗教界… 詳閱

紀念受基督精神影響的劉曉波

2017年7月31日,於書寫主義主辦「劉曉波追詩會」讀〈仰視耶穌──給我謙卑的妻子〉(劉曉波)後分享 最近讀到一些網上的討論,批評不少人藉劉曉波的死亡來「抽水」,為了達致某些目的或隱藏議程,而斷章取義地曲解劉的思想。常有人說,基督徒有「名人信主情意結」,當我們說劉是受到基督精神影響時,又是否在誇大了基督教對他的影響;告訴世人:「看,劉曉波原… 詳閱

讀曉波

要認識劉曉波的思想,必須閱讀其著作。迄今劉出版的十多種書,可分為三類:專著、文章結集及詩集。此外,又有不少分散出版的文章及未刊文稿。 余杰在《劉曉波傳》將劉的思想分成四個階段:(一)1989六四前;(二)1989至1999年;(三)1999至2008;(四)2009以後(至2017)。1 在1989年前,劉曉波曾在中國大陸出版了三本書:《選擇的批判──與李澤厚對話》(1987)2、《… 詳閱

讀曉波﹕靈魂的拷問——劉曉波的獄中反省

生活在極權制度壓抑下的反抗者,儘管他的聲音封殺, 他的身體被囚禁,但他的靈魂從未空白過, 他的筆從未失語過,他的生活從未失去方向。(1999a) 這是劉曉波在大連獄中所寫的。在他61年的生命中,先後4次成為中共政權的囚徒。第一次是六四後(1989年6月至1991年1月);第二、三次分別是1995年5月至1996年1月,以及1996年10月至1999年10月,因撰文呼籲為「六四」平反、保障… 詳閱

劉曉波談基督徒的良知、抗爭與堅忍

為堅守信仰而死,就是遵循為主而死的耶穌之道,不是恥辱而是榮耀–劉曉波(1999) 劉曉波在2003年時說:「雖然我不是信徒,但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基督教」,1他又嘗形容自己是「非基督徒但尊重基督教的自由主義者」,2「也許,我永遠不會成為教徒,不會進入有組織的教會」,但基督教卻讓他覺察到「儘管自己生長在毫無宗教背景的無神論文化之中,但自己並非無可救… 詳閱

《被擄的記憶:選民+遺民》自序

不經不覺,完成「篤信力行」講座已逾半載。這段日子以來,香港社會發生的事情,好像愈來愈跟講座的主題──「被擄」呼應。誠然,這是香港人的悲哀與不幸。 要一一細說嗎?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中……不是嗎?我們生活的地方,已經變得愈來愈陌生。昔日在書本上讀到「禮樂崩壞」四字,近年絕對可以用發生在香港各種荒誕之事作註腳。不要說管治問題了,更嚴重的是… 詳閱

記憶 — 抵抗邪惡的最後良心

六四不僅是中國人的傷痛,也更是香港人的傷痛。廿八年前,不論是被青年學生的愛國情懷所感動,或是出於港人對九七命運的自保心理,香港人全情捲入了在北京這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裡。這個在1841起被大英帝國佔領,成為英國殖民地的土地,並將要在1997年回到「祖國」的懷抱,在1989年卻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及激情,與「中國」緊緊地連在一起。北京與香港,超越了地理… 詳閱

看見

循道衛理安素堂「復活主日」 2017年4月16日 (約廿1-18) 預知結局的成見? 前陣子有人介紹我看韓劇《鬼怪》,主角是一位活了數百年的高麗將軍,他雖有行異能的神力,卻因為「不死」,目睹自己認識的人一個一個離世而承受無盡痛苦。他要等待那位命運中的「鬼怪新娘」,拔出插在他心上的劍,才能歸入永恆的安息。看了數集後,一直在問何時鬼怪新娘才會拔劍,拔後結… 詳閱

吶喊

真理基督教會協英堂「受苦節崇拜」 2017年4月14日 (可十五33-38) 受苦:認知與經驗 今天是受苦(難)節,英文一般稱為Good Friday或Holy Friday,是基督徒用來紀念耶穌基督在各各他被釘十字架的紀念日。聽到「受苦(難)」,許多人都不會喜歡,這是人之常情,但基督教傳統卻偏偏重視這一日。是的,除非我們明白基督為何受苦?祂的死又帶來甚麼影響或意義,否則我們便不… 詳閱

從遠藤周作的信仰世界看《沉默》

從《對我而言神是什麼》看《沉默》 電影《沉默》在港上映以來,引起廣泛討論。由於電影(及原著小說)的題材具有濃厚的宗教(天主教)色彩,如何理解及詮釋作者遠藤周作要表達的信仰含意,也成許多基督徒的關注。 近日在書架上發現數年前買了遠藤周作的另一本著作──《對我而言神是什麼?》(林水福譯,台北:立緒,2013),這書以訪談問答形式,不僅讓我們認…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